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um Shaw:你不能阻止即將到來的一切
2020年07月14日08:57

原標題:Tatum Shaw:你不能阻止即將到來的一切

原創 假雜誌編輯室 假雜誌

PLUSGOOD! ©Tatum Shaw

PLUSGOOD!是攝影師塔特姆·肖(Tatum Shaw)最新完成的作品,其構成雖然最初來源於看似毫無關聯的照片,但在肖的編輯和選擇下,開始慢慢引向一種無處不在的、末日即將來臨般的感覺。攝影師曾解釋說,這類似於一組不合時宜的讚美詩——它們都發出相似的、不祥的音調。“當我在2016年8月開始編輯的時候,我無意中發現了一個與當時籠罩在空氣中的沉重恐懼感相呼應的秩序: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這讓我想起了《老無所依》中的一句台詞,“你不能阻止即將到來的一切”、“這不全是在等你”。

PLUSGOOD! ©Tatum Shaw

塔特姆·肖(Tatum Shaw)生長於美國佐治亞州西北部的鄉村,2004年,他搬到俄勒岡州的波特蘭,並為耐克、可口可樂和塔吉特百貨等客戶撰寫廣告文案,他現在是一名攝影師和自由撰稿人,往返於波特蘭和亞特蘭大兩座城市之間。他的照片常發表於《Apartamento》《Oxford American》《Bloomberg Businessweek》等媒體。

PLUSGOOD! ©Tatum Shaw

PLUSGOOD!這部作品的標題主要靈感來源是來自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1984》。在奧威爾的書中,英語將被大量淘汰,只剩下一小部分政府認可的詞彙被使用,即新話。沒有什麼是美麗的;沒有什麼是了不起的;也沒有什麼是神奇的。如果一旦某樣東西被認為比“好”更好,那它也僅僅就被簡稱為“plusgood”。而肖的這些圖像被他自己想像成一種選擇,來慶祝現在的荒謬,而不是為未來的恐懼做準備。肖想借此創造一個磊落的世界,一個童年無知的世界。簡而言之:尋求更多的善。

PLUSGOOD! ©Tatum Shaw

“好”這個形容詞本身有哪些標準呢?今天看了一場音樂會讓心情很好,這張照片足夠刺痛心頭而變得很好,一個善良的人會用好人來形容他……似乎是因為“好”作為一種普遍性褒義的形容時可以指向萬事萬物,以至於這種廣博讓其自身顯得及其複雜且沒有標準。可當我們觀看塔特姆·肖在照片中所留下的畫面:蒼蠅縈繞在一個打翻在地上的雞蛋之上;掐滅的煙蒂和尚未被吹散的菸灰;一個帶著假笑面具的孩童,以及那些大量出現在照片中的蠟黃色元素……面對這些絕對不能稱得上算是“好”的元素時,或許觀眾們會稍微慢一下,來思考究竟攝影師所討論的好到底是什麼。

PLUSGOOD! ©Tatum Shaw

照片中的高強度色彩飽和度彷彿創造了一個平行的宇宙,在這個宇宙中,事物的感知度變得非常不可思議。許多照片在外觀上甚至說會引起噁心的感覺,彩色飽和度使得照片在某種程度上難以置信,同時,照片技術性的構建又讓其像極了美國夢那些虛假的廣告。

PLUSGOOD! ©Tatum Shaw

而塔特姆·肖的PLUSGOOD!正是用彩色攝影的技術構建試圖還原一種貼切而不自然的考慮——肖思考著如何將色彩飽和度與美國夢的文化意識重新結合起來,從而產生一個奇怪的平行世界,就像大衛·林奇的《藍色天鵝絨》的開篇一樣,在這個世界里,圖像變得令人不安,而觀眾卻不知道究竟是為什麼或如何做到的。

PLUSGOOD! ©Tatum Shaw

在肖的世界里,有許多近乎頌歌式的 “靜物攝影”拍攝方法(那些都快要貼到其表面拍攝的威士忌、肯特香菸和兒童麵包面具),以至於我們不禁要問,被夾在中間重新審視肖的形像是什麼時候被創造出來的,我們似乎只能觀察這些形象的永恒感覺。在整部作品中有許多這種不合時宜的拚貼,其結果是將觀眾推入一種虛假的安全感中,這種安全感是通過超越現實的方式實現的,最好的例證也許是對白麵包、肯特香菸的另類使用,以及顯示不同顏色層次的圖像。

PLUSGOOD! ©Tatum Shaw

雖然在肖的照片中色彩飽和度極高,但卻同時有很多堅定且故意留下的白色。自始至終出現的白麵包和它的廣告是昏昏欲睡的戰後美國理想主義的一貫象徵,這種理想主義已經在許多美國人的集體記憶中根深蒂固,並作為美國本身的對象隱喻。

嚴格意義上講,在某種意義上,這些虛假的記憶、這些植物或嵌入的道具提供了一種從未存在過的美國狀態,而不是一種感傷的懷舊。

PLUSGOOD! ©Tatum Shaw

就像前文所提到的諸多圖像,完全可以被稱為焦慮的圖像,這些圖像通過它們的可塑性和令人不安的狀態承載了不可思議的特徵,從中我們或許可以猜測攝影師的觀點更多地與超現實主義和顛覆美國夢的虛假懷舊感有關,總的來說,他的這部作品誘人卻同時包含許多不適感,就像美國自身一樣。

原標題:《Tatum Shaw:你不能阻止即將到來的一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