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把自己的孩子吞了
2020年07月14日11:46

原標題:它們把自己的孩子吞了

撰文 | 編輯部的打印機

最近整理我的遠古內存,發現了一個故事,應該就是發生在你們這個時空的,所以我又回來了。對,我就是傳說中的那位打印機,我的過去在。

撿起打印紙,這就是那個故事

澳州雨林的夜晚,窸窸窣窣。突然幾聲尖厲刺耳的叫聲刺破夜空,驚醒了整個雨林。

袋獾(Sarcophilus harrisii)

叫聲是袋獾發出的,他之前生活在澳州南邊的塔斯馬尼亞島上,幾年前移居到昆士蘭,當了雨林的夜班警報員,他的尖叫就是雨林的警報聲。

很快,綿羊中隊來到了案發現場,圍觀的幾個動物自覺讓路,露出了溪水邊的幾具幼蛙屍體,有的體色還比較淺,顯然還沒有發育完全。經過黑猩猩法醫簡單的檢查,確定幼蛙剛剛死亡,系物理性損傷致死。

最初發現這裏的,就是報警的袋獾。聽了他的目擊陳述,在場眾動物不無驚訝。

幾週前,袋獾正在溪水邊巡邏,遠遠看到一隻長相奇怪的“青蛙”,像是把自己產的卵給吞了。他相信怪人必有妖,便走過去看看究竟,到了卻沒發現“怪蛙”有任何異常,和他打過招呼就鑽回水裡了。

但袋獾的警覺並未減輕,一直明里暗裡關注著。幾週下來,他沒怎麼看到那隻蛙,最關鍵的是,也沒在水裡發現過任何蝌蚪。畢竟蛙的卵都要先變成蝌蚪的。所以他懷疑“怪蛙”吃了自己孩子。

就在剛才,袋獾又看到了她,隱約還看到她把一隻小蛙捧在嘴邊,當下斷定又要吃小蛙了!袋獾尖叫一聲,立刻開跑,等跑過去,就是現在的場景了。之後袋獾再次尖叫報警,後面大家就陸續來了。

袋獾話音剛落,水面響動,一隻蛙蹦了出來。綿羊中隊長看著袋獾,袋獾趕忙澄清,這並不是他看到的那隻。

巨型斑蟾(Mixophyes iteratus)

by Tnarg12345 (CC BY-SA 3.0)

上來的是巨型斑蟾,是澳州第二大的蛙類,體長大約12釐米,而那隻怪蛙大概只有5釐米。

巨型斑蟾也說了一些線索。因為同樣生活在水中,他見到那隻蛙的機會更多。最近幾週,他發現“怪蛙”從未進食,像是大吃一頓之後,在慢慢消化。所以剛聽到了袋獾的說法,他深以為然,趕快出來說了自己的見聞,並決定帶著老婆去其他地方產卵,萬一“怪蛙”連別人的孩子也不放過呢。

他還從蛙類的角度,描述了那隻蛙的怪。相較她的小身板,她眼睛更大更凸出,嘴巴卻又短又禿,身上還佈滿粘液,和我們差別太大,太不正常了。

聽過後,大家更肯定是那隻蛙在吃孩子,最開始吃的是卵,這次是幼蛙,只是中途被撞破就跑了。想到那些可憐的幼蛙,不少人潸然淚下。

“我和你們差別更大,也不正常嗎?”說話的是鴨嘴獸老先生,通體覆蓋著皮毛,卻有一個扁平寬大的鴨嘴。因為外表特殊,甚至有傳言說鴨嘴獸是鴨子和水鼠的後代。而實際早在十萬年前,鴨嘴獸的祖輩就在這裏生活。

鴨嘴獸(Ornithorhynchus anatinus)

by Douglas Gimesy, National Geographic

“可她是蛙類,就該有蛙類的樣子。”

“哦?蛙類只能有一個樣子麼?”鴨嘴獸後腳蹬了蹬地,腳爪在岸邊刻出了深深的痕跡。巨型斑蟾看著鴨嘴獸後腳踝上的毒刺,吞了吞口水,默默鑽回水裡。

“鴨嘴獸!”綿羊中隊長高聲喊了一句。

“報告中隊長,找到了一本日記,應該是怪蛙的。”

袋獾聽到後,竄上旁邊的樹枝,等待綿羊中隊長翻開日記。只見日記幾週前的頁面上赫然寫著:“這次我把所有的孩子都吞了下去了,一個都沒落下,好開心,終於不再是新手媽媽了。”日記最後一頁是一幅塗鴉,旁邊配文:一個都不能少!

