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不超5億歐元投資Voodoo 騰訊要向超休閑遊戲出手了?
2020年07月16日13:45

  來源 遊戲觀察

  作者 Gamewower

  騰訊最近有點忙。其正在洽談收購在港上市公司樂遊科技控股的新聞爆出沒幾天,根據彭博社報導,騰訊考慮斥資不到5億歐元(約合5.68億美元)收購Voodoo約20%至25%的股份。

  雖然在過去的十年間,騰訊已經陸續投資了全球上百家遊戲團隊,但考慮投資Voodoo是騰訊在超休閑遊戲領域的首次出擊。

  小遊戲之王

  Voodoo是近幾年休閑遊戲領域響噹噹的名字。

  2013 年成立的 Voodoo 本是手遊研發公司,結果首款產品便遭遇了失敗,因此開始嚐試轉型發行做買量優化的生意。

  萬事開頭難。根據其發行經理 Peyron 回憶,“最初的時候,我就像外包公司的銷售那樣,每天給法國的公司們打電話,可以說每天上班就是在不停的電話中度過的。後來,我逐漸意識到,雖然每天電話不停,但是真正有用的電話不會超過十個。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們採用了更加激進的做法,不再局限於法國,而是將視野投向了全球的工作室。”

  “厚臉皮”的自我推銷讓Voodoo 在獨立開發者群體中有了一定知名度。2016 年底《Paper.io》讓 Voodoo 名聲大噪。2017 年Voodoo下載量超 3 億,全年發佈的 9 款產品,有 8 款曾登頂 iOS 美國區免費榜, MAU 超過 1.5 億。

  2018年5月,媒體報導稱Voodoo獲得了高盛旗下基金(Goldman Sachs’ fund)約2億美元的投資。

  Voodoo的厲害之處在於,基於自身對休閑遊戲市場的敏銳把控以及靠數據說話、不斷優化測試指標的方法論,目前發行的100餘款產品累計下載量超過37億次。對Voodoo而言,休閑遊戲的成功是可以複製的。

  根據GamesIndustry通過對多家業內數據公司的報告整理的2019年整體數據,Voodoo(下載量10.72億次)位列全球發行商下載量之首。2020年5月,在全球下載量排名前十的超休閑遊戲廠商排行榜中,Voodoo位列第一。而根據Sensor Tower剛發佈6月全球移動應用發行商下載量榜單,Voodoo位列第三,排在Google和Facebook之後,字節跳動位列第四。

  小遊戲之王的名號,Voodoo當之無愧。

  不過隨著Crazy Labs(原TabTale)以及AppLovin緊逼,Voodoo也開始尋求進一步的融資。今年5月,同樣是彭博社報導了Voodoo投資者已經開始出售其持有的這家法國手遊廠商的股權的消息,公司估值達到約15億歐元。

  騰訊向休閑遊戲發力的信號

  彭博社稱,因為還有其他競購者,騰訊並不一定能達成協議。Voodoo也一直在考慮Ubisoft和Zynga的收購意向。

  根據媒體報導,騰訊投資管理合夥人李朝暉2019年曾表示,騰訊在全球每年大約會投數十家遊戲公司,截至2019年11月底,已經投資了100多家遊戲公司。

  然而不同的是,以往騰訊投資更多以看重遊戲團隊技術經驗以及產品創意,能夠為自家高品質遊戲開發提供助力。而此次傳出投資Voodoo這樣發行公司的消息實則是騰訊向超休閑遊戲市場伸手的信號。

  在Gamewower看來,本次騰訊考慮投資Vodoo其實是多方面因素導致的。

  一、競爭壓力。2020Q1,騰訊網絡廣告收入177.13億元,同比增長32%,而媒體廣告收入31.21億元,同比下滑10%。2019-2020年初,字節跳動依靠多款休閑遊戲高調進場,包括《腦洞大師》《我功夫特牛》《小美鬥地主》等多款遊戲疫情期間在iOS遊戲免費榜上表現亮眼。而在此期間騰訊雖然在中重度遊戲再創新高,但休閑遊戲並無亮眼表現。

  遊戲只是一個引子,休閑遊戲的營收能力遠不及中重度遊戲,騰訊真正感到壓力的是休閑遊戲廣告增收模式背後的流量生意。字節跳動亮眼的表現確實給了騰訊壓力,據知情人士透露,騰訊相關業務部門進行了反思和調整,並把流量相關業務作為今年發力的重心。

  今年6月1日,騰訊優量彙宣佈對已經開展兩年的“優量計劃”再次進行升級,包括升級開發者分成政策、補貼廣告投放虛擬金等,希望借此進一步提升開發者買量和變現的效率。

  此外或為加強微信小遊戲的競爭力,今年7月初,Android版本微信小程式可分享至朋友圈。此次打通小程式和朋友圈分享,也意味著騰訊利用社交渠道為小遊戲進一步開放流量。

  二、產品的壓力。開發者們很現實,誰能幫我賺更多的錢,我就把產品給誰。字節跳動做出亮眼成績的情況下,兩虎相鬥需要搶產品。例如上個月騰訊遊戲年度發佈會上,就公佈了一款俄羅斯方塊為題材的休閑遊戲。

  另一方面, 國內優秀的休閑遊戲有限。國內的開發者更習慣於在內購模式下遊刃有餘,但在廣告增收模式方面距離世界頂級仍有不小的差距。

  面向全球的關係網絡,豐富的找產品、調優和發行經驗,這些恰恰是Voodoo所擅長的。

  三、出海的野望。騰訊出海強不強?從產品收入來看,無論是全球大殺四方的PUBG手遊和使命召喚手遊,還是日本發行的龍族幻想,表現都很突出。2019Q4,其海外遊戲收入同比增長超過一倍,占整體網絡遊戲收入的23%。

  根據Sensor Tower公佈了6月份中國手遊產品在海外市場的收入排行榜,PUBG手遊和使命召喚手遊位列第一和第三,其中前者6月海外收入近7900萬美元,自2018年4月開啟應用內購至今,遊戲在海外雙渠道累計吸金14.8億元。

  但如果從產品數量和節奏來看,騰訊遊戲出海仍處於相對較慢的節奏。某種程度上,全球範圍投資也可以視作騰訊出海戰略的一環。對騰訊而言,Voodoo全球佈局的發行渠道同樣有助於其未來產品出海的全面鋪開。

  海外的併購熱潮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潛在買家中還有Zynga的身影,要知道7月1日Zynga剛完成了對土耳其三消遊戲公司Peak Games 18.5億美元的收購。除了AppLovin收購MachineZone外,華納遊戲團隊之前也被爆掛牌出售,還有巨人網絡對 Playtika的唸唸不忘。

  一般來說,很多遊戲公司常用的套路是通過購買優質公司來減少自研風險的壓力,提升各項財務指標,這在前幾年國內遊戲市場屢見不鮮。不過優質的潛力遊戲公司畢竟有限,現在全球範圍內熱門品類頭部公司往往受到更多的關注。

  Voodoo除了在休閑品類的強競爭力外,休閑品類本身也是西方市場大熱的領域,雙重加持下待價而沽也不難理解。當然騰訊此次出手顯然並非財務投資,而是看重Voodoo在超休閑領域的競爭力以及能提供的幫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