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實施垃圾分類一年多 各種“黑科技”為政府“減負”
2020年07月14日06:01

原標題:上海實施垃圾分類一年多 各種“黑科技”為政府“減負”

上海實施垃圾分類一年多 各種“黑科技”為政府“減負”

王燁捷

  “除臭、破袋、洗手”這“三件套”,已經成為檢查基層垃圾分類工作的“考核標準”之一。這“三件套”就是上海市民的發明。

---------------------------

  從2019年7月1日至今一年多,上海的垃圾分類工作交出了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居民區垃圾分類達標率從《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實施前的15%提高到如今的90%以上,單位企業分類達標率達到90%。

  很多人看不明白,在一個居住著2500萬人口的超大城市,市民定時、定點、分類投放垃圾,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上海的垃圾分類工作處處閃耀著群眾智慧和青年創新。

  給垃圾桶裝個芯片怎麼樣

  在乾濕垃圾桶里植入一枚小小芯片,讓家家戶戶的垃圾桶有了“實名認證”,每天誰家的乾濕垃圾扔了多少、分得好不好,在後台的大數據平台上一目瞭然。這是上海市浦東新區航頭鎮的垃圾管理新實踐。

  航頭鎮城市運行管理辦公室主任吳平介紹,航頭鎮政府給每戶人家發放了分類垃圾桶,由村環保合作社保潔員每天上門收垃圾。每個垃圾桶和垃圾運輸車上植有智能芯片,在小桶換大桶時能識別幹濕垃圾並稱重。

  垃圾車的運行軌跡和收運情況、每戶人家的垃圾分類情況都能在村口服務站里的大數據平台上實時顯示,經整合為職能部門的日常監控、決策分析和針對性的上門指導提供依據。

  短短2個月,航頭鎮全鎮干垃圾日產出量從210噸降到了112噸;濕垃圾日分出量從10噸增加到56噸。

  而在上海另一端的嘉定區,新成路街道也採用垃圾分類智能監管平台,記錄並分析轄區內小區和商舖的垃圾管理狀況。街道辦事處副主任秦文忠介紹,智能監管平台還設有大件(建築)垃圾類,居民只要掃一掃自家門口的二維碼就可以預約收運。

  秦文忠透露,平台使用後,轄區濕垃圾純淨度接近100%,濕垃圾比例從30%提升至66.5%,整個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實現了可視、可查、可考的常態長效管理。

  上海市綠化市容局(以下簡稱“上海綠容局”)總工程師朱心軍認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垃圾分類給了上海市民發揚“創新精神”的機會。比如,上海市民發明了各種不髒手的“破袋神器”,有些小區還誕生了寵物糞便蚯蚓堆肥、濕垃圾降解做酵素種植蔬菜等項目。

  市民金點子變身“考核標準”

  上海綠容局副局長唐家富告訴記者,垃圾分類的實踐中,“除臭、破袋、洗手”這“三件套”,如今已經成為各級各部門檢查基層垃圾分類工作的“考核標準”之一。這“三件套”就是上海市民的發明。

  小區所有投放點都須有破袋工具和洗手設施,垃圾投放點要有異味控制措施,鼓勵有條件的投放點加裝低溫儲存設備,沿街商舖垃圾分類也納入測評。這是2020年4月《上海市生活垃圾分類示範區、達標(示範)街鎮(鄉、工業區)綜合考評辦法(2020年版)》中,對“三件套”配備標準的具體規定。

  唐家富說,“三件套”的新規,主要來自群眾反映問題和群眾發明創造。

  去年垃圾分類實施伊始,上海居民反映最集中的問題就是“破袋投放”“定時定點”“垃圾箱異味”。與此同時,解決上述問題的小發明、小創造在基層冒了出來。

  以垃圾箱房異味為例,靜安區石門二路街道就在中風華園小區垃圾箱旁安裝了“黑科技”產品——2個除臭空氣淨化小魔盒。“小魔盒”是一台智能餐廚廢棄物等濕垃圾就地消納裝置,該裝置不僅能降低大型生活垃圾處置設施末端的處理量,還能通過物理粉碎擠壓脫水的工藝,將經過處理後的濕垃圾轉化為富含鈣質和氨基酸等成分的幹的植物有機肥料。

  小區每日產生6桶濕垃圾,經處理可產生1桶有機肥,供物業綠化工用於培植養護小區內的樹木花卉。

  至於洗手裝置,上海有條件的小區會在垃圾箱旁設置一個洗手池,沒有條件的小區則會引入一種類似飲水機的裝置,每天會有專人往“飲水機”里灌水,居民使用後的廢水則存放在飲水機下方的廢水桶里,還能二次利用給社區綠化澆水。

  “去年七八月剛推行垃圾分類時,每天有200多起投訴反映破袋不便,但到年底每天只有2起左右類似投訴。”上海綠容局生活垃圾管理處處長徐誌平介紹,“三件套”的配套使用,有效解決了老百姓的困擾。

  “低碳天團”讓垃圾變成“寶”

  垃圾分類收集後,公眾最關心的問題是——好不容易費時費力分類了的垃圾,能不能被有效利用起來?

  “儘管垃圾分類工作在全國各地推進迅速,但仍然存在較為明顯的干垃圾、濕垃圾、可回收垃圾混投現象。”上海交大中英低碳學院副教授李佳及其團隊此前在調研中發現,不少寫字樓只設置了干垃圾和濕垃圾兩種垃圾桶,導致寫字樓白領只能把可回收的飲料瓶扔進干垃圾桶里;而設置在馬路邊的垃圾桶,分為干垃圾和可回收垃圾,不少人又把濕垃圾扔進了干垃圾桶里。

  為此,這個年輕的老師帶著學生一起研發了“超視覺垃圾分揀機器人”,這款機器人將很快進入市場應用。這款機器人打破了國外技術壟斷,每小時可分揀垃圾5400次,大大節約了人工成本,它的“目力”很好,可以在大量垃圾中快速精準識別可回收物。

  李佳算了一筆賬,這台設備如果每天正常工作20小時,可以挑揀200噸垃圾,挑中率按照90%計算,可挑選紙類3.6噸,塑料類18噸,玻璃1.8噸。每天能為客戶提高收益共計7.8萬元。

  至於濕垃圾,除了作肥料,它還能輸出電力和熱力。上海交大團隊設計的“分佈式餐廚垃圾能源化系統”中,如果將重量為40kg的餐廚垃圾投入其中,經過厭氧發酵產生沼氣,隨後轉化為電力和熱力,其輸出的電能大約可供1000台手機充滿電。

  目前,這套系統正在上海交大中英低碳學院試運行。

  上海綠容局副局長唐家富告訴記者,這些“黑科技”的出現,對未來上海垃圾處理至關重要。截至今年6月,上海四分類垃圾呈現“三增一減”的情況——可回收物較過去增長71.1%,有害垃圾較過去增長11.2倍,濕垃圾較過去增長38.5%,干垃圾較過去下降19.8%。

  “這是垃圾分類工作的成效,同時也對後端處理提出了挑戰。”唐家富說,目前上海乾垃圾處理能力較強且有富餘,但濕垃圾、可回收垃圾以及有害垃圾的增速明顯加快,仍須利用各種新鮮的“黑科技”來提高效率,加快垃圾處理設施的建設。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燁捷 魏其濛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14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