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歧視為力量 奧地利華人女孩積極參政為華裔發聲
2020年07月15日12:06

原標題:化歧視為力量 奧地利華人女孩積極參政為華裔發聲

中新網7月15日電 據《歐洲時報》中東歐版報導,回憶起自己中學時代在奧地利著名的私立貴族學校Theresianum時的經曆,維也納新奧地利黨議會候選人、奧地利藥劑師、“華二代”胡靚告訴《歐洲時報》記者,歧視無所不在,哪怕只是因為你和他們長得不一樣,都可以成為他們歧視你的理由。

  “但歧視對我是一種動力”,胡靚坦言在剛開始的傷心、難過之後,她漸漸意識到這不是她的錯,而是對方的問題,於是不再耿耿於懷糾結於此,反而更積極地爭取,活成自己想要的、他們羨慕的樣子。

  1985年,胡靚剛出生,爸爸就離開家到奧地利打工,媽媽也在她一歲時離開中國到了奧地利。胡靚和爺爺奶奶在中國生活了四年半後,被爸媽接到了奧地利。

  落地奧地利的第二天,都還沒適應,小胡靚就被爸媽送進了幼兒園。

  “在國內都是上蹲廁,這裏是坐廁,我不知道怎麼上,只能尿褲子;幼兒園的午飯是Cevapcici,給我的刀叉我不會用,只能餓肚子……”當時胡靚所在的奧地利幼兒園只有她一個外國孩子,老師也不知道怎麼和她溝通,不會德語的中國小女孩,初來乍到,因為各種文化和生活習慣的差異受了不少委屈。

  所幸,父母這時為小胡靚介紹了一位他們的朋友,至今,胡靚依然和家人一起,親切地管這位奧地利老人叫Opa(爺爺)。

  胡靚剛到奧地利那段日子,父母兩人正在創業起步期,工作繁忙,日子過得也不寬裕,母親把什麼都不懂的小胡靚交給了Opa照顧。從如何用刀叉到德語,小胡靚努力地跟Opa學習,想要盡快地適應、融入奧地利社會。也許是天資過人,加上勤奮好學,僅僅用了兩年時間,胡靚6歲參加奧地利小學入學考試時,她的德語水平已經和其他奧地利孩子一模一樣。

  小學畢業後,上什麼初中?父母想把她送去奧地利最好的學校——Theresianum,奧地利最出名的貴族學府。

  儘管父母也知道這所貴族學府學費高昂,孩子一個學期的學費相當於餐館大廚一整個月的工資。但仍在創業期手頭並不寬裕的父母寧願自己省吃儉用,也要給孩子最優秀的成長環境。

  學校那麼好,門檻自然低不了。好在胡靚自幼就是個學霸,“什麼都要第一名,做不到就會很傷心”,她從小就不服輸。

  考學當然難不倒胡靚,不僅如此,因為成績優異,她還得到了Theresianum的獎學金。

  數年後,胡靚成為了從Theresianum畢業的中國人。

  在Theresianum學習的這幾年,成了她人生重要的轉折期。同學們都是非富即貴,有很多還是世界各國外交官的子女。

  相形之下,不穿名牌的唯一一個中國人成了很多同學冷嘲熱諷的對象。

  “我傷心難過了就去找Opa說,Opa告訴我外面穿什麼衣服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人的人品。”可當胡靚把這些話照搬給她的同學們聽,他們的反應卻是:“這個人說的是什麼怪裡怪氣的話……”

  好強的胡靚偶然發現,她的奧地利同學們看到電影里的中國功夫都覺得很厲害。她心生一計。看電視學了點功夫的造型,每當再有同學嘲弄她,她就擺出一副自己會功夫的樣子。

  久而久之,同學們之間流傳開了:“這個中國人好像會功夫,不好惹!對她我們要小心點……”

  漸漸地,欺負她的人居然真的變少了。

  與此同時,在學業上胡靚也從來不甘人後,愛說話的她還參加了演講培訓,學校有一些在全奧地利選10個人參加青年歐盟議會活動的機會,她也都積極爭取並被選中……

  “高中畢業時,我就想從政,但當時奧地利支持藍黨的人很多,我覺得於我並不是一個合適的時機。”胡靚表示。因此儘管她已經被法國一所名校的政治學系錄取,但考慮到當時奧地利的政治環境,她覺得讀出來也沒有前途,只得暫時放棄了理想。

