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陽湖潰堤 村民:打鑼聲響起就知道沒有“如果”了
2020年07月14日23:45

  原標題:鄱陽湖潰堤170米一家7口連夜撤離 村民:打鑼聲響起來就知道沒有“如果”了

中洲倒圩出現鄱陽湖最大一處潰堤,寬170米(圖片來源:中國安能)
中洲倒圩出現鄱陽湖最大一處潰堤,寬170米(圖片來源:中國安能)

  封面新聞記者李媛莉 陳彥霏 杜江茜 謝凱

  7月14日,江西鄱陽三廟前鄉一中,從洪水中“逃”出來的徐成柏一家,已經在這個安置點住了4天。

  9號21時許,鄱陽縣昌洲鄉中洲圩發生潰堤,洪水衝開了170米的決口——出現鄱陽湖最大一處潰堤。導致堤內昌洲鄉15個行政村3萬多人受災,大量民房和稻田被淹。

  昌洲鄉馬湖村人徐成柏一家7口,經曆了逃生一夜。

徐成柏
徐成柏

  離家不易

  鄱陽湖出現最大潰壩處

  男人連夜送走母親和坐月子的妻兒

  那一夜,村子從未這樣明亮過,家家戶戶不肯熄燈。臨近21點,有人還在使著全力搬東西,能往樓房高處搬的,都不願意放棄;有人已經暫時停下來,坐在臨時搬上樓的床鋪上,不敢閉眼。村幹部在家家戶戶穿梭,手機的震動與聲響,此起彼伏。

  30歲的徐成柏,身處其中。

  他輪番打望熟睡的孩子,大妹、小妹和出生才20天的小兒子。心裡冒出各種如果,“如果能一直這樣等到天亮,就算躲過去了;如果垮了圩,必須先把女人送出去。”昌洲鄉3萬多人,都在等一個結果。

  打鑼聲響起來。徐成柏知道,沒有“如果”了,中洲圩堤倒圩,鄱陽湖出現最大一處潰壩,水進村了。公開信息顯示,中洲圩屬於萬畝圩堤,堤線長33.7公里,圩堤保護面積23.8平方公里,保護耕地2.21萬畝,保護人口3.4萬人。

  “村里敲鑼,就是提醒大家要採取行動了,心裡還是很慌的。”第一件事情是“先救人”。更早前專門留在家裡的農用三輪車,一直放在能最快出門的位置,徐成柏用它先把媽媽,老婆和三個子女往外面送。

  一家人沒有別的去處,還在坐月子的妻子程西西,帶著3個孩子和媽媽,臨時住進了賓館。從外地嫁過來的程西西,第一次遇上洪水,“害怕,感覺真是一陣兵荒馬亂。村幹部說,水最多1個小時就會淹過來,我們只抓了幾件換洗衣服就跑了。”

  尚在坐月子中程西西

  送走最大的牽掛,徐成柏心裡穩多了,和父親兩人再次折回家中,繼續搶救物件、傢俱,一件不漏搬上樓,水一邊淌過來,他們一邊搬,直到次日淩晨4點。“我們離開的時候,水淹到大腿位置。”後來,他聽村里的幹部說,水位到了一樓的窗戶頂。

  10號,徐成柏一家7口住進了安置點。為了照顧程西西的身體,全家人被安排在一間老師宿舍,擁有相對獨立的空間,分發了全套的床上用品,她的飲食也能得到食堂少鹽、少油等的照顧。

  據當地政府官方網站公佈的文件,早在今年5月,昌洲鄉就製定了應對洪水的轉移安置預案,不僅把每家每戶分配到各個人頭負責,還在預案中明確了“打鑼人員”。截止目前,昌洲鄉3萬餘人已經全部轉移出來,或自奔親友,或住到集中安置點。

  這些天,刷群消息,刷小視頻佔據了徐成柏的不少時間,他試圖在那些訊息中,捕捉到一些家裡的畫面。“誰不牽掛呢。”

  回家難

  洪水漫了家

  她在水邊上望著家的方向抹眼淚

  幾公裡外,昌洲長橋,橫跨洪水水面。

  那一頭是浸在水裡的家,這一頭是多名工作人員看守的一根竹竿。一個女人在欄杆前徘徊許久,怯生生湊近戴紅袖章的同鄉。幾次上前,幾次退後。守橋的人只是搖頭、擺手,重複說著“進去不了”,“進去不了”。