文字和圖像衝擊著袋獾,他尖聲叫道:果然沒錯,噬子毒蛙,惡毒之極!

“你看畫里可憐幼蛙想逃走!”

“居然畫了怎麼變態的場景。”

“這是變態,滾出雨林。”

……

“報告中隊長!這邊發現了一隻成年蛙屍體。”

高高低低的動物們也跟中隊長著走了過去。

袋獾認出來,這就是“怪蛙”屍體。巨型斑蟾也從水裡冒出頭來,確定屍體是“怪蛙”。

“肯定是畏罪自殺了!”

“眼看東窗事發,用自殺來逃避!”

“這也太便宜他了!”……

在七嘴八舌的指責聲中,黑猩猩法醫已經搭好臨時帳篷,對所有屍體進行檢查。過了一會,黑猩猩走了出來,摘掉了手套和口罩,表情凝重。

綿羊中隊長投向詢問的目光,黑猩猩只說了幾個字:我們錯了!

我們錯了(《星球崛起》劇照)

“這隻蛙確實把她的孩子都吞下去了,但她並不是為了吃,而是為了孵化。”

“確定是孵化,不是消化嗎?”袋獾感到不可思議。

“她的胃和其他蛙類沒什麼不同,不過已經有好幾週沒有正常工作了,也就是說這幾週她一直餓著,所以不可能是為了吃。而且胃部內壁塗有粘稠的前列腺素E2(PGE2),這種物質可以阻止胃酸分泌。不過胃部沒有分泌這種粘液的地方,卻在幼蛙屍體表面也檢測到了這種粘液,而且量更多,所以粘液很可能是幼蛙分泌的,因為長期待在母蛙胃中,所以胃內壁也有了。另外,在最近幾週,母蛙肺部縮小了,應該是不斷脹大的胃擠壓所致。結合他們的死亡時間來看,幼蛙應該是剛從胃里出來就死了,隨後母蛙也去世了。”

“如果是變態,”袋獾仍然不相信,“這更像是把受精卵吞掉,用胃來囚禁子女,當孩子們要逃出來,就……想想不寒而慄。”

巨型斑蟾也附和道:“就是,我們正常蛙類產下卵,都是讓它們自由生長的。”

黑猩猩看著他們,“按你這麼說,我和綿羊,對了,還有袋獾,可都是囚禁子女的了。”巨型斑蟾一時語塞。

黑猩猩繼續道:“在這個過程中,母蛙除了付出並未獲益。在場的諸位,如果是你們,你們願意嗎?這其中有一點我還沒搞清楚,母蛙死前像是遭遇了什麼刺激,然後突然把還未發育好的幼蛙,一下全都吐了出來,像是一種應激行為。而她現在胃的大小,能容納更多的幼蛙,不止我們看到的這幾隻,應該在她被刺激之前,安全出去了。”

說完,黑猩猩看向袋獾,袋獾心虛道:“別看我啊,我叫也只是想保護……我只是想……再說如果是變態,當然不能用正常邏輯來理解了。”

這時大家都聽到了隱約傳來的蛙叫聲,巨型斑蟾無奈地搖搖頭,表示不是自己叫的。黑猩猩尋聲而去,在一塊石頭後面,發現了幾隻活著的幼蛙。

“你媽媽為什麼要吃你們呀”

“小蛙蛙們,是不是你媽媽虐待你了?”……

答案當然不是。原來他們叫胃育蛙,很少離開水,常常待在石頭下面或者石頭縫中。吞掉受精卵、讓其在胃中發育成幼蛙,是它們獨有的哺育方式。在哺育期間,母蛙停止進食,更多以皮膚進行氣體交換。受精卵外面裹著一層前列腺素E2,抑製了母蛙的胃酸分泌;變成蝌蚪後,腮同樣也會分泌這樣的粘液,足量的前列腺素E2讓幼蛙免於傷害。這樣的哺育至少需要6周,期間受精卵會經過蝌蚪發育為幼蛙,然後被母蛙吐出來,吐的過程大約持續1周。如果受到干擾,母蛙會把胃里所有的幼蛙一下全吐出來,這是它們的一種本能反應。

