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藍cos葫蘆娃被判侵權?王祖藍方回應:與我無關
2020年07月15日19:00

  熱點!王祖藍cos葫蘆娃被判侵權?王祖藍方回應來了!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今天,“王祖藍cos葫蘆娃被判侵權”“王祖藍方回應cos葫蘆娃被判侵權”分別登上了微博熱搜第一和第三的位置,把近期幾乎天天霸占熱搜榜、一直在“風口浪尖”的“乘風破浪的姐姐”都“PK”了下去!知識產權問題的影響力可見一斑。針對事件始末,小編替各位看官捋了捋。

  原來,是這麼回事……

  據報導,在安徽衛視的《來了就笑吧》綜藝節目中,藝人王祖藍曾cosplay成“葫蘆娃”造型。然而,這段表演並未取得葫蘆娃的版權方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有限公司(下稱上影廠)的授權。2019年7月,上影廠以侵犯其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將安徽廣播電視台(下稱安徽電視台)及節目製作方北京世熙傳媒文化有限公司(下稱世熙公司)訴至法院。

  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判決安徽電視台與世熙公司立即停止在《來了就笑吧:來了就笑吧之王祖藍再現經典 變身丫蛋粉絲》節目中播放“葫蘆兄弟”的相關內容,共同賠償上影廠經濟損失10萬元及合理支出2000元。

  本案中,上影廠訴稱,其系“葫蘆娃”著作權人。“葫蘆娃”系國內外熟知的經典卡通形象,具有極高的文化內涵和商業價值。以該卡通形象攝製的動畫片《葫蘆兄弟》電影亦在社會公眾中廣為流傳,具有極高知名度及美譽度。上影廠發現安徽電視台衛視頻道於2016年3月17日播出的《來了就笑吧》“葫蘆娃王祖藍變爺爺魔性表演飆音”節目中,出現了以葫蘆娃形象出現的歌手、舞蹈演員,節目中在屏幕右上角均明確標註“安徽衛視”,在該舞蹈演員出場時,現場播放了《葫蘆兄弟》電影主題曲,而該《來了就笑吧》節目是安徽電視台衛視頻道與世熙公司聯合出品的真人秀節目,且在“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網站上進行全程播放,“愛奇藝”上播放量326萬次,“騰訊”播放量為1670萬次,侵犯了上影廠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給其造成了嚴重經濟損失。綜上,上影廠認為兩被告已經侵犯其著作權並對葫蘆娃中的卡通形象進行了侵權性質的使用,故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賠償其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40萬元。

  針對上影廠的起訴,安徽電視台辯稱,其並非著作權侵權主體,不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其與世熙公司共同投資攝製《來了就笑吧》節目,並簽訂了《節目合作製作合同書》,世熙公司是製作方,且在節目攝製前多次表示並承諾不會侵犯第三方權利,世熙公司違反合同約定,在製作節目中涉嫌侵犯他人知識產權,應作為侵權主體承擔責任;《來了就笑吧》節目2016年第一期採用葫蘆娃形象並未給上影廠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上影廠要求支付40萬元的賠償款過高,本案中,其已經聯繫騰訊視頻、愛奇藝視頻等網絡平台,將涉嫌侵權的產品下架,及時停止了侵權行為,而且世熙公司在製作節目中,僅僅是對葫蘆娃形象的創造性使用,不僅沒有對該形象造成不良影響,反而能起到推廣傳播作用,且葫蘆娃形象使用時間短,不會造成嚴重影響。

  世熙公司則辯稱,申請追加觀翃影視(上海)工作室及孟令宇作為共同被告,應由觀翃影視(上海)工作室及孟令宇承擔全部賠償責任。世熙公司稱其製作《來了就笑吧》節目內容,系全部委託該工作室製作,該工作室聘請導演(孟令宇等人)及編創團隊完成節目整體策劃等工作,並保證在履行服務過程中不違反法律且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的法律權利。此外,世熙公司認為,涉案綜藝涉及模仿“葫蘆娃”內容節目時長非常短暫,所占比例顯著較小,且未影響權利人的正常使用,並未對上影廠造成不合理的損害,上影廠主張的40萬元經濟損失,無任何依據。

  經審理,北京互聯網法院認為,本案中,兩被告製作的涉案綜藝節目中,演員表演採用的服裝造型雖然在髮型、臉型上與涉案作品存在一定差異,但經比對演員使用的大型半身圖案、服裝配飾均與涉案作品相同,而涉案作品中人物形象的眉眼造型、服裝配飾佔據涉案作品的比重較大,是區別於其他作品而具有獨創性的主要體現,可以認定涉案綜藝節目與涉案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二被告未經許可使用涉案作品,並通過互聯網向公眾傳播,侵害了上影廠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承擔侵權責任。現有證據能夠證明涉案節目系二被告共同運營製作,共享收益,故對被告安徽電視台主張其並非侵權主體的辯稱,法院不予採信。至於世熙公司與案外人之間的協議,系其內部約定,不能對抗第三人,被告可以另行訴訟維護其權益。

  基於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作出前述判決。

  王祖藍工作室作出回應……

  而針對“王祖藍cos葫蘆娃被判侵權”一事,7月14日,王祖藍工作室作出了回應,發表了一紙聲明,稱該節目錄製全程王祖藍並未以“葫蘆娃”的形象進行cosplay表演,因網絡配圖引發的相關糾紛和爭議均與工作室及王祖藍無關。

  這些年,上影廠提起的知識產權訴訟……

  事實上,這並不是第一起上影廠提起的相關知識產權訴訟。

  2012年湖南衛視《百變大咖秀》節目中,王祖藍模仿葫蘆娃引發熱議,上影廠也曾將湖南衛視訴至法院。

  2016年,因浙江新影年代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電影宣傳海報上使用了“葫蘆娃”和“黑貓警長”等動畫形象,上影廠以著作權侵權為由,將其訴至法院。但法院經審理後認為,新影年代公司在電影海報上使用“葫蘆娃”“黑貓警長”等動畫形象,是為了反映“80後”一代曾經經曆相關動畫片熱播的時代年齡特徵,屬於轉換性使用,而且並不影響涉案作品的正常使用,也沒有不合理地損害著作權人的合法利益,因此構成合理使用,該案曾引發熱議。

  2017年4月,因認為《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第7期《宋仲基來了!跑男齊變葫蘆》大量使用《葫蘆兄弟》(又名《葫蘆娃》)的內容,涉嫌著作權侵權和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上影廠將浙江廣電集團和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訴至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要求兩被告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200萬元。

  2019年11月,“黑貓警長”商標案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因在商標分類第41類“戲劇製作、培訓”等服務上申請註冊“黑貓警長”商標被駁回,製作《黑貓警長》電影的上影廠提起了行政訴訟。

  2020年,“葫蘆娃一家人”商標案由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因哈爾濱瑞海交通工程有限公司申請註冊了“葫蘆娃一家人”等商標,上影廠提起了相關訴訟。法院經審理認為,訴爭商標的申請註冊不正當地利用了上影廠基於對“葫蘆娃”角色名稱所應當享有的商業價值和交易機會,訴爭商標的申請損害了其對“葫蘆娃”的角色名稱權益,應予宣告無效,該判決已生效。

  關於相關案件的後續進展,本報將持續關注。(本報記者 呂可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