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衝倒鎮海橋
2020年07月15日06:01

原標題:洪水衝倒鎮海橋

  屯溪離不開老大橋。

  這座位於安徽省黃山市屯溪區的古橋,正式名是“鎮海橋”,但屯溪人更喜歡把它稱為“老大橋”,一方面是因為它足夠古老,始建於明嘉靖年間,有著484年曆史;另一方面,則跟它在人們心中的地位有關。有人形容它是“屯溪的‘巴黎聖母院’”,有人將它比作“看著自己長大的慈祥長輩”。

  屯溪區不大,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這座矗立在率水、橫江、新安江交彙處的大型古石拱橋是屯溪唯一一座連接東西兩岸的橋樑。2019年10月,鎮海橋被國務院核定為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很多當地人的童年記憶從老大橋開始。有人回憶自己曾經被外公抱著在橋上看夕陽,有人記起自己小時候曾在橋下河灘上捕魚捕蝦。它的身上曾被牛車、馬車、人力車碾出車轍,也見證過人們交通工具從自行車、電瓶車到汽車的變遷。

  幾乎沒有人想到有一天它會在洪水中倒下。7月7日上午,屯溪老大橋轟然倒塌,只留下了一個孤零零的橋墩。

  就在大橋倒下的那一天,國家文物局網站發佈消息稱,據不完全統計,截至7日16時,南方11省份有130餘處不可移動文物因洪災受到損失,汛期文物安全形勢較為嚴峻。

  一

  老大橋最初的模樣只能在曆史記載和人們口耳相傳的故事里窺見,但它倒塌的瞬間,有著許多見證者。

  住在大橋西岸小區的周立(化名)記得,7月7日上午9點半左右,正在屋中睡覺的她聽到一聲悶響。那聲響“難以形容”,聽得她心裡難受。

  她趕忙跑出去,發現經過連續一個月的大雨澆灌,河水快要漫上堤壩最低處。隔著雨幕和繁茂的樹叢,她看不清老橋的身影。站立了不到10分鍾,她又聽見“轟隆一聲”,這是橋面塌陷進水中的哀鳴。

  網上廣為流傳的一段視頻記錄下橋面塌陷的過程——9點50分左右,先是最中間的橋面墜入江水,浪花飛濺,接著兩邊的橋墩和橋面也紛紛失守。這座六墩七孔石質拱橋,最終只剩下1個橋墩。

  後來人們才知道,7月7日那天,受強降雨影響,黃山市經曆了一場50年不遇的洪水。在黃山歙縣,洪水淹了街道、小區,最深水位達到2米,也延遲了該縣高考學生的第一天考試。在地勢更高的屯溪區,洪水並沒有給當地居民的生活帶來太大的衝擊,但是老大橋的倒塌,在人們心中留下重重一擊。

  黃山市文化和旅遊局副局長胡榮孫那天在鄉鎮抗洪,聽到第一個橋墩倒塌的消息後,他立馬坐上車往回趕。他知道,一旦一個橋墩倒塌,橋面也很有可能失去平衡而陷落。還在路上,他就聽到了橋倒掉的噩耗。

  還有很多人通過朋友圈等各種渠道看到老大橋倒塌的消息。一位因疫情放假在家的博士生一聽到消息,就騎上自行車,趕到現場看老大橋。路上雨下得很大,他眼睛都睜不開。

  上午11點,他看到自己上小學到高中都會走過的老橋,已經蕩然無存,只剩下橋頭一截台階時,心裡空蕩蕩的,“本來理所應當的空間不存在了,就是這種違和感”。

  當時為了防止周邊地區出現危險,老橋周圍已經拉上了警戒線。他試圖看得更清楚些,來到與老大橋平行而立的黎陽橋上——為了保護老大橋而造起的座新橋於去年建成通車,老大橋從此僅限步行通過。

