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進來的南洋IP如何贏得中國觀眾?
2020年07月15日16:03

原標題:引進來的南洋IP如何贏得中國觀眾?

原創 壹娛觀察編輯部 壹娛觀察

文/王心怡

在一眾甜寵、古裝劇中,年代傳奇劇《小娘惹》“殺”出重圍。

一面是多個數據平台均名列前茅,收視率不斷升高,相關話題不斷登上熱搜;另一面卻也招致了某些質疑,有關劇情、角色、配音的吐槽時常出現。

《小娘惹》擁有並貢獻著高話題度與熱度。

挑戰一直存在。一則,2008版在前,重新講述相同的故事,比較難以避免。同時,面對著新馬地區常見,卻也逐漸淡卻的“娘惹文化”,如何儘可能準確、完整地將其展示、傳遞給中國觀眾,並讓他們理解,難度也不小。

此外,則是《小娘惹》的首批受眾變為了中國觀眾,且觀眾的審美、觀劇的口味也隨著時代和劇集市場的變化在改變。《小娘惹》的劇情,角色的行為邏輯、性格等能否獲得觀眾的認同和青睞,更需主創團隊的深入思考。

▲ 《小娘惹(2020)》劇照

從目前來看,爭議聲也主要來自於此。

事實上,《小娘惹》所反映的人物表現、處境等是有真實性的。“我從小就坐在我媽媽稱作姑姐的人身邊,聽她們說著年輕時的故事。這些故事與戲里那些人物的表現是相似的”,《小娘惹》新加坡團隊的導演謝敏洋告訴壹娛觀察,“可能因為觀眾處在不同的年代,所以感受不同。但我這一輩、上一輩的人在看劇中人物時,都說劇中待人處事的方法和處境是真實的。”

為了保證原本的“精神”與“南洋味道”,《小娘惹》採取了中國團隊與新加坡團隊合作的形式,並邀請2008版《小娘惹》的故事人和導演再度合作。

“國產”的《小娘惹》是如何實現的?十幾年後,對於相同的故事,《小娘惹》做了怎樣的重新講述?《小娘惹》的創作又如何面對變化著的受眾?壹娛觀察採訪了《小娘惹》故事人洪榮狄、導演謝敏洋,試圖找到上述問題的答案。

《小娘惹》“落地”需要幾步?

“做夢也沒想到”、“這完全是一個機緣”,洪榮狄用兩句話形容與《小娘惹》的再次結緣。

2018年初《小娘惹》的總導演郭靖宇找到了洪榮狄,表達了自己想把《小娘惹》的故事帶到中國的想法,並邀請他擔任故事人。而在這之前,郭靖宇已經在看到《小娘惹》承載的文化和跌宕起伏的故事下,定下拍攝的決心,並買下版權。

郭靖宇的邀請讓洪榮狄意外卻又感恩。

“意外”在於,在他看來中國的影視劇市場產出豐富、題材多樣,但是對南洋題材有興趣的比較少見。“感恩”則是因為他始終對於2008版的《小娘惹》抱有遺憾:受篇幅影響,未能對劇中很多人物進行細緻地描寫,甚至放棄了一些已經設計好的人物;後半段的劇情進行地比較匆忙,疏忽了對於一些人物命運的“描寫”。

▲ 《小娘惹(2008)》劇照

想要重寫《小娘惹》的故事來彌補遺憾,成了洪榮狄一直的心願。於是,他接下了這份邀請,開始“重寫”《小娘惹》。而他也幾乎是新《小娘惹》劇本的唯一“作者”,是性格和習慣使然,也獲得了同為創作者的郭靖宇的理解和尊重。

對於劇本創作,郭靖宇只提了兩點看法:第一,建議直接進入故事,取代原版以現代開始,通過孫女帶出祖母故事的敘事方式。“他覺得原版的敘事方法可能會使觀眾看戲的情緒被打斷。”第二則是不用擔心拍攝問題,也正因為此,洪榮狄在創作上更加自由。

編劇有了,另外的主創團隊也在組建。洪榮狄向郭靖宇推薦了08版《小娘惹》的導演之一——謝敏洋。在他看來,謝敏洋很瞭解《小娘惹》故事的精神。

差不多的時間,謝敏洋收到了洪榮狄的信息:有重新創作《小娘惹》的機會,要不要加入這個團隊?對於謝敏洋來說,她很享受十年前的創作經曆,在那期間她經曆了收集資料、訪問等學習新文化的過程。“有機會再享受一次,就應該好好把握,這是我的出發點。”

導演、編劇“就位”,乍一看似乎是08版的“原版陣容”,實際上如果拋開演員陣容不談,這卻是唯二參與過上一版的主創。

▲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但為了接近“南洋味道”,《小娘惹》除了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取景之外,主創團隊也採取了國內+新馬團隊合作的方式。需要熟悉新馬的影視環境和脈絡,整合當地的資源,所以部分製片的工作由新加坡的團隊負責。

創作團隊方面,新加坡的團隊基本都有新傳媒的工作經曆,換句話說,雖然現在不在同公司工作,但與導演謝敏洋都是前同事。同時,國內也有整組的團隊進組。謝敏洋告訴記者,僅僅攝影組就有幾十人。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小娘惹》的出品方為中央電視台、愛奇藝、長信傳媒、一佐一佑影視;承製方則為長信傳媒(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豐信製作(馬來西亞)私人有限公司。

如此,新加坡IP《小娘惹》“落地”中國的基本盤組成完畢。

在中國市場首秀,“南洋IP”如何國產化?

