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洪水前面的人:此刻,我們都是江洲兒郎
2020年07月16日08:32

原標題:站在洪水前面的人:此刻,我們都是江洲兒郎

受持續強降雨影響,四面環水的九江江洲被越來越高的洪水威脅著,江洲鎮的老弱婦孺很快被轉移至安全地帶。

△ 7月14日,江西省九江市江新洲渡口,由江洲鎮撤離的村民乘坐輪渡抵達新港鎮。攝影/新京報記者陶冉

△ 7月15日,通往江新洲碼頭的路上,立有守護長江的標語。

△ 7月15日,九江市江洲鎮,村民轉移家中電器。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解放軍、武警官兵、消防指戰員迅速馳援江洲,他們和響應號召歸來抗洪的遊子、留守江洲的青壯年一起,逆著洪峰,加固堤壩,守衛這個在水一方的小家園。

△ 7月15日,江洲鎮,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宣誓保衛江洲。

△ 7月15日,江洲鎮北面堤壩發現滲漏情況,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前往堤壩進行搶險。

△ 7月15日,江洲鎮,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搬沙袋對堤壩進行堵漏。

△ 7月15日,江洲鎮北面堤壩,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官兵在裝沙袋,用以加固堤壩。

△ 7月15日,江洲鎮,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正在進行對鎮北面堤壩進行搶險作業。

△ 7月15日,江洲鎮北面堤壩,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檢查水位高度。

△ 7月15日,江洲鎮,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和留守村內協助防汛的村民在堤壩搶險。

△ 7月15日,江洲鎮,安徽消防救援隊在危險水域進行巡查。

△ 7月15日,江洲鎮,正在巡查的安徽消防救援隊隊員。

年輕的康旭輝,從小聽著抗洪的故事長大,立誌當兵。“長大後我就成了你”,康旭輝加入當年抗洪的先進部隊,來到抗洪一線奮戰。他說,“00 後”,也能行。

他們中,還有剛失去父親不久的田野,這位老士官得知搶險救災的任務時,第一個請求參加。也有“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的劉高鼎,他馳援江洲,父親在家鄉蕪湖為抗洪一線送物資……

他們是父親、是丈夫、是兒子,但正如武警江西總隊九江支隊給江洲父老的信中所說的那樣,此時此刻,他們都是江洲的兒郎。同時也是民眾的主心骨,是最堅實的一道防線。

馬英子罕

25歲,安徽合肥人,

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電子師。

馬英子罕說,剛到江洲鎮的時候,碼頭上民眾翹首以盼的樣子讓他十分感動,“他們看到我們如同看到了主心骨一樣,也讓我深感解放軍使命重大,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的責任。”

田野

43歲,遼寧人,

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一級軍士長。

得知搶險救災的任務時,田野還未走出父親突然離世的悲痛,但作為最老的士官,他還是第一個請求參加。到達一線後化悲痛為力量,凡是有急難險情,第一個衝鋒陷陣。

劉高鼎

20歲,安徽蕪湖人,

合肥消防救援支隊安巢經開大隊半湯救援站戰鬥員。

7月14日到達九江的時候,父親發來信息說,家鄉蕪湖也受災,他自告奮勇給一線送水、送食物,貢獻一份力量。劉高鼎說,父子倆在黨和人民需要的時候站出來了,心中有一種自豪感。

康旭輝

20歲,安徽宿州人,

東部戰區空軍某師駐潯部隊,上等兵。

去江洲前,康旭輝高喊“我要去一線!我一定要去!看誰再說我們‘00後’不行!”22年前,康旭輝的家鄉遭受洪災,他的大伯挺身而出。如今他正沿著父輩的足跡不斷實現保家衛國的理想追求。

吳建中

43歲,安徽樅陽人,

合肥消防救援支隊重型工程機械大隊二級消防長。

吳建中接到增援江西的任務時,女兒正在高考,但他毅然加入支隊抗洪搶險突擊隊,隨隊奔赴江西九江,全心投入到突擊隊後勤保障工作中。吳建中曾先後榮立3次三等功,5次嘉獎。

錢剛

26歲,安徽蚌埠人,

合肥消防救援支隊蜀麓消防站二級消防士。

家中妻子預產期7月15日,但是在合肥消防救援支隊接到命令增援江西后,錢剛義無反顧前往一線參與救援。錢剛曾先後榮立三等功1次,嘉獎2次。

李少華

33歲,湖北黃岡人,

東部戰區空軍某部副參謀長。

在長江汛情爆發後,李少華第一時間請纓前往江州鎮抗洪。鮮少有人知道,他的老家黃梅縣小池鎮也同樣正在遭受著洪災,他的父母正在江對岸的大堤上奮戰。洪水面前,軍人舍小家為大家,遙望對岸,不忘的是家人安危。

△ 7月15日,江洲鎮北面堤壩,完成加固和巡查任務後,官兵返回駐地。

△ 7月15日,江洲鎮,由於平常戴手套幹活,官兵的手臂被烈日曬出明顯分界線。

△ 7月16日,《新京報》A08/09版面。

攝影並文 新京報記者陶冉

版面責編 林野 版面美編 倪萍 版面圖編 劉晶

本文圖編 陳婉婷 責校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