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宏:新冠病毒可能長期存在,應具有與病毒共存的智慧
2020年07月15日21:37

  原標題:張文宏:新冠病毒可能長期存在,應具有與病毒共存的智慧

  “自SARS之後,上海建立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體系,經過H1N1、H7N9禽流感防控等多次實踐,以及國內外衛生應急工作交流,衛生應急的理念、知識等也不斷更新,已到了需要進一步發展和變革的階段。”上海市衛健委主任鄔驚雷表示。

  7月12日,“第十五屆醫院管理高級論壇”在上海召開,該論壇由複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等主辦,已堅持15年。本屆主題為“疫後談醫,災後論防”。

  鄔驚雷在此次會議中表示,從實踐來看,特大城市的發展越來越倚重城市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公共衛生應急體系已成為其重要功能組成部分,成為國際社會判斷城市現代化程度高低的依據。

  “本次疫情發病情況遠超預估,暴露出了一些短板和不足,直接對醫療資源使用及防控措施的選擇和實施產生重要影響,針對暴露出來的問題要進行建設,補短板、堵漏洞、強弱項。”鄔驚雷進一步指出,今後的主要舉措是加快建設58個醫療服務圈,提升區域醫療中心診療能力,抬高全市醫療服務基礎水平;設置117個發熱門診,配置CT等設備,提升發現病患能力;設置200個發熱哨點門診,築牢發熱診療服務網絡網底。

  圍繞將上海建成為全球公共衛生最安全城市之一的目標,鄔驚雷表示,上海正在著力提升硬件設施、學科人才隊伍、科研攻關、公衛應急信息化、輿情應對和引導多方面能力,一是將公共衛生應急體系納入城市綜合治理體系建設之中,不再是衛生單打獨鬥;二是借助各方力量加強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相關的產學研工作;三是加強公共衛生體系主幹-疾病預防控製體系建設;四是加強有效的國內外合作交流和輿情應對能力。

  “新冠病毒可能長期存在,我們必須重啟生活,沒有必要過度的焦慮,並應具有與病毒共存的智慧和準備。”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表示,疫情的延續就意味著給醫院發展帶來深刻的思考,要不斷壯大感染科、傳染科、重症醫學科、呼吸科等諸多學科建設,有一支技術過硬、團結謙虛的團隊,互相學習、互相進步,能共同挑戰疫情,同時需要有一個強大公共衛生預警體系和科學有效的應對策略,包括對病毒全基因組的測序、治療方法的應用、臨床藥物的使用等。

  上海市(複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黨委書記盧洪洲暢談了“上海堡壘”——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下一步規劃及建議。

  他認為,應急醫學與戰略儲備中心應具備三大功能:一是區域範圍內病例應急救治,在大規模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或大規模災害事件發生後,提供緊急醫療救治,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城市安全;二是快速確認、鑒定病原體,為臨床救治決策提供技術支持、為新發病原體可能導致的疫情提供早期預警;三是研發、創新預防、診斷、治療技術,尤其是研究和儲備應對新發突發傳染病方面的技術。

  盧洪洲認為,只有構建起強大的公共衛生體系,構築強大的公共衛生堡壘,加大衛生健康領域科技投入,集中力量開展核心技術攻關,提升應急醫療救治儲備能力,加強國家醫學中心、區域醫療中心等基地建設,繼續密切開展同世界衛生組織和相關國家的友好合作,才能為維護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抵禦百年一遇的傳染病大流行。

  瑞金醫院副院長、第三批援鄂醫療隊隊長陳爾真則提及了援鄂經曆。

  “在這次武漢保衛戰中,國家共派出344支醫療隊赴鄂支援,共42322人,其中上海醫療隊1649名醫務人員。4月日8武漢解封,4月26日患者清零。上海援馳武漢醫療隊向人民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陳爾真表示,首先是醫護人員零感染,三批臨床醫療隊共救治重症及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共422例,總治癒率85.1%,共製定醫療、護理、院感製度40餘項,同時病理醫療隊共完成19例病理解剖,明確發病機製。

  華山醫院副院長、華山醫院援鄂醫療隊總指揮馬昕則表示,方艙醫院的模式創新和管理給他帶來了諸多思考。

  他坦言,一是公共建築要預規劃,即城市建築進行臨時醫院改造時,要預先進行可能性排摸,製定快速改建預案;新建建築時,感控、應急專家應參與設計等;二是應急物資要預儲備;三是應急物資要“平戰結合”,既能滿足日常臨床使用需求,也要考慮便攜、輕便,能夠快速打包;四是多團隊要協調演練,因為公共衛生事件處置需多學科、多單位、跨部門需配合,完善協調合作機製,聯合培訓和聯合實戰演練。

  上海中醫藥大學醫院管理處處長劉華在會議中指出,中醫技術在雷神山醫院救治患者中起到的作用。

  “本次上海派出援鄂中醫醫護人員共252人,上海中醫藥大學派出3批次總共227人。在救治過程中,注重中西結合,一人一策,精準施策,負壓病房24小時醫護值守,病人第一時間出現問題,第一時間處理,消除了因較長隔離產生的恐懼等心理問題。總共收治201人,中醫藥治療率100%,成為收治最多的病區之一、抗生素使用率最低,192名出院病人,純中醫治療率66.7%,沒有一例加重,複陽,零死亡、零感染。”

  劉華坦言,早期在認識、溝通和瞭解方面,中醫的參與率和作用發揮不足,應當充分發揮中醫作用,取長補短,而中醫應對疫情的人才隊伍十分薄弱,缺乏中醫藥防疫物資的儲備,今後應具有科學、正確的宣傳導向。

  複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所長高解春希望,未來能有一個有效、敏感、科學的公共衛生體系和公共衛生預警體系,也希望這一體系是一個法律的體系,是一個自動啟動的體系,是一個更少受到人為因素干擾的體系。“公共衛生問題一定要被高度重視,任重道遠,但這一定是方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