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向哈佛、MIT等高校低頭 同意撤銷留學生簽證新規
2020年07月15日20:46

  認慫!特朗普政府向哈佛、MIT等高校低頭,同意撤銷留學生簽證新規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哈佛大學校長Lawrence S.Bacow表示,特朗普政府或將出台其他的新規定。

  7月14日,在美國200多所大學、至少20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政府以及美國多個科技巨頭強烈反對下,特朗普政府迫於壓力,同意撤銷留學生簽證新規,並恢復春季發佈的針對新冠疫情期間留學生在線學習的指導意見。這是美國政府一次罕見而迅速的移民政策逆轉。

  美國馬薩諸塞州地方法院法官Allison D. Burroughs在13日的聽證會上宣佈,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和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以下簡稱ICE)已同意取消一項禁止只上在線課程的留學生在美國居住的政策。

  Burroughs稱,雙方在上週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聽證會開始不到五分鍾的時候就達成了一項決議,該決議要求法院禁止國土安全部和ICE執行新的規定。

  哈佛大學校長Lawrence S. Bacow在週二發給附屬機構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他對取消該政策感到“高興”。“這是一個重大勝利。這個規定擾亂了美國所有的高等教育。我聽到無數的留學生說,7月6日的規定使他們處於嚴重的危險之中。這些學生,也就是我們的學生,現在可以更輕鬆地休息,專注於他們一直想做的研究。”

  南加州大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政府做出了讓步,撤銷了可能會取消留學生簽證的規定,這讓我們非常激動。”

  新規曾遭強烈反對

  7月6日,ICE宣佈,如果留學生所在的學校2020年秋季學期全部採用網絡授課,那麼持非移民F-1和M-1簽證的學生可能面臨失去簽證並驅逐出境的風險。

  該規定引起美國大學的強烈不滿。在這項規定宣佈兩天之後,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宣佈起訴特郎普政府,指控該新規違反多項聯邦法律。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辯稱,ICE官員在沒有正當理由也不允許公眾回應的情況下發佈指導意見,違反了《行政程序法》。

  他們還認為,這項政策與ICE 3月13日發佈的指引相矛盾。當時ICE表示”國家緊急狀態”期間允許參加網課的留學生在美國居留,並將取消該政策的任何限製,而目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尚未撤銷“國家緊急狀態”的聲明。

  然而,ICE官員辯稱,他們一直都在告訴大學,由疫情引發的任何指導意見都有可能改變。他們表示,這項規定與禁止留學生完全在線上課的現有法律相一致。聯邦官員表示,他們將給予寬大處理,允許學生保留簽證,即使他們是從國外通過網絡學習的。

  在哈佛大學和MIT發起訴訟之後,超過200所美國大學簽署法庭文件,支持哈佛與麻省理工的訴訟。Google、Facebook和Twitter等十多家科技公司也於13日站出來支持這項訴訟,稱這項規定會損害它們的業務。伊利諾伊州共和黨眾議員Rodney Davis等15名共和黨議員也於14日聯合發表聲明,敦促特朗普政府恢復之前的國際學生政策。

  經濟效應顯著

  麻省理工學院校長L. Rafael Reif表示,新規迅速遭到反對證明了“留學生在美國的教育、研究和創新企業中發揮的重要作用”。這些學生讓我們變得更強大,疏遠他們會傷害我們自己。”

  留學生的流失可能會給大學造成數百萬美元的學費損失,並危及美國公司僱傭高技能工人的能力,而這些工人往往是在美國接受教育後開始職業生涯的。據統計,每年大約有100萬留學生在美國大學註冊上學。他們每年為經濟貢獻410億美元,提供45.8萬個就業崗位。

  穆迪分析公司(Moody ‘s Analytics)對ICE先前的規定進行了分析,發現稱這一規定可能會產生嚴重的經濟影響。根據國際教育工作者協會的數據,每7名國際學生就創造3個工作機會。在2019—2020學年,有超過100萬的國際學生在美國註冊上學,轉化了近50萬個工作崗位。另據新美國經濟夥伴關係(Partnership for a New American Economy)和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估計,每發一個H-1B簽證,即外國人工作簽證,都會創造2份工作。

  各高校曾表示,ICE的規定不僅將危及學生的安全,也將損害學校的經濟利益。許多學校的學費主要來自國際學生,如果這項規定生效,一些學校將損失數百萬美元的收入。

  Davis表示,“這些刻苦學習的學生是他們國家最優秀、最聰明的學生,他們幫助我們的社區在文化和經濟上成長。”

  國際學生前景仍存疑

  這一聲明讓數千名面臨被驅逐出境風險的留學生鬆了一口氣,但是Bacow也指出,政府可能會發佈同樣性質的新規定。

  Bacow補充道,“雖然政府可能會試圖發佈新的規定,但我們的法律論據依然有力,法院也保留了管轄權,這將允許我們在政府再次發生違法行為時立即尋求司法救助,以保護我們的國際學生。”

  在這個月宣佈這項現已被撤銷的政策後,留學生開始匆忙地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特朗普政府朝令夕改的做法令留學生在美國求學之路困難重重。在提交給法院的文件中,各大高校表示,一些抵達美國的學生已經被機場的移民官員禁止入境,他們告訴這些學生,他們的學校正在上網。

  在美的留學生對未來也難以有個清晰的規劃。美國南加州大學電影系學生Willow表示,她上週趕緊去註冊了一個高爾夫課程,以確保自己擁有合法的學生身份。在聽到政府取消了這項新政策後,她對政府的做法表示了欣慰和憤怒。“我們想要的只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繼續我們的和平教育。除了我們的錢包之外,本屆政府似乎對國際學生毫不關心。”

  她還表示,計劃放棄高爾夫課程。“我現在真的很情緒化。”

  洛杉磯大學心理系學生Nicole心態則平和一些。她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暫無回國計劃。“現在中美往返的航班也少,回國上網課還有時差問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由於留學前景繼續不確定性,中國國內的高中生對留學意願也在下滑。上海某高中班主任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他的學校每一屆高三都會有一個出國班,專為打算不參加高考、出國留學的學生準備。不過,從2020年秋季學期開始,出國班將被取消。根據他的預計,明年參加高考的學生或將增多。

  (作者:施詩 編輯:張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