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國際登陸科創板 港股股價一度暴跌26%
2020年07月16日12:00

  暴漲230%!剛剛,中芯國際登陸科創板!市值達6500億,港股股價一度暴跌26%!

  中國基金報 泰勒 江右

  在科創板開市將滿一週年之際,7月16日,中芯國際(688981.SH,00981.HK)正式“登科”。

  是的萬眾矚目,作為村裡面最靚的仔,中芯大帝集千萬寵愛於一身,它已經超越了一家公司的意義,是科創板乃至整個A股的標誌性事件,1.6億股民將一同見證曆史。

  萬眾期盼之下,中芯國際今日科創板上市了,開盤95元暴漲245.96%,果然夠靚。截至上午11:00左右,上午一個半小時就有超360億元資金成交,股價報90.82元,暴漲230%,較開盤價有所回落。以A股股價90.82元計,中芯國際的市值已經高達6481億元人民幣。

  中芯國際科創板上市利好兌現,H股接連暴跌,昨日重挫8.01%後,今日上午盤中再度暴跌逾25%,相關概念股也繼續暴跌。

  中芯國際是A股近十年來融資規模最大的IPO。上一次如此級別的IPO還是在2010年,中國農業銀行募資685億元。

  按中芯國際發行價格27.46元/股計算,超額配售選擇權行使前,募資淨額為456.52億元;若超額配售選擇權全額行使,募集資金淨額為525.03億元。該規模在A股IPO曆史融資額中可排至第5位,位居建設銀行之後、中國建築之前。

  中芯國際的上市,讓市場再一次感受到了科創板速度,從IPO申請獲受理到上市交易僅用了46天的時間。有業內人士稱,當前中芯國際晶圓代工位居全球第四位,代表中國大陸最先進水平,登陸科創板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中芯國際科創板上市:

  利好兌現概念股繼續暴跌

  中芯國際地位重要,但炒作過盛,也要謹防風險。

  今日相關半導體概念股大幅下跌。A股中環股份跌停,滬矽產業昨日高位跳水跌19.94%後,今日上午再度跌10%;聚辰股份、北京君正、安集科技等也紛紛大跌。

  港股相關概念股。中芯國際的H股在昨日暴跌逾8%後,今日再度大跌,盤中一度跌超25%。

  華虹半導體盤中昨日暴跌之後,今日盤中一度跌逾20%。

  大基金和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

  戰略投資鼎力支持

  中芯國際本次科創板IPO,初始發行數量為168,562萬股,占發行後總股本的23.62%。發行人授予海通證券初始發行規模 15%的超額配售選擇權,若超額配售選擇權全額行使,則發行總股數將擴大至193,846.30萬股,占超額配售選擇權全額行使後發行後總股數的26.23%。

  發行價為27.46元/股,超額配售選擇權行使前,預計公司募集資金總額為462.87億元,扣除發行費用預計募集資金淨額為456.52億元;若超額配售選擇權全額行使,預計公司募集資金總額為532.3億元,扣除發行費用預計募集資金淨額為525.03億元。

  中芯國際此次科創板IPO,半導體界的國家隊群起出動,參與戰略投資鼎力支持。

  中芯國際本次發行初始戰略配售的股票數量為 84,281.00 萬股,初始認購金額為231.44億元,占初始發行數量的50.00%,約占超額配售選擇權全額行使後發行總股數的 43.48%。

  29 名戰略投資者參與了配售,國家大基金二期和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認購在30億元以上,分別為35.18億元、33.17億元。中國信息通信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國新投資有限公司、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青島聚源芯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中國保險投資基金均認購10億元以上。

  多家半導體產業鏈上市公司通過青島聚源芯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參與,共計認購22.24億元。聚辰股份、至純科技、韋爾股份、彙頂科技、滬矽產業、徠木股份均公告,通過參與投資青島聚源芯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間接參與了中芯國際在科創板戰略配售。

  多隻公募基金已經提前佈局H股

  中芯國際的H股,早已有公募基金投資了。今年一季度末,華安滬港深機會、交銀滬港深價值精選、華安低碳生活、華安滬港深優選等多隻基金重倉投資了中芯國際的H股。

  中國信科集團和大基金為前兩大股東

  本次發行前,大唐香港和鑫芯香港是中芯國際的前兩大股東,持股占比分別為15.77%和14.62%。大唐香港由中國信息通信科技集團間接全資控股,鑫芯香港為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間接全資控股。

  國貨之光”開啟突圍之戰

  中芯國際上市公告顯示,根據公開信息整理,行業龍頭分別於2015年、2016年及2018年實現了16納米、10納米及7納米製程的量產,中芯國際14納米製程的量產時間為2019年;根據IC Insights統計,2018年度行業龍頭占全球純晶圓代工市場份額的59%,中芯國際占6%。

