婺源的村莊:洪水退去務工年輕人回村 生活逐步重啟
2020年07月14日19:40

  原標題:婺源的村莊:洪水退去,務工年輕人回村,生活逐步重啟

  新京報訊(記者 曹晶瑞)洪水退去後的第6天,江西省上饒市婺源縣大鄣山鄉車田村村民正忙著收拾家裡的“殘局”,一場洪水過後,村民的房子被淹了,車子被泡了,一些莊稼地也未能倖免,尤其對於地勢較低處的村民來說損失更為慘重。儘管如此,相比鄰近村子或是仍被洪水圍困著的人,車田村算是幸運的。“這種時候,能保住命比什麼都重要。”村民吳銘(化名)說的是心裡話。7月8日中午11時開始的一場持續強降雨,讓車田村以及鄰近的菊徑村、黃村、古坦村等昔日旅遊村在一夜之間成了“水中村”。

洪水流經大鄣山鄉菊徑村。受訪者供圖
洪水流經大鄣山鄉菊徑村。受訪者供圖

  在村里住了幾十年 從未見過這樣的雨

  7月8日中午11時,陰霾的天空開始下起雨,和往常的雨不同,這場雨一直持續了整整一個下午。

  “我們這裏每年雨季都會下雨,但都是斷斷續續下的,從不會持續這麼長的時間。”村民吳銘向新京報記者說道。

  大概是意識到這場雨有所不同,當日下午5時,村民就在村里見到了備崗的救援人員。

洪水經過車田村大街。受訪者供圖
洪水經過車田村大街。受訪者供圖

  “從晚上6點開始,雨量突然增強,而且下了好一陣都沒有停或減小的意思。街上、家裡都開始積水。”吳銘和家人們開始有些不安。“也不敢出去,就躲在家裡避雨。大概7點多的樣子,我家就已經積水比較嚴重了,最深的時候已沒過膝蓋。”吳銘說,在村里住了幾十年,他從沒見過這陣仗。

  車田村依山傍水,村民家的地勢自然有高有低,吳銘家在村里算是地勢較高的,家裡積水已然如此,不知其他鄉親家裡如何了。

  村里停水停電 村民吃泡麵和囤糧

  當晚,受降雨影響,村里停電又停水,吳銘拿出了家裡的泡麵直接干吃,就算對付了一頓晚飯。之後和村民們談及此事,才知道,原來大家當天的晚飯基本都是靠泡麵或儲備食材對付過去的。

  一袋方便麵已經吃完,窗外的雨聲依舊強烈,吳銘時不時起身站到窗邊,查看外面雨勢情況。“當時也害怕,可是怎麼辦呢,聽天由命吧。”吳銘之後才知道,村里人當晚其實都有些害怕了。

  “好在這場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吳銘稱,當晚8點多雨量開始有減小的趨勢,大概到晚上9點,雨就完全轉換成小雨了。

  “心裡還是不踏實。”7月9日淩晨2點,雨還在淅淅瀝瀝地下著,積水已經逐步退去,吳銘起身,拿著手電筒走出了家門,到街上查看情況。“街上一片狼藉,好像能衝走的都衝走了。我家車的儀表盤、座椅上都是淤泥。”吳銘向新京報記者描述起當晚的場景。

被洪水衝毀的車田村小廣場。受訪者供圖
被洪水衝毀的車田村小廣場。受訪者供圖

  據低窪處村民講述,當晚,家裡的積水約有兩米深了。車田村村民家的房子多是兩層或兩層半,兩米深的水幾乎把整個一層淹沒了,村民只好躲在二層。

  淅淅瀝瀝的雨整整下了一夜,對於車田村村民們來說這註定是一個難眠夜。

  據當地官方發佈的數據顯示,7月6日14時至7月9日00時婺源縣普降大到暴雨,全縣平均雨量267.6毫米。以大鄣山564毫米為最大。

  村里有電但停水三天 村民上山打水喝

  7月9日一大早,雨停了,大多數村民家裡的積水也基本退去了。

  村民在村里相遇,便開始攀談起昨夜的這場雨和家裡的情況,有的則著手收拾起被大水“洗劫”過的家,家住低窪處的和開店的損失最為慘重。

車田村受損房屋。受訪者供圖
車田村受損房屋。受訪者供圖

  雨停後村里的電就恢復了,可是水卻一直停了三天。

  這期間,村里家家戶戶開始了拎著水桶到水溝邊抬水喝的日子。“這也算是喝上了‘農夫山泉’。”吳銘告訴新京報記者,村里有幾個小水溝,以前沒有自來水的時候,大家都是拎著水桶到水溝邊取水喝。“水溝裡的水都是從山上流下來的,還算清澈。”

  洪水過後,村民們還是很注意引用水安全的,寧願多走幾步路也會到地勢高一些的水溝取水。吳銘每天往返兩次打水,距離他家最近的水溝要徒步300米,住在地勢低的村民則要走得更久一些。

  七旬老人獨居在家 村民幫錄視頻報平安

  解決了水電問題,還有一項“任務”便是向在外鄉的親友報平安。和很多山裡的村莊一樣,車田村里年輕力壯些的都外出打工了,留下來的多是老人婦女和孩子。這次洪水,和鄰近的菊徑村、黃村、古坦村相比,受災情況好很多。聽聞村里受災後,車田村及周邊村子的一些年輕人,在第一時間趕回家中幫忙。不過,由於一些地方信號一度中斷,村里人和在外的家人便失去了聯繫。

  “由於洪災,大鄣山部分地區的通信網絡損壞,與在外就業的家人朋友失去聯繫。如果我朋友圈里有好友跟家人失去聯繫,本人願意代為聯繫。如有需要請私聊。”7月13日,吳銘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

  與吳銘相熟的一位7旬老人平日獨居在村里,老人身體還算硬朗,兒女便都到大城市去打工了。洪水退去後,吳銘前往老人家中探望時,拍下視頻發給了老人的兒女。在外的兒女們正心急如焚時見到視頻,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對吳銘也是萬分感激。

被洪水衝過的農田。受訪者供圖
被洪水衝過的農田。受訪者供圖

  車田村村民主要經濟收入來源是水稻種植和茶葉,一些低窪處的水稻因被洪水“洗劫”或許會影響收成。7月14日,洪水退去後的第6天,村民們一直忙著重建家園,還未來得及到田地裡查看莊稼的情況。另外,洪水退後,通往附近大城鎮的路基本恢復,村民也能外出採購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物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曹晶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