  他在那裡看到,老大橋只剩中間一個如船形的橋墩,在渾濁的江水中露出一點點分水尖,顯得渺小,與之相連的還有橫架在上方的一段管子。

  一撥兒又一撥兒人趕過去,沿江的道路站滿了人,大家撐傘踮腳張望,有人忍不住抹眼淚,有人連聲歎氣。

  一位幾年前為躲避霧霾從北京搬到屯溪定居的人回憶,那一天,他在老橋東北方向的新安大橋上,看著雨勢磅礴的新安江上,遠處已無老橋的蹤影。一位老人在橋上停下來,迷茫地問:“怎麼看不到老大橋了。”他告訴對方,新聞說老大橋被衝毀了。兩人相顧無言。

  在附近讀小學的一位學生說,聽到老大橋沒了,哭了整整一節課,同學老師勸不住。一直到下課坐上了母親的車,他依然號啕大哭,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他告訴記者,他們一家四一直住在老大橋邊,他在老大橋邊的搖籃裡曬過太陽,也在橋下用網兜撈魚蝦。老大橋塌了,像是“陪伴自己童年的第一個玩伴消失了”。

  一位小學語文老師,在得知老大橋被衝毀後,心情沉重地告訴孩子們這個消息,並在黑板上佈置下隨堂作業“即興作文:屯溪老大橋祭”。

  二

  老橋倒塌後幾個晚上,與老橋相距300米的黎陽橋成為當地普通市民集體憑弔老橋的場所。

  有人聚在一起掏出手機,比對哪一個視頻是老大橋最後的影像,也有人架起相機,如亡羊補牢般記錄老大橋“身後”的點點滴滴。一位白髮老人拿著蒲扇,扒在橋頭張望,嘴中喃喃“可惜了,可惜了”。

  老大橋並非第一次經曆洪水。明清時代,它曾兩次遭遇水毀。但自1696年最後一次重建後,它已經挺過了324年的歲月。

  洪水在屯溪並不罕見。住在附近小區的一位老人回憶,上世紀60年代,一到發洪水時,血氣方剛的少年們站在老大橋上撲通撲通往江水中跳,濺起一陣水花。1996年屯溪迎來一場大洪水,水位漫出了堤壩,淹沒了整個一樓,甚至漫過老大橋的橋面差不多1米,但老橋依然安然無恙。

  此後的洪水再也沒超過那次規模。但在這次,洪水雖然沒有漫過橋面,依然對老大橋造成了毀滅性打擊。

  老大橋倒塌後,有在外地的屯溪遊子向黃山市市長髮出公開信,希望查明事件原因,並呼籲及時啟動恢復重建計劃。

  黃山市文化和旅遊局胡榮孫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這次水勢實在是太大,可能還有目前不知道的原因,比如順流而下的大樹枝撞擊,可能破壞分水尖”。

  此前,他們曾經勘探過,鎮海橋橋墩外圍是岩石,裡面填充的是沙土,一旦石頭被破壞,裡面的沙土很快就會被衝走。而隨著城市化的發展,水文環境變化了,從前洪水還未到達橋墩的分水尖頂端,就會從兩岸四散而去,流入農田。但城市建設不斷加高堤壩,古橋要承受的水流壓力更為巨大。

  中國古橋研究委員會委員姚洪峰也認為,這種傳統古橋受到水的阻力很大。而如今遇上50年一遇的洪水,水位加高了,泥沙淤積量很大。一旦上遊水庫放水,在洪水衝擊下,老橋很難抵禦。

  廈門大學建築與土木工程學院教授戴誌堅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老橋最怕側向衝擊力,水位越高、水流越大,橋就越危險。但如今許多河道裁彎取直,加大水流衝擊力;河流下遊往往築壩發電,無形中把水位提高;如果突遇暴雨,必然抬高水位,對橋體更為不利。

  他建議,河道應該多留河灣,多留水塘窪地。如果能在一些古老石橋橋墩的迎水方向,設幾根立柱,就可以阻擋上遊順水漂來的木頭、大樹等對橋墩的衝擊。

  浙江大學交通工程研究所橋樑工程學教授項貽強則認為,目前城市建設速度快,在暴雨、強風的作用下,時不時會暴露出城市設計和建造觀念相對落後的短板。此後保護古橋除了對橋墩進行保護外,也應該注重疏通河道。“這是一個體系治理的問題”。