  中芯國際並不怎麼賺錢、投資回報率也偏低,但資本市場對其的熱情並未消褪,反而寄以厚望——其能推動國產芯片產業鏈升級換代,迎難而上打破芯片製造工藝的技術壟斷,解決“卡脖子”的產業難題。

  芯片製造衡量著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核心競爭力,是中國半導體產業最為薄弱的一環,特別是在海思半導體被針對的背景下,中芯國際成為資本市場的香餑餑。

  新中國成立後,用30年時間完成西方花近200年才完成的工業化,但是由於西方的技術封鎖,離最先進技術尤其是以量子理論發展起來的諸如半導體、核能、激光、電子顯微鏡、分子生物等技術仍有非常大的差距。

  伴隨著改革開放,中國通過開放市場引進了一些技術,但是西方對於核心技術仍然實施著嚴酷的封鎖。

  這一技術封鎖,因為中芯國際等一批公司的出現,逐漸被打破。

  在港股市場上,中芯國際港股從今年4月份到7月份,短短3個月,股價從11元左右漲到近期高點44.800元。作為國內規模最大的集成電路芯片製造商,對於在A股的估值,國信證券分析師何立中此前曾在研報中表示,中芯國際未來市值將達到6500億元,將成為A股市值最高的半導體公司。此外,中芯國際上市還是國內半導體產業鏈的一個刺激信號,很可能激發市場對芯片進口替代板塊的投資熱情。

  股價氣勢如虹的背後,折射出資本市場對其未來的強烈預期,譬如天風證券指出:“中芯國際的回歸意味著從資本市場角度支持國內半導體龍頭的發展,將帶動大陸半導體製造業的估值,同時吸引資本聚焦一批中芯國際產業鏈企業的發展。”

  市場普遍認為,在美國對華為的出口管製進一步升級後,將倒逼國內半導體產業更快成長,最終或許出現科技技術脫鉤。

  張汝京:以愛國的熱心,造最好的“中國芯”!

  中芯國際的創始人張汝京卻早已出局。

  在中國半導體行業還很落後的時候,張汝京曾義無反顧投身芯片產業。為表彰他對中國半導體行業的傑出貢獻,在‘集微半導體峰會’上,倪光南院士親自給張汝京頒發了終身貢獻獎。一些媒體更將‘中國半導體之父’的稱號送給了張汝京。

  1977 年,張汝京進入美國半導體巨頭德州儀器做工程師,當時張忠謀正在德州儀器當副總,兩人並沒有過多的交集。10 年後,張忠謀回到台灣創辦台積電,並迅速成為台灣半導體業的領軍者,張汝京則幫德州儀器瘋狂擴張,成為業內公認的‘建廠高手’。

  1997 年,張汝京在父母的建議下,決定從美國回到中國大陸創業。接受央視採訪時張汝京說:以做中國人為榮。我們就是中國人。如果還不夠好,我們努力讓中國變得更好,所以我很願意回來。當他在大陸把投資人和團隊都找好時,卻突遇李登輝逼迫在大陸投資的台商撤資,張汝京只能回到台灣,創辦了世大半導體公司。

  3 年後,世大半導體成為台灣第三大芯片公司。就在他準備大幹一番的時候,張忠謀與世大的大股東秘密協商,最終以 50 億美金併購了世大公司。企業被收購後,張汝京在台積電處處受排擠,最終決定北上大陸再次創業。

  錢不要了,股票不要了,什麼都不要了。2000 年 4 月,張汝京攜妻帶子來到上海,創立了中芯國際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

  張汝京發現,當時大陸既沒有成型的專業半導體製造設備,也缺乏相應的人才,無論是在芯片技術還是產業規模上,都遠落後於世界平均水平。更為致命的是,西方國家對半導體的一切技術、設備都有嚴格的輸出限製。

  為瞭解決技術問題,張汝京找到日本東芝、富士通、歐洲微電子研究所等企業機構進行合作。在這個過程中,中芯國際不斷受到來自美國的阻撓。美國政府先是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芯國際出口設備,其次讓銀行停止向中芯國際放貸。有報導稱,當時為了突破美國的封禁,張汝京憑藉自己的人脈,找到了美國五家教會組織為他做擔保,最終成功解決了設備和貸款的難題。

  在人才方面,張汝京把在海外和台灣跟隨自己的 400 多位技術專家引進到上海。為了讓他們安心工作,張汝京專門修建了中芯花園社區和中芯國際學校。在中芯國際,甚至普通的操作工人都可以去讀上海大學的微電子學院,這個是非常激勵人的。

  有了至關重要的設備和人才,中芯國際開始迅速成長。僅僅 3 年時間,中芯國際就在美國和香港同時上市,一躍成為全球第三大半導體代工企業,創造了堪稱芯片製造史上的‘世界紀錄’。