  儘管在Theresianum遭遇了同學的歧視,但精通德語、英語、法語、日語和中文五種語言的胡靚對學校至今依然充滿感恩:“老師很好,在那裡可以學到在別的學校學不到的東西,比如演講技巧,各種講座、比賽的機會也很多,學校對語言的教學很好、要求很嚴格。”胡靚說,這也是她在畢業後雅思考取高分,直接被倫敦大學學院(UCL: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錄取並授予獎學金的一個重要原因。

  2004年到了英國,胡靚才真正感受到了什麼才是國際化的生活。“在英國沒有排外的感覺,我們大學班上只有3個英國人,其他都是外國人。”在倫敦,胡靚接觸到了不同國家的文化習俗,“小時候只知道對或錯,那以後才知道世界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很多時候,真相不止一個。”

  胡靚在倫敦求學四年後,從UCL藥學院獲得了藥劑師碩士學位。由於實習期間她就得到了僱主賞識,破格讓她提前參加經理的培訓和考試,胡靚在畢業後就順利成為了英國大型連鎖藥店Boots一家旗艦店的經理。

  眼看在英國有著大好的前途,但同樣是奧地利“華二代”的男友從倫敦國王學院碩士畢業後在奧地利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因為愛情,胡靚決定追隨男友回到奧地利。

  這位當時的“男友”,現在已經成為了胡靚的丈夫,她一雙兒女的父親。

  在英國寫了兩千多封郵件才得到一個實習的機會;一家一家藥店地跑,跑了兩百多家才找到一個工作機會的胡靚,本以為在奧地利從頭開始,一切也會很艱難。

  沒想到機緣巧合,她在網上看到維也納16區一家藥房想開拓中藥業務,尋找這方面的專業人才,就直接從倫敦飛回維也納參加面試。雖然當時的胡靚還不會中醫,但老闆因為賞識她,決定出錢送她去培訓,依然邀請她加入他們的團隊。

  感恩老闆的信任和栽培,胡靚在那裡一幹就是八年。

  這期間,她在維也納中醫學院學習了三年,也在中國福州中醫藥大學拿到了中醫證書,她的外公、舅舅在中國也都是中醫,每次回國也都跟著他們當學徒一樣學,“跟舅舅坐診一天,就能學到很多東西”,胡靚深感實踐出真知。

  如今,身為兩個孩子母親的胡靚在維也納16區奧地利最早的中藥店Adler Apotheke擔任經理,每週二、週三上午9點到下午3點還在藥店坐診開方,每月還要去維也納中藥學院授課,還在維也納Seestadt同友人合夥經營著一家中餐館Pingpong(乒乓),Pingpong社交媒體的運營都是她親力親為……

  換作旁人,也許早已忙得焦頭爛額,但胡靚卻仍行有餘力,在新奧地利黨2013年成立之後,胡靚對他們的觀點和追求深感認同,這重新喚醒了她從政的夢想。

  “新黨有很多國際化、自由、務實的觀點,都是我認同的”,胡靚坦言為什麼她小時候會遭遇歧視,其實歧視她的人是對中國不瞭解,“這都是可以通過教育來改變的,所以新黨非常重視教育”,比如支持對奧地利的學校進行數字化建設、關愛學校中屬於社會邊緣人群的學生,要求社工介入關愛他們……

  與此同時,要求幫助疫情下更多並沒有得到政府援助的工商業人士、呼籲奧地利增加更多兒科醫生、社區診所,支持可以在藥店裡打預防針、支持男女平等、反對家庭暴力、理性對待移民、不盲目排外……在胡靚看來,新奧地利黨對待社會問題的態度非常務實,不是空喊口號,一切出發點是為瞭解決實際的社會問題。

  正因為新黨自由、開放、務實,所以維也納議會候選人的選舉只要是16歲以上、在維也納生活並有戶口登記的人都可以參加。選舉也很公平,得票多的候選人就一定會排名靠前、參加選舉,不存在其他的操作空間。

  “可惜的是,很多華人浪費了自己的權利,從不參加投票”,看到土耳其人在奧地利國會、各州議會都有自己的代表,阿拉伯人、黑人等也都有,唯獨亞洲人沒有,胡靚一直感到痛心。

  “其實中國人在奧地利的移民史可以追溯到清朝。”胡靚說。然而由於大家政治意識相對淡薄,華人的聲音一直很難讓奧地利主流社會聽到,華人的訴求一直很難上升成為奧地利國會、議會討論的議題。“我們應該開始改變這樣的狀態!”胡靚說,她願意成為奧地利華裔社群的代表,為大家發聲,把華人的訴求帶到奧地利的國會、議會,為華裔在奧地利更好地發展貢獻力量。(脩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