這次母蛙就是這樣的狀況。本來這次她想把所有的孩子都好好孵化出來,沒想到被袋獾驚擾,最後功虧一簣,傷心致死。

鴨嘴獸看著袋獾:“別人可能不知道,我之前在塔斯馬尼亞島可是知道你的。當地人因你尖叫刺耳,就一直叫你“塔斯馬尼亞惡魔”,你受不了惡名纏身才移居到此;在這裏,你反倒是因別人樣子怪了些,就先入為主地惡意揣測,叫別人“怪蛙”、“噬子毒蛙”,最不應該。”

袋獾 by San Diego Zoo

袋獾表情複雜,一聲尖叫,抱頭跑遠。

眾人嘴角微動,卻沒人說出一個字。巨型斑蟾再次潛入水中,留下一圈圈波浪在水面盪開,形成微小的波浪拍向岸邊,把半身入水的小胃育蛙們晃了又晃。小蛙們抹了抹眼淚,也鑽入了參雜著眼淚的水中。

水波再次盪開,撩撥著眾人的思緒。

↓ 收好打印紙,我們繼續 ↓

胃育蛙是現實存在的(當然其他動物也是),不過你們現在應該已經看不到它們了。1972年,人類第一次發現它們,是在澳州昆士蘭州的山區;在1973年,一份文件中記錄了它們與眾蛙不同的特徵;但直到1974年,澳州動物學家邁克爾·泰勒才發現了它們獨特的哺育方式。

1973年《昆士蘭博物館回憶錄》中首次描述了胃育蛙

只是,最初幾乎無人相信如此“荒謬”的事情,泰勒花費了很多年,用現場調查和影像資料才說服了大家,最終在1981年發表了論文,首次完整地介紹了胃育蛙。這篇論文泰勒也曾投了《自然》雜誌,不過對方認為沒有意思就拒稿了。

胃育蛙 圖源見水印

有沒有意思,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標準,但醫學界注意到了胃育蛙身上的意義。如果能利用胃育蛙身上的相關原理,讓人的胃部減少分泌胃酸,那對胃潰瘍的治療或胃部的外科手術都是極大的幫助。

可惜自從1981年之後,人類再也沒在野外發現過它們。而當時捉到的最後一隻也於1983年死亡。1984年又傳來了短暫的好消息,在另一個地方發現了另一種胃育蛙,只是一年後就再也找不到它們了。可能是因為人類的影響,也可能是疾病的困擾,總之它們滅絕了。

不過人類科學家並沒有放棄,而技術的進步又給了科學家希望。2013年,澳州科學家邁克爾·阿徹領導團隊,開始復活胃育蛙的工作。他們從胃育蛙的冷凍樣本(來自泰勒)里取出細胞核,注射到其近親大橫斑蟾(Mixophyes fasciolatus)的卵中,並培育出了活的胚胎。儘管胚胎只活了幾天,但未來的希望,讓更多動物免於滅絕的希望,越來越大了。

上面故事里的袋獾、巨型斑蟾其實都是瀕危動物。袋獾只分佈在塔斯馬尼亞島上,那裡也有鴨嘴獸。儘管袋獾有著凶狠的惡名,也有著厲害的咬合力,但卻是澳州的標誌性動物,深受人們愛戴。足球隊、籃球隊會以其命名,紀念幣中也少不了它的身影。這些動物的未來,我還不能說,希望未來生命形式豐富多彩,和諧共處。

胃育蛙小劇場——

小蛙:媽媽媽媽,我是從哪裡來的呀?

胃育蛙媽媽:你是我嘴裡吐出的

小蛙:媽媽媽媽,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說,我現在長大了,能理解的。

胃育蛙媽媽:是真的,你看弟弟馬上就ru la(出來

弟弟:呱呱

原標題:《它們把自己的孩子吞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