  20年曲折發展路

  中芯國際創辦於2000年,是內地技術最先進、配套最完善、規模最大、跨國經營的集成電路製造企業集團,提供0.35微米到14納米不同技術節點的晶圓代工與技術服務。其總部位於上海,擁有全球化的製造和服務基地。

  在上海建有一座300mm晶圓廠和一座200mm晶圓廠,以及一座控股的300mm先進製程晶圓廠;在北京建有一座300mm晶圓廠和一座控股的300mm先進製程晶圓廠;在天津和深圳各建有一座200mm晶圓廠;在江陰有一座控股的300mm凸塊加工合資廠。中芯國際還在美國、歐洲、日本和中國台灣設立營銷辦事處、提供客戶服務,同時在中國香港設立了代表處。

  2000年,正值大陸鼓勵發展半導體。賣掉世大兩個月後,張汝京籌集了14.8億美元在開曼群島註冊了中芯國際,其首批投資者包括上海實業、北大青鳥高盛以及漢鼎亞太等公司。經過考察,中芯國際選擇落戶上海。

  創建之後,中芯國際迅速發展,2004年,創辦僅四年的中芯國際赴美、赴港上市,很快就躋身半導體代工行業的領先陣營。

  但好景不長,2008年,存儲芯片的市場價格開始走跌,中芯國際盈利承壓,張汝京奔走尋求國企注資。同年11月,大唐控股以每股0.36港幣價格,花1.72億美元收購了中芯國際16.6%的股權,成為中芯國際的第一大股東。

  但微電子產業從來不是自由競爭。

  同作為代工廠的中芯國際和張忠謀的台積電構成了直接競爭關係,中芯國際創立初期的大量人才歸隊和工藝流程相似,則給雙方的訴訟埋下了伏筆。

  2003年12月,台積電及其北美子公司向美國加州聯邦地方法院提交訴訟狀,起訴中芯國際侵犯專利權及竊取商業秘密。

  台積電申請對中芯國際實施禁製令處分及賠償財務損失,起訴對象包括中芯國際在上海及美國的子公司。此時正值中芯國際赴美上市敏感期。

  2005年1月雙方達成庭外和解,根據和解協議,中芯國際賠償台積電1.75億美元。

  2006年8月,台積電再次以中芯國際不遵守和解協議為由,將其告上法庭,指責中芯國際在最新的0.13微米工藝中使用了台積電技術。對此,中芯國際在中國北京和美國加州展開了反訴。

  這場官司持續3年。2009年11月3日,加州法院判決中芯國際敗訴,中芯國際不得不重新尋求和台積電的和解。

  11月10日,中芯國際公告了與台積電的和解方案,包括向台積電支付2億美元現金和10%的中芯國際股份。而最慘痛的代價是,張汝京必須辭職,離開了他付諸心血一手承辦、一路奔跑長達九年的中芯國際。

  張汝京表示,“和台積電的官司讓我精疲力盡,而我盡力了。”2009年,張汝京正式退出了中芯國際,告別了半導體行業。

  這個過程對我而言,我覺得焉知非福。因為那個項目做起來了,中芯國際開創的不錯,現在接班也很好。——張汝京

  之後幾年,中芯國際幾次更換CEO,發展方向也一直飄忽不定。直至2017年,曾在台積電任資深研發處長的技術狂人梁孟鬆加盟,與原CEO趙海軍作為共同聯合CEO,轉機得以出現。

  梁孟鬆加入之後,僅用半年多就把中芯14nm製程試產良率,從3%提升到 95%,至此,中芯國際迎來發展加速期,同時,也開始研發更先進的14納米芯片。

  在中芯國際的發展逐步步入正軌的同時,外部發展環境也正發生疾風驟雨般的變化。

  2018年,美國開始對中國科技企業不斷出手,芯片很快成為角力的棋子。中國對半導體產業的發展也由此進一步加碼,中芯國際的戰略意義也被凸顯出來。

  幾乎同一時間,國家集成電路基金及上海集成電路基金宣佈,向中芯國際注資160億元。而中芯國際也在“N+1”“N+2”技術上取得突破,性能大致相當於台積電7nm芯片的性能。

  2019年,美國升級了對半導體出口的管製,為此,中國政府加大了扶持國內芯片行業的力度,中芯國際也得益於此,踏上發展快車道。2019年,中芯國際的訂單量開始攀升,其中大客戶就包括華為等公司。中芯國際在年報中披露,2019年其14納米製程產品產能呈現出需求巨大與供給不足的局面。

  美股股價表現不佳、國內需求爆發等多重因素作用下,2019年5月24日,中芯國際退出紐交所,於今年6月轉投科創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