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記者不敢回武漢:選擇“美式自由”,我付出了代價
2020年07月16日18:01

原標題:在美記者不敢回武漢:選擇“美式自由”,我付出了代價

身處華盛頓的記者Xinyan Yu來自武漢,今年1月為躲避新冠病毒,取消了返回家鄉的機票;6個月後,美國疫情失控之際,她染上新冠病毒。“我給了自己一劑美式自由,卻為此付出了代價”,已經痊癒的她發出了這樣的感歎。

7月16日,《華盛頓郵報》刊登了Xinyan Yu的評論文章“我來自武漢,在一場佛羅里達旅行後,感染了新冠病毒”。

文章開篇,作者寫道,今年1月,她看著家鄉武漢在與新冠病毒作鬥爭時,認為自己比多數美國人做好了應對疫情的準備,但她未料到日後美國的抗疫會如此掙紮,更沒想到自己也會染上病毒。

有關新冠疫情的消息出現後,作者一直生活在“極度警惕”中,去哪兒都戴著口罩,期間曾遭遇周圍人的取笑,甚至有人衝她大喊“感謝中國,上帝保佑美國。”但這一切都未讓她動搖,因為她“已經看到了1100萬武漢人如何控制新冠病毒”。

嚴格的防護措施讓作者此前一直沒有受到病毒感染,直到今年6月,她與丈夫一家前往佛羅里達州的馬可島渡假,雖然一度對乘坐飛機感到擔心,但當時美國疫情曲線“趨緩”以及多州重啟的消息還是讓他們放鬆了警惕。

在馬可島,作者一家被當地知名冰淇淋店的情景驚呆了——無論是排隊等候的顧客,還是工作人員都沒有戴口罩。在飛回華盛頓後不久,作者和丈夫就雙雙染上新冠病毒。當她把這些告訴自己在武漢的家人時,後者都不相信。

“這6個月,讓人感覺中國和美國互換了位置”。從5月底開始,除了無症狀感染者,武漢新增確診病例已降至0。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一些州每天都有數千新增病例。剛過去的週日(7月12日),佛羅里達州新增逾1.5萬確診病例,創下美國單州日增病例紀錄。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美國新冠疫情曲線數據

談及美國對疫情的反應,作者的母親感到困惑,因為她已經“習慣於中國政府積極遏止病毒的每一次暴發”。5月中旬,為應對少數新發病例,武漢展開“十天大會戰”,對逾900萬市民進行核酸檢測。7月2日,北京一名女子確診後在商場內崩潰痛哭,短短6天,流調人員追蹤到292個密切接觸者,並對其進行隔離。

作者寫道,和北京那位女士一樣,她在獲知自己新冠檢測呈陽性後第一反應是煩躁和不安,若在中國,檢測呈陽性者還會經過多輪檢測,且在醫學監測下被嚴格隔離數週。但在美國,她很快意識到“不必擔心這些”,因為沒有人對她實施任何隔離措施。

“華盛頓的追蹤聯絡人員每週都會檢查我感覺如何,但沒有調查我去了哪兒,見了誰……我的醫生向我保證,在第一次出現症狀八天后我就不具傳染性了,也沒有必要進行額外的檢測。”

文章最後,作者繞回了“集體主義”和“個人主義”,在她看來,中國是舉國都在與一場流行病作鬥爭,而美國則是每個州、社區和個人都在為自己的流行病戰鬥。

7月4日(美國獨立日),在作者首次出現症狀10天后,她決定出門看煙花,“我接受了美國的方式,且清醒的認識到,隨著確診病例的不斷增加,我的選擇並不會帶來什麼影響。”

據Xinyan Yu推特賬號介紹,她是英國廣播公司(BBC)及香港《南華早報》的記者和影片製作人。7月16日,她在推特轉發了自己在《華盛頓郵報》的文章,評論道:“我剛從新冠病毒中恢復。1月,我為避免在武漢感染病毒取消了回家的機票,6個月後,我在美國被感染。我給了自己一劑美式自由,卻為此付出了代價。”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實時數據,截至美東時間7月15日下午5時34分,美國已有新冠病毒感染病例3478017例,其中包括死亡病例137106例。與該系統7月14日下午5時34分的數據相比,美國新增感染病例70219例,新增死亡病例854例。

來源|觀察者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