  她最終退到了橋邊上,望著對岸喃喃地念叨,“我只是想回去看看,看一看……”漸漸的,眼圈泛紅,她趕緊抬手抹了又抹。

  女人名叫周素林,今年50歲。她從鄱陽縣城而來,借了親戚家的電動摩托車。因為技術不好,膽子小,幾公里的路她用了一個多小時。

周素林(化名、綠衣戴帽者)在欄杆外圍,希望能回家看看
周素林(化名、綠衣戴帽者)在欄杆外圍,希望能回家看看

  “我就是這裏的人。”女人遙指著望不到頭的洪水水面,告訴封面新聞記者,自己的家就在那遠處——一片浮在水面的房頂。

  7月9日晚9時許,江西鄱陽縣昌洲鄉中洲圩發生潰堤,導致堤內15個行政村3萬多人受災,大量民房和稻田被淹。公開信息顯示,中洲圩屬於萬畝圩堤,堤線長33.7公里,圩堤保護面積23.8平方公里,保護耕地2.21萬畝,保護人口3.4萬人。

  家距離潰堤處,不足500米,“1個小時就淹了一層樓。”清瘦的女人除了棉絮衣物,大件的傢俱根本搬不動,“桌子板凳都衝走了。”

  這個家,平日裡只有周素林和4歲的孫女留守,老公、子女在寧波打工,小女兒在縣城讀書。兩層樓的家,房齡已經30年。“1998年淹過一次,這是第二次。”扛過一次嚴重洪災後,周素林對老房子能不能挨過這一次,沒有信心。

  “我想回去看看。”按捺幾天后,她實在坐不住,從寄宿的親戚家趕回來。

  戴紅袖章的老鄉理解她的心情,寬慰女人說到,現在情況特殊,沒有村里的幹部來領路、護航,不敢為她一個人抬杆放行。女人躊躇一陣,還是決定不給村里的幹部添麻煩,放棄了爭取。“我老公也叫我不要回去,遇上了洪水沒辦法,安全第一。”

為了保障人員安全及搶險施工,進鄉的路被交通管製
為了保障人員安全及搶險施工,進鄉的路被交通管製

  站在水邊望呀望,女人的眼睛開始泛紅,她立馬用手揩,用手抹。很快,她整理好了情緒,啟動電動車,果斷離開。

不能回家,周素林(化名)準備騎車離開
不能回家,周素林(化名)準備騎車離開

  等回家

  4米的道路一夜拓寬至20多米

  3萬多人的“臉盆”家園等待排水

  7月14號清晨起,進出昌洲鄉的貨車陡增,運的都是石料、土方。從10號開始準備,到14號上午,針對昌洲鄉中洲圩的封堵施工,正式啟動。這意味著,鄱陽湖最大的潰壩處開始接受“縫補”。

7月14日起,封堵施工開始(圖片來源:中國安能)
7月14日起,封堵施工開始(圖片來源:中國安能)

  在中洲圩封堵搶險指揮部綜合協調工作組,一張“處置鄱陽決口險情決心圖”上,準確標註了施工的車輛路線、施工方案、分工任務等。“總結起來,就是採取‘單戧立堵、雙向進占、機械協同、快速處置’的雙向機械化進占立堵戰法進行處置,”參與封堵施工的中國安能第二工程局廈門分公司現場工作人員介紹,拓寬道路,供運輸車輛來往,是啟動封堵施工的先決條件。為此,此前一晚上連續作業,救援力量把原本只有4米寬的道路擴寬到了20多米。中國安能廈門分公司搶險救援大隊副大隊長範思堅說,“主要是沿路修築的錯車位置。”

環形(藍色)區域內 是昌洲鄉
環形(藍色)區域內 是昌洲鄉

  “昌洲鄉的地形特殊,在環形圩堤內。”指著牆上的“決心圖”, 中洲圩封堵搶險指揮部綜合協調工作組相關負責人向封面新聞記者解釋,昌洲鄉被鄱陽湖水系包圍,沒有漲水的時候像一座島,一旦環形圩堤外側的水位漲起來,整個鄉域就是一個周圍高中間低的“臉盆”。因此,當中洲圩出現潰堤時,漫決的水迅速流向“盆“內,浸沒每一處。

  潰壩的封堵給全鄉帶來希望。昌洲鄉鄉長範先軍盼著,“圩堤修好了後,再把灌進來的水抽出去,抽到外面,抽到有需要的稻田里去。”

  應受訪者要求,周素林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