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焦作幼師投毒案庭審:被告人痛哭道歉,檢方建議嚴懲
2020年07月15日17:32

  原標題:直擊焦作幼師投毒案庭審:被告人痛哭道歉,檢方建議嚴懲

  7月15日上午9點半,河南省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幼兒園教師王雲投放危險物質、故意傷害案。曆經三個半小時的庭審後,審判長宣佈休庭,擇期宣判。

  2019年3月27日,焦作市解放區“萌萌學前教育”幼兒園教師王雲將亞硝酸鈉投入中班學生加餐飯盆中,致25名幼兒中毒。其中1人死亡,21人輕傷,2人輕微傷。

  公訴機關指控王雲兩起犯罪事實。故意傷害:三年前因家庭生活矛盾,對丈夫投毒,致其輕傷;投放危險物質:因學生管理問題與中班教師產生矛盾,投毒中班學生。

  在最後陳述中,王雲當庭痛哭道歉、認罪,稱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但其辯稱,“不是故意想傷害小朋友們的”,“沒有想到小朋友吃了會怎麼樣”。

  澎湃新聞注意到,公訴機關強調,王雲的犯罪屬惡性犯罪,手段特別卑劣、後果特別嚴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建議對其從嚴從重懲處;王雲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並罰。

  三年前曾對丈夫投毒,稱因生活不和諧

  王雲37歲,初中文化,在“萌萌學前教育”幼兒園斷斷續續已工作十多年。

  公訴機關指控,2017年2月19日,因丈夫馮某某經常罵她,酒後找事,王雲將從網上購買的亞硝酸鈉投入丈夫的水杯中,致後者中毒住院。

  據公開資料,亞硝酸鈉是一種工業鹽,是食品添加劑中毒性最強的物質之一。

  王雲母親的證詞稱,她發現時,馮某某昏迷在床,嘴唇發紫、口吐白沫。王雲供述稱,她投完毒就去上班了,後來接到母親電話通知,趕到醫院,看到丈夫躺在病床上,很虛弱。

  公訴人指出,當時,醫生診斷馮某某疑似亞硝酸鈉中毒,建議進一步鑒定,但家屬沒同意。

  最初,王雲供述,對丈夫投毒是因為夫妻生活不和諧,丈夫脾氣大,喝酒後常找事,就想懲治一下丈夫。而購買亞硝酸鈉,是在網上無意中瞭解到,就“隨便買了一些”。

  在後來的供述及庭審中,王雲又稱,買亞硝酸鈉是為了給父親煮肉用,因為可以讓肉更爛。還稱,自己和兒子吃排骨火鍋時,用了一次。庭審中,王雲說,那次吃了火鍋後,頭暈、拉肚子。

  公訴人當庭指出,王雲是在翻供。王雲購買亞硝酸鈉的時間是2017年2月17日,僅兩天后,就對丈夫投毒。王雲父親的證詞也顯示,家裡沒用過亞硝酸鈉。此外,王雲前期供述稱,其是在網上查詢“頭孢和什麼一起吃會中毒”時,無意中瞭解到亞硝酸鈉的作用:少量服用可以使人頭暈、上吐下瀉,服多了會造成人死亡。

  經鑒定,馮某某構成輕傷。王雲的辯護人指出,該故意傷害犯罪事實是王雲接受公安機關訊問時主動交代的,應認定自首。對此,公訴人無異議,但強調,僅該犯罪事實構成自首。

  自稱為報復同事投毒,“沒考慮到小朋友”

  “萌萌學前教育”幼兒園有三個班,分別為大班、中班(3-5歲)和小班。案發時,每個班二三十名學生。中班由教師孫某某負責,在幼兒園二樓。大班由幼兒園經營者楊某某負責,小班由王雲負責。大班和小班在一樓,平時合在一起管理。

  案發後,因沒有合法手續,該幼兒園被叫停。

  庭審中,王雲說,2019年3月26日,她因孩子打架的學生管理問題,與中班教師孫某某發生口角。因認為孫某某向園長告了狀,遂產生報復想法。3月27日上午9點多,她用衛生紙包了些亞硝酸鈉放在包里帶進幼兒園。趁廚房無人時,倒進中班學生的加餐飯盆里,沒有攪拌。隨後,將包亞硝酸鈉的衛生紙,丟進了廁所的垃圾簍里。

  幼兒園經營者楊某某的丈夫負責做飯。其證詞稱,他做好加餐,因為飯比較熱,就將大班和小班的八寶粥盛在大不鏽鋼盆里,中班的盛在小不鏽鋼盆里,涼著。他回廚房時,看到王雲在廚房裡接了一杯熱水。

  庭審中,王雲稱,和孫某某發生矛盾後,自己“越想越生氣”,想著讓孫某某“難過兩天”,就想到投毒,因為“有時孫某某也會嚐那個飯”。她稱,自己是“針對孫某某”,被投毒的飯盆里的飯是給幼兒園中班學生吃的,但自己“當時沒考慮到小朋友”。其稱,孩子們出現症狀後,她被喊到二樓,還幫助拍背、喂水,後跟隨幼兒園經營者將4名幼兒送到醫院。

  在最後陳述中,王雲當庭痛哭道歉、認罪,稱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但其辯稱,“不是故意想傷害小朋友們的”,“沒有想到小朋友吃了會怎麼樣”。

  無精神病史,曾申請精神鑒定被駁回

  澎湃新聞注意到,審判員介紹,在7月10日的庭前會議中,王雲的辯護人提出,王雲性格孤僻、不善言談,申請對王雲進行司法精神鑒定。對此,公訴機關指出,王雲言辭正常,情感反應無異樣,有畏罪自我保護意識,其家屬和個人均無精神病史,作案時具有完全法律責任能力,不需要進行司法精神鑒定。最終,法院駁回了對王雲司法精神鑒定的申請。

  除死亡幼兒家屬提起單獨民事訴訟外,其他受害學生家長均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訴求主要是:依法從嚴追究王雲的刑事責任;要求賠償醫療費、營養費、交通費、精神撫慰金等,精神撫慰金多為5萬元;要求幼兒園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後續治療費實際發生後另行主張。

  庭審中,多名受害學生家長指出,案發後,幼兒園雖然送4名孩子去了醫院,但未報警和撥打120,而是通知家長們到幼兒園接孩子到醫院,是家長報警並撥打的120。許多家長說,到幼兒園時,孩子已經昏迷、抽搐,醫生說再晚些送過來,孩子就沒救了。

  王雲當庭表示,其願意盡自己最大的能力賠償。幼兒園經營者範某某、楊某某未出庭。其代理人表示,願意承擔法律範圍內的賠償責任,已賠付死亡幼兒家屬10多萬元。各方同意庭下調解。

  死亡幼兒的家屬告訴澎湃新聞,她們提起的民事訴訟將於7月21日開庭,向幼兒園索賠80萬元。案發後,搶救孩子的100多萬醫療費,是當地政府墊付的。

  庭審中,多名受害學生家長表示,中毒給孩子留下後遺症,很容易咳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