但是,擺在《小娘惹》面前的是直面與“南洋市場”不同的中國市場,以及十幾年後故事“新講”的保留與創新。郭靖宇+洪榮狄+謝敏洋;中國影視公司+新加坡團隊能在新的時代,面對新的市場,講好故事嗎?

隨著劇集的播出,卻出現了幾乎兩極分化的答案。精緻的服化道、誘人的“娘惹美食”讓《小娘惹》秒變“美食劇”。同時,劇中有關“娘惹文化”的呈現又讓觀眾更加瞭解這一文化。

▲ 《小娘惹》中的特色美食

這得益於劇組前期長時間的準備工作。“娘惹文化”是《小娘惹》的“重頭戲”,為了使其得以更加準確的呈現,《小娘惹》幾乎是從零開始置景。除了僅有的一間娘惹屋博物館,其他的大部分街道、房子等等都是為了拍攝、還原當時的社會環境新搭建的產物。

但其實對於“娘惹文化”的充實從洪榮狄的創作階段就已經開始。

實際上,即使在新馬地區,除了食物,包括娘惹服裝、婚禮習俗等在內的“娘惹文化”也在慢慢地消失。因此,這些資料主要以查閱著作、研究老博物館的文物、訪問老娘惹、老峇峇為主。

而備受觀眾好評的“娘惹美食”反而成了導演謝敏洋眼中最容易的部分。

但拍攝的步驟也仍然繁多:第一步請專業的“娘惹美食”老師傅先製作成品示意給團隊,第二步再做一遍以教會演員,第三步現場再做一遍用來拍攝。而導演和燈光、攝影團隊所做的,就是用鏡頭把它們呈現出來。

細節,是《小娘惹》的發力點之一。

角色的性格與服裝的顏色、樣式掛鉤。於是,心狠手辣的桂花以綠色係為主;溫柔又不屈服的菊香服裝多為黃、粉的暖色系;月娘的衣服上則帶有花邊等青春元素的設計。

▲ 《小娘惹》中桂花和菊香的戲服

謝敏洋導演還告訴壹娛觀察,美玉結婚時的禮服,是一針一線純手工製作的。而實際上,有關“娘惹文化”的內容也是洪榮狄再創作時增加的主要內容之一。

但“娘惹文化”畢竟不是《小娘惹》的全部,傳奇故事才構成了整部劇的劇情。這也就讓“配音讓南洋味道減少,而港味更濃”“不符合現在的思想”“角色過於‘臉譜化’”等質疑聲出現在評論中。

對於劇中所反映的家族環境、社會面貌,謝敏洋導演做瞭解釋:這是南洋有錢、有時間的華僑,依憑他們從祖輩或者是從中國過來的人所聽到的,將想像中的宮廷生活“實踐”的一種生活方式。在這裏,一個有錢人家關起門就是自己一個王國,每一個不同的峇峇娘惹家庭都有自己不同的家規。

“你說它故事是不是舊了,它其實是一種社會理念,不同國家、不同社會中的一個現象”, 謝敏洋導演表示:“我不能說它是舊了,應該是說觀眾新了。”

但面對“新”的觀眾,創作團隊做出的應對是細枝末節的,甚至可以說並未為了“國產化”做過多的設計。

除了想要把新鮮、獨特的“娘惹文化”帶給中國觀眾,並相信文化價值觀的一脈相承之外,在導演看來:“‘娘惹文化’與人物性格緊密相連,我覺得這是他們的命運,不容易把它改掉。我也覺得不該改,因為這本來就是他們的文化跟人文。反而我覺得應該更豐富,儘量地能再表現多一點。”

▲ 馬來西亞檳城僑生娘惹博物館

而洪榮狄的創作思路也大抵遵循如此:只豐富故事跟人物;修改一些之前自己不滿意的地方;站在觀眾的角度,對人物的命運進行“改寫”,比如,月娘與陳錫終於迎來了圓滿的結局。

“雖然觀眾在變化,但是我覺得人心都是共通的,主要是我的故事能不能打動你。唯一的考量是有一些中國觀眾可能不是很清楚‘娘惹文化’,所以劇中某些涉及‘娘惹文化’、娘惹習俗時,我會加入一個旁白解釋。”

昨晚,《小娘惹》已在央八率先播出大結局。對於《小娘惹》,故事人洪榮狄、導演謝敏洋都表示大概率不會再次進行創作,用洪榮狄的話說:“我覺得該彌補的都彌補了,唯一的遺憾大概是,最終沒有給玉珠一個陪伴在她身邊的人。”

不過,他與郭靖宇導演、長信傳媒合作的下一部作品《南洋女兒情》劇本已基本完成,他們的“南洋”系列IP也將繼續航行。或許在下一部作品中,這樣的遺憾又會少一些。

原標題:《「引進來」的南洋IP如何贏得中國觀眾?| 專訪《小娘惹》主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