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億到7億 樂視網兩毛錢白菜價“別了”
2020年07月20日18:13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陸一夫

  “你覺得老闆(賈躍亭)會回來嗎?”7月20日是樂視網在創業板上市的最後一天,黃女士最終未有選擇將所持股票賣出。“股價跌到只有兩毛錢,不想賣了。”

  在退市整理期的最後一個交易日,樂視網股價最終平收報0.18元,成交額2155.96萬元。可以對比的是,樂視網股價最高時曾達到44.7元(前複權,不複權為179元),最高市值超過1700億;直到退市時,公司市值只剩下7.18億元。

  十一萬股打水漂,股民:曾最盼賈躍亭歸來

  黃女士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自己是在2018年買入的股票,當時成本價是2.8元,未曾想到這十一萬股股票最終會打水漂。她去年曾經到北京參加樂視網的股東會,希望孫宏斌團隊退出樂視網管理層後,新任董事長劉延峰等高管能讓公司起死回生。

  但她更希望看到的是賈躍亭有朝一日會王者歸來。不過,歸期未有,樂視網便基本宣告“壽終正寢”。

  像黃女士這樣的樂視網股民多達28萬。樂視網2019年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普通股股東總數達28.0767萬人,其中賈躍亭至今仍是樂視網的第一大股東,儘管他早前否認自己是樂視網的實控人,並將矛頭指向融創和現任管理層。

  樂視網終止上市“死”於沉重債務和賈躍亭、孫宏斌的主動放棄。樂視網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合併範圍內營業總收入約為4.99億元,但負債總額卻高達207.53 億元,其中樂視體育、樂視雲違規擔保案的90億元負債計提,讓公司去年巨虧112.79 億元,最終觸發多項相關退市規定。

  其間,無論是創始人賈躍亭,還是後來以白武士身份入駐樂視系的孫宏斌,都未能將樂視網起死回生——2017年7月賈躍亭宣佈赴美造車,至今三年時間仍未回國;孫宏斌在接下樂視系這一“燙手山芋”僅一年多時間就承認投資失敗,並於今年5月以0元對價轉讓所持有的樂視網股份。詳見》》》融創宣佈撤退?樂視網進入退市整理期前夕收關注函

  “神話”破滅,起訴或為挽回損失的最後機會

  2015年5月,樂視網曾經創造出1700億左右的市值神話,甚至成為了創業板“一哥”,賈躍亭也被市場稱為充滿理想的成功創業者。

  回溯至2010年8月,樂視網正式在創業板市場上市,為當時最早上市的視頻公司。從正式上市到市值創造出1700億的奇蹟,賈躍亭僅用了不到五年的時間,當年樂視網的發展與擴張速度確實驚人,賈躍亭也成為了國內資本市場中“神”一樣的人物。而樂視網也從原來的視頻公司,業務一下延伸至體育、綜藝、音樂、動漫等範圍,生態體系迅速壯大。

  但是,同樣是五年時間,樂視網從神話跌入退市境地。

  前些年,樂視網的成功離不開賈躍亭,但如今樂視網深陷退市境地,同樣與他不無關係。7月2日,賈躍亭發佈致歉信,承認自己的責任。與此同時表示,在債權人信託中預留了不超過10%的比例,主要用於樂視網股民的或有補償,待履行完相關法定程式後可以實施。

  這一封致歉信發佈之際,賈躍亭正式宣佈在美國申請的個人破產重組最終完成,意味著FF公司融資的主要障礙已經得到了掃除,這將會為FF公司的後續發展創造出有利條件。但是,隨著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完成,實際上意味著他已經不再擁有FF公司的股權,只是一名純粹的創業者。

  賈躍亭此時再為樂視網股民樹立信心或為時已晚。儘管如此,在7月2日交易時間段內,受到賈躍亭宣佈破產重組完成的消息影響,樂視網股價盤中出現了異動,並有大量買單打開了樂視網的巨量封單,全天成交量超過億元,從某種程度上反映出市場對賈躍亭的表態仍然抱有希望,期望樂視網烏鴉變鳳凰的投資者還是不少。

  對此,樂視網此前發佈公告稱,公司尚未收到任何來自賈躍亭或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有關公司股東的賠償計劃或者安排,無法判斷是否未來樂視網股東可以向賈躍亭提出補償申請,亦無法判斷索賠池預留信託資產對樂視網股東進行補償的可行性。

  在最後一個交易日結束後,深圳證券交易所將在7月21日對樂視網的股票予以摘牌,其後樂視網的股票將轉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進行股份轉讓。目前樂視網已經聘請招商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為代辦機構,委託其提供股份轉讓服務,辦理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股份登記結算等事宜。

  對於廣大的樂視網股東而言,起訴賈躍亭和樂視網將是挽回損失的最後機會。去年4月29日,因樂視網及賈躍亭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等行為,證監會決定對公司及賈躍亭立案調查。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許峰律師今年4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已有兩百多名樂視網股東準備就此事發起索賠訴訟,但在證監會處罰下達前,索賠暫時不會有實質性進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