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州農戶邊抗洪邊自救:水泵日夜排水 補種晚稻保產
2020年07月15日19:36

原標題:荊州農戶邊抗洪邊自救:水泵日夜排水 補種晚稻保產

新京報訊(記者 張羽)自今年6月8日進入梅雨季節以來,湖北省荊州市先後已發生6輪強降水。截至7月12日統計,全市農作物受災面積達528.6萬畝,其中絕收面積58.3萬畝。當地水稻種植戶對記者表示,對於水位已超過秧苗高度的區域,已經準備進行晚稻育秧,以彌補損失。

水位上升水稻出現倒伏。受訪者供圖

低窪地水稻被淹 考慮補種晚稻

荊州市公安縣章莊鋪鎮位於湖北、湖南兩省交界。董黎明在鎮上與合作社成員共同經營著8300餘畝土地種植。當下季節,正值水稻秧苗分蘖時節。但由於梅雨季節以來連續的強降雨天氣,秧苗生長受到了極大影響。

由於種植面積較大,董黎明告訴記者,部分低窪地帶種植的水稻已全被水淹沒,如果水不能及時退走,這部分水稻可能會面臨絕收。

“深一點的地方,水位高度差不多有60公分,人踩下去,水到膝蓋,秧苗肯定是被淹了。”董黎明表示。發生這種情況的水稻,大約有300到400畝。一些地勢較高的水稻,雖然免於被淹,但持續的降雨天氣與低溫,對這些水稻的生長並不利。

據董黎明介紹,今年的水稻插秧季從5月下旬便已經開始。其中,最晚的一批水稻今年6月10日正式下田,而持續降雨正是從插秧結束後不久開始的。他回憶,插秧工作結束後的一個月裡,只有5天沒有下雨。

航拍受災農田。受訪者供圖

“大約是15號前後開始出現降雨。秧苗下田後開始分蘖,這個時候需要高溫天氣,溫度至少要30℃以上。但因為最近的降雨多而且頻繁,光照時間太少,溫度上不來,秧苗的分蘖效果會受到影響。”

根據董黎明所在合作社的種植計劃,本季水稻預計在9月收穫,一年一季種植。但考慮目前部分低窪地區水稻被淹的問題,他已經將晚稻補種計劃提上日程。

“目前低窪地帶的水沒有地方排,附近的湖、渠里水位也很高,排水並不管用。等到水退了之後,看晚稻還能不能種下,目前已經開始做種子育秧工作了。”董黎明表示。

7台水泵 連續抽了7天水

往章莊鋪鎮向北約65公里,在埠河鎮經營家庭農場的鄭群星近來一直忙於進行田地抽水工作。與縣內其他地區相比,鄭群星的農場所受影響算是小的,因為這裏的種植地所在位置是公安縣內地勢最高的區域,內澇情況並不算嚴重。

一季小麥、一季大豆,鄭群星所經營的1600畝田地每年都保持著這樣的種植規律。梅雨季節正值大豆開花,近期由於連續降雨,鄭群星的家庭農場也出現了內澇。雖然水位高度僅有10公分左右,但對大豆生長也十分致命。

“大豆泡濕的話很難開花,就算開了的話,後續不能結莢,就不能繼續生長,產量會受到一定影響。”鄭群星表示。

鄭群星告訴記者,通過連日抽排水後,種植損失目前看來已屬於可控範圍。

一直運轉的抽水水泵。受訪者供圖

“雇了7個人,從6號開始開始到今天,7台水泵一直在排水,雖然效率高,但是這個天氣……每次水位下降得差不多了,又開始下大,然後我們又得開始繼續抽水,根本停不下來。”鄭群星表示。

全市農作物受災面積超過500萬畝

對於種植戶來說,今年梅雨季節的降雨與農作物受災情況都是罕見的。

鄭群星告訴記者,上次發生這樣類似的情況是2016年。在那之後連續3年的梅雨季節,自己都沒遇到水淹農田的情況。

董黎明也表示,相較往年同期,今年梅雨季節降水量增加是顯而易見的。尤其去年,水稻插秧結束後還遇到了持續乾旱,“梅雨季兩個月裡只下了兩次雨,今年卻變成一個月只有5天沒雨。”

記者從荊州市委宣傳部獲悉,自今年進入梅雨季節以來,荊州市先後發生6輪強降水,平均累計降水量575.5毫米,其中荊州區、鬆滋、公安較常年偏多2倍左右。截至7月12日統計,全市農作物受災面積達528.6萬畝,其中絕收面積58.3萬畝。

據荊州市農業農村局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已向各縣派遣專家對種植戶、村民進行指導工作,抗洪同時指導抗災生產。根據荊州市農業農村局發佈的《荊州市主要農作物抗漬澇災害技術指導意見》,除了對目前種植作物及田地進行搶排、搶收工作外,種植戶要抓緊備種、改種工作。

新京報記者 張羽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