  但是對老大橋來說,這些都為時已晚。7月7日,當胡榮孫趕到現場時,發現老大橋橋體已所剩無幾,雨勢太大,他們也無法靠近查看具體情況。而在這片古徽州所在地,古橋眾多,他們只能急忙趕赴其他矗立於鄉間村道旁的古橋,為分水尖清除上流漂來的樹枝、雜物,以防又一座古橋崩塌在洪水中。

  三

  直到老大橋倒塌的第六天,很多人騎著電瓶車、開著汽車路過黎陽橋時,頭還會很自然地就向南扭去,透過欄杆縫隙尋找那座已毀的古橋。

“有些外地人說,哎呀,不就是一個石頭嗎,倒掉就倒掉了。”一位當地居民說起此話,義憤填膺。“我說這是一座橋,儘管是石頭,但是我們當地人將情感全寄託在這個老大橋上的。這座橋就像一個慈祥的老人看著我長大,也送走我奶奶。”

  住在老大橋附近的居民劉風(化名)說,老大橋的倒塌之所以讓這麼多屯溪人悲傷,是因為它“不像別的文物被束之高閣、只有到博物館才能看得到。徽墨、歙硯,也只有文人才用得到。這是老百姓天天走的,它是我們生活中天天接觸的。”

  在西南交通大學橋樑專業教授鄭凱鋒看來,“鎮海橋等古建築因水害垮塌事件給文物管理部門再一次提供重要啟示,必須對橋樑古建築進行必要的檢查、災害風險評估和實施必要的維修與加固。對損傷的古橋進行維修加固叫做保養修復,再造垮塌橋樑是舊橋重建,兩者有本質區別”。

  7月10日,黃山市政府幾個部門聯合發佈打撈公告,決定在條件允許後立即詳勘,對鎮海橋散落的橋樑構件、石料等原料開展打撈工作。

  胡榮孫對恢復老大橋充滿信心,2018年黃山市已對該橋進行過全面細緻的測繪,2019年1月,完成地質勘察,原擬定於2020年汛期過後水位下降後進行維修加固。

  “原樣恢復不存在技術問題。”胡榮孫說,難度在於打撈過程中,需要認定河床里的石塊是否為鎮海橋石,且在打撈時不能對石料進行二次損壞。確定石頭屬於大橋哪個部位後,還需要進行總體評估,對石頭強度進行檢測。

  他唯一擔心的是,複原將由國家文物局進行整體評估,決定是否有恢復的必要性。他說:“不論是從文物保護上,還是個人情感上,我都希望能重新見到老大橋恢復原貌。”

  “古橋的修繕並不比建造一座新橋容易”。姚洪峰更希望,有關部門“不要再匆匆忙忙地複原”,而是一定要吸取教訓,比如“調查原來的地基到底用什麼東西做的,否則你到了若干年後再來一個這麼大的(洪水)可能也不行”。

  他舉了個例子,在法國一座古城,有一座連接兩岸的26孔石橋,經過兩次洪水後,只剩下4個孔。當地並沒有急於複原這座古橋,而是將剩下4個孔的“斷橋”保護起來,並修建了一個橋樑博物館,既展示當時的橋樑建築工藝,也用計算機模擬系統展示橋樑為什麼會在洪水的衝擊下坍塌,對遊客和民眾進行教育。

  也有專業人士認為,老橋長存只是一個美好的願望。更重要的是,接受古橋會因為自然災害而損毀的現實,在損毀前做好重建的準備,在損毀之後進行更好的原樣修復或重建。

  屯溪人還是期待老橋能重新矗立在碧水之上。胡欣蘭今年已60歲,她迫切地希望老橋恢復原貌,但又指著孫子感歎地說:“不過這就不是我們的老橋了,是以後他們的老橋了,我們的老橋不複存在了。”

  儘管老大橋已逝,關於它又有新的故事在屯溪人口中流傳。

  有人說“它是一座有靈性的橋”,據說就在老大橋毀損的前10分鍾,一人發現老橋一個橋墩不見了,將情況報告給當地街道辦,工作人員立刻把橋上還逗留的5個人勸走,拉起警戒線。

  這名記錄者寫下:“一直堅持到橋上沒有一個行人的時候,老大橋才倒在滔滔的洪水中。”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江山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15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