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涉嫌強姦少女的富商越逍遙 那些傷痛就愈發沉重
2020年07月16日17:39

  原標題:涉嫌強姦少女的富商越逍遙,那些傷痛就愈發沉重

▲邱某。圖片來自網絡
▲邱某。圖片來自網絡

  又見性侵幼女案。

  近日,據媒體報導,成都市雙流區14歲女孩祝小小(化名)於6月28日從家中11樓墜亡,此前疑遭到嫌犯邱某林強姦並懷孕,墮胎後患上重度抑鬱。家屬為此報了案。

  而雙流警方2月4日出具的《立案告知書》載明:“祝小小被強姦一案,我局認為犯罪事實清楚,現立案偵查。”

  7月13日,雙流區人民檢察院證實,邱某林涉嫌強姦一案目前已在審查逮捕階段。媒體從雙流分局海棠派出所處得知,目前邱某林已被採取強製措施,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據界面新聞報導,嫌犯邱某林為成都瀘州商會常務副會長、四川奧特林宏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這身份,又讓人似曾相識。

  他們越是輕鬆,那些傷痛就愈發沉重

  本來,這起刑事案件在法律的程序內正常前行,輿論和公眾等待結果即可。但是犯罪嫌疑人的“高調”,卻一時讓人難以平複心情。

  這件事情,除了性質本身特別惡劣外,有一條時間線也令人不忿:

  2月3日,小小發現自己懷孕,到醫院檢查後發現已懷孕15周。

  2月4日,邱某林被警方採取了刑事強製措施。他之後取保候審,其短視頻賬號也處於活躍狀態。

  2月6日,小小在醫院進行引產手術,將腹中胎兒引產。

  3月10日,邱某林發佈了定位為西藏拉薩的視頻,疑似前往了西藏。

  5月8日,成都市公安局雙流區分局做出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為“邱某林是小小引產胎兒的生物學父親”。

  6月14日,邱某林在社交媒體發佈的視頻曝光,視頻中他乘坐高鐵商務座,疑似為自己公司產品打廣告,並配文“我們一直在路上”。

  ……

  一邊是少女自殺身亡、母親苦苦追訴,一邊是犯罪嫌疑人高調旅行、愜意坦然……這人間悲喜的反差,實在讓圍觀此案的民眾心裡難受。

  當“富商 幼女 性侵”被頻頻綁到一起的時候,就有必要反思,這些人為何膽敢伸手?

▲《天龍八部》影視劇截圖。
▲《天龍八部》影視劇截圖。

  而比案情本身更惡劣的,是當事人面對這一切的態度。從近期發生的一起又一起案例中,我們很少看到當事人的懺悔和歉意,他們似乎無所畏懼、坦然自若,這才是更加可恨、可怕的。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瀘州商會網站上一篇名為《杯壺先生的傳奇一生》的文章寫道,邱某林性格剛烈,因為生意上的事曾與人大打出手,“架打贏了,人卻輸了。邱某林被判刑三年,鋃鐺入獄。”

  如此來看,這恐怕也不是他第一次面臨刑事處罰。

  從王振華到邱某林,這些人都有著光鮮的頭銜,可究其所作所為,卻毫無底線可言。當他們表現得越是輕鬆,那些傷痛就顯得愈發沉重;他們對他人的生命、人格、名譽表現得越是蔑視,那些正義的訴求就顯得愈發必要。

  惡人必須有惡報,不僅僅是法律上的

  根據我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的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姦婦女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姦淫不滿十四週歲幼女的,以強姦論,從重處罰,最高可判處死刑。此外,《刑法》還規定了幾種“情節嚴重”的情況。

  邱某林該擔何責,辦案方正推進此案,法院也會給出縝密認定。單從一位關注此事的普通人觀感來講,縱觀邱某林一案,已經曝光的信息,就有好幾層惡劣之處:

  第一層,媒體報導,據受害人家屬講述,邱某林最開始是通過社交工具“附近的人”功能聯繫到小小,之後發紅包換私密照,再以私密照為威脅強迫小小與其發生關係。

  這些完全可通過聊天記錄查證。若其屬實,這顯然是赤裸裸的脅迫。

  第二層,按照受害人家屬的說法,邱某林第一次強迫小小與其發生性關係時,小小未滿14週歲。媒體報導提到,邱某林最初說他不認識祝小小,後來警方調取了開房記錄,且有了檢驗結果,他又稱“不知祝小小當時未成年”。

  這就涉嫌“強姦幼女罪”。

  第三層,造成受害人懷孕的後果,又增加一個惡劣情節。

  第四層,疑似造成受害人引產後抑鬱自殺,又是一個嚴重後果。

  在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有一個黑勢力犯罪集團叫做“四大惡人”。金庸為他們取的綽號很有意思:[惡貫滿盈]段延慶,[無惡不做]葉二娘,[凶神惡煞]南海鱷神,[窮凶極惡 ]雲中鶴。

  其中這雲中鶴,雖然實力排名最末,但“窮凶極惡”的名頭卻是絲毫不輸前幾位,而其主要犯罪事蹟就是性侵婦女。

  為什麼性侵婦女在金庸眼中“窮凶極惡”?

  因為它傷害的,不僅僅是當事人的身體和人格,還有對受害人家庭、親友的傷害,這份傷害是持久播散、影響深遠的,甚至是一輩子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常用“毀了一個人”“毀了一生”來形容這類案件。

  所以,在法律懲治的震懾之外,還需要來自社會道德評判的震懾。對於那些侵犯少女身體、侮辱少女人格的行為,我們必須零容忍,用鄙夷、譴責和批判,讓其寸步難行。

  只有讓那些“窮凶極惡”者懂得,侵犯之後不僅僅是“幾年牢獄”而已,而是一輩子的羞恥和對靈魂的鞭笞,或許才可以從慾念源頭遏製類似事件輕易發生。

  作了惡,就別想輕易法外逍遙。

  □李哲(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