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觸網”新路徑:攜手互聯網巨頭推新“O2O”
2020年07月22日01:2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原標題:中醫“觸網”新路徑: 攜手互聯網巨頭推新“O2O”

  近日,深耕線下中醫門診多年的固生堂與多家企業、金融機構達成戰略合作,合作對象包括廣發銀行、騰訊、中醫在線問診服務平台白露中醫、直播機構影行天下等,嚐試搭建新“O2O中醫診療模式”。

  實際上,注重線上線下融合發展的O2O模式早已不是醫藥健康行業的新生事物,但較之西醫的標準化診療流程,傳統中醫診療需要通過線下的脈診、舌診、望診辨證施治。

  那麼,這是否意味著互聯網與中醫“天生不合”?在各行各業全面擁抱互聯網的大潮中,中醫藥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的最佳路徑又在何方?

  對此,固生堂中醫連鎖管理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塗誌亮認為,中醫的複診率、慢性病的佔比較高,中醫藥的藥性更為穩定,而慢性病和藥性穩定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線上診療的風險,因此相對西醫,“互聯網+中醫”更是大有作為。

  尤其是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建立在微信生態上的“視頻問診”有助於把中醫的“望聞問切”搬到線上,用視頻,預約、即時多種看診方式,將線上線下的醫療資源和服務相結合,拉近患者和醫生之間的信任關係。

  政策支援中醫“觸網”

  傳統中醫講整體,以陰陽五行作為理論基礎,講究天人合一和辨證施治。與現代醫學相比,在認識論、方法論及理論體繫上有明顯不同。

  但由於中醫入行門檻較低,市場魚龍混雜,導致不少人對中醫充滿了偏見或誤解。

  因此對於中醫行業服務模式的現代化轉型升級,政策的支援顯得尤為重要。

  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原副局長、中國中醫藥信息學會會長吳剛表示,從政府管理的角度出發,政府應該為相信中醫的患者提供接受中醫診療的條件。從立法上來看,2003年國務院發佈中醫藥條例,2017年出台中醫藥法,這為鼓勵中醫發展提供了法律依據。

  經濟效益方面來看,得益於政府的大力支援,現在中醫藥企業在行業中的佔比達20%-30%,總規模達千億級別,已經形成了從醫到藥、從科研教育到人才培養的完整體系。

  2018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和《國務院關於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要求推進健全互聯網+醫療健康服務體系。

  根據新政,慢性病的首診仍鼓勵在線下進行,但複診可放開至線上,醫生可以直接通過線上平台為患者提供醫療健康服務。且在2019年互聯網醫療納入醫保的大背景下,基本醫療所需的中醫藥物也都已納入醫保報銷的範疇。

  吳剛認為,線上複診有助於緩解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的局面,傳統的脈診可以在患者首次就診時進行,舌診、望診則可轉為線上進行,目前也有部分醫療機構在探索脈象的線上傳遞方式,但業內的接受度還不高。

  作為中醫藥大省,廣東省積累了較為深厚的中醫藥基礎。廣東省中醫藥局副局長柯忠透露,截至7月17日0時,全省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654例,中醫藥參與治療確診病例1551例,占93.77%。

  同時,作為全國11個“互聯網+醫療健康”示範省之一,在中醫藥“觸網”方面,廣東也有新嚐試。7月17日,廣州市南沙區政府與固生堂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旨在通過在南沙新設實體醫療機構的形式推進互聯網醫院落地。

  攜手互聯網企業入局

  有業內人士把當下“中醫+互聯網”發展描述為B(百度)A(阿里巴巴)J(京東)T(騰訊),互聯網巨頭近年來在醫療健康領域動作頻頻,已經積累起了一定的原始流量。

  但是,互聯網企業自建的醫療健康平台痛點在於,缺乏優質的醫療資源,無法提供全面的診療服務,而只能側重藥品的供給和配送。

  而在中醫“觸網”的過程中,通過中醫藥企業與互聯網巨頭跨界合作,就可能形成引流層面上的良性循環。

  一方面,中醫藥企業通過與BAJT的合作以及品牌流量的雙重加持,增加用戶流量的入口。此外,部分中醫藥企也會通過跟金融機構合作,吸引高端客戶群體。

  另一方面,對於原本因缺乏優質醫療資源,而只能偏重藥品輸出的互聯網平台而言,中醫藥企業的加入可為其提供更豐富的供應鏈資源,增加平台用戶的粘性和信任感,從而鞏固流量。

  白露中醫創始人鄭項認為,中醫藥企的供應鏈資源主要分為兩個部分,即藥品資源和醫生資源。在藥品方面,以固生堂為例,作為擁有10年中藥飲片採購經驗的藥企,質控能力較高,可為中醫線上診療服務提供藥品保證。

  而在醫生資源方面,中醫藥企業不僅可以在線上平台提供諮詢服務,同時也有能力在線下佈局多點執業的醫生,並依託與三甲醫院官方的合作,推動更優質的醫療資源入駐互聯網平台。資料顯示,白露醫療目前的線上醫生數已超過1.3萬。

  在“雙贏互補”的模式驅動下,互聯網企業甚至願意讓出中間費用,免去用戶使用其醫療平台的費用,以達到為用戶創造價值的目的。

  以百度為例,早期其與中醫藥企業之間只是簡單粗暴的廣告平台與廣告主的關係,百度收取藥企廣告費,採用競價排名的機製來提供廣告服務。

  但是現在,百度為部分中醫藥企業提供免費平台,用戶可在平台上享受免費的搜索掛號服務。

  鄭項表示,以中醫醫療屬性為核心點的互聯網方法主要包括三個場景的融合。其中最關鍵的是診療場景的線上線下融合,即線上圖文、語音、視頻診療場景與線下看診的融合。

  其次,是支付場景、診後場景的線上線下結合,線上診療的支付方式以自費為主,線下診療則以醫保報銷為主,通過打通線上醫保和線下醫保+商保有助於豐富支付場景。另外,在線隨診有利於平台積累患者的診療數據,不斷豐富用戶的診後場景。

  視頻問診拉近關係

  疫情倒逼中醫藥企業開拓線上渠道,可實現“實時互動”的視頻問診成為中醫線上診療的核心。

  騰訊智慧零售總經理葉劍認為,在互聯網電商的下半場,競爭的焦點是如何滿足人的社會屬性,即如何建立起醫生、平台和患者之間的信任關係,未來中醫藥的新型“O2O模式”會在主打私域流量的微信生態下開展。

  具體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中醫藥企業借助微信的社交流量開展線上服務,未來患者和消費者會大量使用微信的“搜一搜”,以搜索企業製作的小程式、公眾號、品宣等內容。

  二是線上診療轉為視頻形式開展,以拉近患者和醫生之間的關係。

  三是騰訊積累了關於微信用戶交流習慣的公域數據,未來這些公域數據可與藥企自身沉澱的消費者數據進行融合,助力中醫藥企業精準查找目標患者。

  除視頻問診外,線下中醫的續方行為也可以轉到線上,利用手機開方系統完成。

  以固生堂O2O中醫診療平台為例,在完成線上診療、開方後,患者會收到處方繳費通知,然後可以自行選擇藥品代煎和配送的服務。

  此外,對於互聯網中醫行業的穩健發展,鄭項表示,要利用實體門店在醫療領域的長期積累。互聯網中醫院應該做好多點執業的備案,打通線上線下醫保備案,與線下實體門店做好深入連接,同時按規納稅。

  (作者:唐唯珂,賴夢萍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