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億歐元“踩雷”Wirecard? 孫正義“金蟬脫殼”之舉反引富豪索賠
2020年07月16日00:50

原標題:9億歐元“踩雷”Wirecard? 孫正義“金蟬脫殼”之舉反引富豪索賠

導讀:有投行對此評估,若德意誌銀行收購成功,能令上述9億歐元可轉債頭寸減少10%-20%的損失。

德國支付巨頭Wirecard因財務造假申請破產重組,令一再投資受挫的原亞洲首富孫正義再度雪上加霜。

去年4月,孫正義旗下的軟銀願景基金通過投資顧問公司(SBIA),斥資9億歐元買入Wirecard可轉債。

然而,正當金融市場篤定孫正義這筆巨額投資又將“打水漂”時,事態出現意外反轉。

市場傳聞,在去年9月軟銀與Wirecard達成戰略性合作協議的第二天,瑞士信貸等投行便將軟銀願景基金所持有的Wirecard可轉債頭寸悉數賣給眾多高淨值投資者客戶,令孫正義與軟銀願景基金“逃過一劫”。

一位熟悉軟銀願景基金運作的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目前軟銀願景基金內部對Wirecard項目“諱莫如深”。因為軟銀願景基金與孫正義很可能扮演了代持角色,真正出資方是軟銀願景基金兩名高管Rajeev Misra與Akshay Neheta,以及軟銀重要的出資人——阿布紮比主權財富基金Mubadala。

“以往,LP借道私募股權基金投資單個項目,並不少見。”一位國內大型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人透露。一方面,LP可以借私募股權基金名氣提升項目估值,獲取更高的回報,另一方面也可以確保LP投資佈局的私密性。然而,若上述投資項目遭遇“黑天鵝事件”,私募股權基金只能為投資巨虧“背鍋”。當前,中東國家主權財富基金對下一期軟銀願景基金的注資普遍持謹慎態度,令孫正義借助“新資金”打業績翻身仗的難度驟增。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從軟銀願景基金接盤Wirecard可轉債的部分高淨值富豪正打算向孫正義“索賠”,原因是軟銀方面一再“力挺”Wirecard未來發展前景,對他們構成“投資誤導”。

從救世主到踩雷者?

去年4月軟銀願景基金與孫正義斥資9億歐元認購Wirecard可轉債,的確令後者一度擺脫財務造假質疑。

“毫無疑問,軟銀與孫正義的這筆投資,給Wirecard做了極大的信用背書。”一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認為,這令Wirecard成功抵禦對衝基金沽空潮湧衝擊,市值一度站上歷史新高逾130億歐元。

此後,在外界看來,軟銀繼續扮演著“救世主”的角色,一面在去年9月與Wirecard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提供數字支付、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等領域技術支援,一面在今年Wirecard因19億歐元存款“不見蹤影”而飽受財務造假質疑時,一度強調“沒有任何理由相信Wirecard存在財務欺詐,這家機構順利引入獨立審計方揭開真相”。

然而,Wirecard隨即承認19億歐元存款極可能虛構,令軟銀與孫正義不但“顏面掃地”,還從“救世主”一下子淪為“踩雷者”。

“從6月25日Wirecard因財務造假申請破產重組起,整個股權投資市場就密切關注孫正義的這筆9億歐元投資是否悉數打水漂。”上述國內大型私募股權基金合夥人介紹。由於Wirecard股價因財務造假直線下跌逾90%,市場普遍預期孫正義持有的Wirecard可轉債市值可能只剩下6000萬歐元。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相比OYO、UBER、Wework等項目投資巨虧,此次孫正義彷彿“如有神助”,早早實現“金蟬脫殼”。具體而言,在去年9月軟銀與Wirecard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的第二天,軟銀藉著當時Wirecard發行5億歐元投資級債券備受追捧的機會,通過瑞士信貸等投行悄悄將所持有的Wirecard9億歐元可轉債頭寸轉賣給高淨值富豪,因此“逃過一劫”。

“這反而令孫正義陷入更大的煩惱。”一位美國投行人士告訴記者。不少從軟銀接盤Wirecard可轉債遭遇巨虧的高淨值富豪正打算向孫正義“索賠”——一是軟銀與Wirecard開展戰略合作給他們造成極大的“投資誤導”,二是軟銀一面力挺Wirecard,一面悄悄“拋售”可轉債,不排除其早已洞察Wirecard財務造假內幕而提前脫手自保。

上述熟悉軟銀願景基金運作的知情人士透露,當時軟銀願景基金之所以急於拋售Wirecard可轉債頭寸,未必是提前獲悉後者財務造假內幕,而是它急於籌措資金救助其他岌岌可危的投資項目,包括有“美國版拚多多”之稱的平價居家用品/食品電商平台Brandless,以及明星互聯網初創公司OneWeb等。此外,投資Wirecard的決策主要由軟銀兩位高管做出,且主要出資方是阿布紮比主權財富基金Mubadala。因此,軟銀整個投資團隊與孫正義並未對Wirecard可轉債短期內出售“發表意見”。

“然而,部分高淨值投資者對此不依不饒,他們依然認為孫正義作為軟銀願景基金的最重要決策者,需要對上述拋售舉措做出合理解釋並給予投資誤導賠償。”這位美國投行人士透露。

富豪索賠“來襲”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孫正義能否從這場潛在的索賠官司“全身而退”,很大程度取決於Wirecard破產重組進展。

近日,市場傳聞德意誌銀行正考慮收購Wirecard AG旗下的銀行業務,目前德意誌銀行正與德國監管機構BaFin、Wirecard Bank破產重組管理委員會溝通,根據實際資產狀況考慮是否收購Wirecard Bank整體業務,或存在發展空間的部分業務。

投行對此評估,若德意誌銀行收購成功,能令上述9億歐元可轉債頭寸減少10%-20%的損失。

“不過,這不足以令我們感到滿意。”一位歐洲富豪家族辦公室亞太區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由於接盤軟銀所拋售的部分Wirecard可轉債遭遇巨虧,目前數位歐洲富豪客戶正打算暫時將軟銀剔除在其PE投資組合範疇之外。

他透露,由於這些富豪家族辦公室所持有的Wirecard可轉債頭寸(借道瑞士信貸從軟銀願景基金購入)不到其資產配置規模的1%,因此其巨虧對整個投資組合淨值下滑的影響力極低,但這些富豪最不開心的是,孫正義與軟銀願景基金存在“言行不一”狀況——一面通過戰略合作力挺Wirecard未來發展,一面卻悄悄借“利好”拋售可轉債,將收益留給資金,將持倉風險留給眾多被“誤導”的投資者。

前述美國投行人士向記者透露,瑞士信貸等投行也因此面臨不小問責壓力——有部分歐美富豪質疑他們與軟銀願景基金“合謀”製造利好消息,將Wirecard可轉債賣給他們“背鍋”。

“這直接導致投行也開始收緊與孫正義、軟銀願景基金的業務合作。”他透露,這意味著孫正義再要借助投行力量開展一系列資本運作救贖已投資項目的操作難度驟增,給自己打業績翻身仗“添堵”。

(作者:陳植 編輯:李伊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