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科學:暴雨頻發背後的謠言與科學
2020年07月21日07:39

原標題:身邊的科學:暴雨頻發背後的謠言與科學 來源:中國青年報

  直到7月19日,南方的暴雨尚無停歇的跡象,這場覆蓋了我國南方64%的縣(市)、持續一個多月的強降雨,引發廣泛關注。

  這其中,一些諸如“今年是180年週期的白元年,地球異常混亂會引發巨大的災害”“‘退休專家’稱太陽活動引發氣候災難”等科學謠言也趁機滋生。中國氣象局國家空間天氣預報台副台長、研究員宗位國在回應這些謠言時說,破除“科學謠言”還須靠科學知識。

 擊破氣象謠言

  在這些謠言中,包含有“國家氣象局退休專家”“180年週期白元年”“地球引力場、磁場紊亂”“地質、氣候巨大災難”等關鍵詞,看似專業又奪眼球,在微博、微信、朋友圈、論壇等引起大量轉發。但根據中國氣象局的通報,給出相關結論的所謂專家——“國家氣象局退休專家、風雲一號氣象衛星發射的地面指揮李俊英教授”,卻是查無此人。

  “我們很重視並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我們單位無此職位,也無此人,不知道也不認識這個人。”國家衛星氣象中心主任楊軍告訴記者,謠言中提到的不少問題,從目前來看都是缺乏科學依據的。

  比如,謠言中提及地球引力場和磁場紊亂的問題,氣象部門最近監測到的情況卻是非常平靜的。楊軍說,我國在軌的風雲衛星對於太陽總輻射量、太陽活動、地球磁場等都有長期觀測業務,目前未發現有任何異常。

  據宗位國介紹,太陽活動有11年左右的長週期變化,也有短至幾十分鐘的爆發過程。學術界一般用太陽黑子相對數來說明太陽活動長期水平的高低,習慣上將1755年黑子數最少時開始的活動周,稱作太陽的第1個活動周,目前太陽活動已經進入第24周太陽活動的末期。

  國家空間天氣監測預警中心發佈的預報結果表明:第25太陽周可能始於2020年1月前後,將於2031年6月前後結束,長度約11.5年,太陽活動總體活動水平與第24太陽周大致相當。

  “也就是說,目前處於第24太陽活動周向第25太陽活動周過渡的階段,太陽活動水平很低,太陽風的速度也處於較低水平。”宗位國說。

  至於謠言里提到的“180年白元年,太陽、地球、木星、土星和銀河面並到一條線”,在宗位國看來更是故弄玄虛。

  他告訴記者,太陽、地球、木星處在一條直線上時,即出現“木星衝日”現象,其週期是1年多。“土星衝日”現象週期也是1年多,不需要180年那麼久。此外,無論是“木星衝日”還是“土星衝日”,都是正常的天體運行現象。

極端天氣的科學解釋

  那麼,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太陽風等到底會不會影響地球天氣氣候?

  宗位國說,太陽活動的週期性變化確實會對地球氣候產生一定影響。這主要是因為,在太陽活動週期性變化過程中,太陽總輻射量會有一些變化。不過,從1978年衛星觀測太陽總輻照度開始,在太陽活動的11年週期中,太陽總輻射量變化僅約為0.1%-0.3%。另外,隨太陽黑子數的變化也存在一個11年的週期。

  “即便存在一定的影響,這樣的變化與大氣環流、地理環境和人類活動等因素相比,遠不能對地球大氣的能量收支平衡產生決定性影響。”宗位國說。

  楊軍也表示,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謠言所講的問題和我國南方的強降水,以及今年的災害有任何關係。

  至於,近期南方持續強降雨究竟為何如此兇猛?國家氣候中心首席預報員王永光認為,今年入梅偏早和梅雨鋒偏強,是長江中下遊梅汛期降雨異常偏多的主要原因。

  在他看來,2019年秋季開始了一次弱厄爾尼諾事件,同時北印度洋海溫異常偏暖,導致副熱帶高壓顯著偏強,副熱帶高壓引導的水汽向長江中下遊地區輸送明顯偏強;南海夏季風爆發後,來自印度洋的西南季風水汽往長江中下遊地區的輸送也較強。

  “此外,中高緯度經向環流發展、冷渦活躍,冷空氣向長江中下遊地區爆發偏強。冷暖空氣在長江中下遊交彙,致使梅雨鋒偏強,長江中下遊地區降雨明顯偏多。”王永光說。

  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及2016年均為強厄爾尼諾次年。王永光認為,長江流域的強降水與厄爾尼諾之間是存在一定聯繫的。而在全球氣候變暖的大背景下,極端天氣氣候事件頻繁發生。

關注極端天氣影響下的“雙貧”地區

  也因此,在氣象專家看來,相比於一些太陽活動等因素,地球上的極端天氣氣候事件更值得關注。

  國家氣候中心氣候變化適應室主任黃磊說,我國是遭受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和氣象災害影響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在全球氣候變暖的背景下,強降雨、高溫熱浪等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發生趨勢愈加明顯。

  他給出一組數據:我國處於氣候變化的敏感區,近60年的暴雨發生頻率明顯增加,暴雨天數每10年增加3.9%。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發佈的氣候變化評估報告:在全球氣候變暖的背景下,自20世紀中葉以來已觀測到許多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的變化,包括低溫極端事件減少、極端高溫事件增多、極端高海平面事件增多以及部分地區強降水事件次數的增加;預計21世紀全球部分地區的高溫和暴雨事件將趨多,乾旱程度將加劇,威脅各國糧食、水資源和能源安全。

  黃磊說,更多證據表明,人類活動對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的變化產生了重要影響,人為影響已經增加了一些地區發生熱浪的概率,對20世紀下半葉以來全球尺度的強降水增強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氣候模式的預估結果還表明,如果不控制人為溫室氣體的排放,未來全球範圍內一些極端事件的出現頻率、強度和持續時間都將顯著增加。到21世紀末,陸地區域高溫熱浪事件的發生概率將是現在的5-10倍,極端強降水事件的發生頻率在全球的大部分地區也將有所增加。

  中國氣象局公共氣象服務中心氣象服務首席朱定真由此關注到那些更為貧困的地方,他說:“很多貧困地區是‘雙貧’的狀態,一是本身經濟貧困,另一個是氣候條件貧瘠,要關注未來氣候變化風險,警惕已脫貧地區‘因災返貧’。”

  在他看來,按照全球氣候變暖趨勢,氣象災害加劇,如果極端天氣這種小概率事件增加,對這些本就對氣候風險暴露度比較高、脆弱性比較強的地區,更容易形成災害。

  “如果它的防災減災基礎設施再相對薄弱的話,衝擊就可能比較大,甚至發生返貧問題。”朱定真說,雖然現在“因災返貧”並不是最緊迫的,但氣候變化、極端天氣災害發生概率的增加已經是科學界公認的,所以還是需要未雨綢繆。

  他尤其希望貧困地區相關部門關注到這一點:在對自然災害的防範上,人類需要進一步“加碼”。(邱晨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