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病因共同發現者、華裔病毒學家黃以靜因肺炎逝世
2020年07月15日21:41

原標題:愛滋病病因共同發現者、華裔病毒學家黃以靜因肺炎逝世

當地時間7月8日,著名華裔分子病毒學家黃以靜(Flossie Wong-Staal)因肺炎(與新冠無關)併發症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CSD)雅格醫療中心去世,享年73歲。黃以靜是世界首位破解愛滋病毒 RNA 結構的科學家,因共同發現和首次複製導致愛滋病的人體免疫缺陷病毒(HIV)而聞名。

黃以靜於1946年8月27日出生於中國廣州,1952年隨全家遷往香港,進入了一所天主教女子學校。“她對詩歌和寫作很感興趣,但她在考試中表現得很好,並被引導到科學領域,在那裡她發現了自己的激情。”黃以靜的女兒Stephanie Staal提到。

1964年,黃以靜前往美國進入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在那裡獲得了細菌學學士學位和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1973年,她在UCSD短暫地進行博士後工作。當年黃以靜來到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NCI),在病毒學家Robert Gallo的實驗室做博士後研究。

很快,黃以靜成為Gallo實驗室研究逆轉錄病毒團隊的重要貢獻者。NCI的一篇文章稱,Gallo和黃以靜在20年里共計發表了100多篇論文,她也是上世紀80年代科學界被引用次數最多的女性科學家,在學術期刊上被引用了7772次。2019年,黃以靜被列入美國國家女性名人堂(National Women’s Hall of Fame),以表彰她對領域的貢獻。

在Gallo的實驗室里,黃以靜是發現第一種人類逆轉錄病毒——人類T細胞白血病病毒1型(HTLV-1)的小組成員之一,並證明這種病毒可能導致癌症。雖然人們現在已經知道逆轉錄病毒是通過將其遺傳物質直接插入宿主的基因組進行複製的,但當時的科學家對這些病毒是否會導致人類癌症持懷疑態度。

黃以靜在1997年的口述歷史中說道,“當時的教條是(人類腫瘤病毒)不存在。”

20世紀80年代初,當愛滋病病例開始以驚人的數字出現時,黃以靜將研究HIV作為主要焦點,這種導致愛滋病的病毒被證明是一種逆轉錄病毒。

1984年4月,Gallo在頂級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上發表了一篇論文,聲稱他發現了導致愛滋病的病毒,並正在進行HIV的商業血液測試。此舉激怒了法國,該國認為是本國科學家Luc Montagnier發現了愛滋病的原因。1987年,美國和法國政府簽署了一項協議,Gallo和Montagnier共享該發現,問題基本上得到解決。

爭論掩蓋了像黃以靜這樣的人的貢獻,她在這個發現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Gallo表示,“她是研究愛滋病毒分子生物學和病毒內部變異的重要力量,她還做了第二代HIV血液檢測的分子生物學。”

隨後,黃以靜被廣泛認同為愛滋病病因的共同發現者。1985年,她還成為第一個複製愛滋病病毒的科學家,並開始研究其基因的功能,這是開發最終治療方法的必要步驟。

1990年,黃以靜最終離開了NCI,當時最大的驅動力是開發愛滋病療法,她加入了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啟動了一個新的愛滋病研究中心。在她的領導下,該中心成為該領域的世界權威機構之一。如今用於治療愛滋病的雞尾酒療法即源於黃以靜對病毒遺傳物質變異的研究。

後來,黃以靜還與第二任丈夫Jeffrey McKelvy共同創立了生物製藥公司Immusol(後來更名為iTherX Pharmaceuticals),繼續開發治療丙型肝炎等疾病的藥物。

黃以靜退休後仍繼續追求其熱愛的項目,包括她在iTherX的工作。她的家人回憶說,正是她對工作的奉獻精神贏得了同事們的欽佩。“我記得她穿著實驗室大褂,周圍都是高大的男人,她只有5英呎2英吋,但她總是其中的核心人物。”她的另一名女兒Caroline Vega表示。

“她是抗擊愛滋病毒的巨人之一。”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衛生科學副校長David Brenner博士說,“她與Gallo博士合作,從根本上揭示了愛滋病的成因,並促成了第一個藥物治療。”

“黃以靜是我共事過的最好的科學家之一。如果沒有她,我們實驗室里的許多事情永遠不會以原來的方式或同樣的速度完成。”Gallo告訴《聖地亞哥聯合論壇報》,“她很出色,我永遠不會忘記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