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蕩氣迴腸的凡人歌——記安徽抗洪搶險一線的平民英雄
2020年07月24日22:23

原標題:一曲蕩氣迴腸的凡人歌——記安徽抗洪搶險一線的平民英雄

  新華社合肥7月24日電 題:一曲蕩氣迴腸的凡人歌——記安徽抗洪搶險一線的平民英雄

  新華社記者

  哪有什麼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此時此刻,安徽抗洪搶險一線,無數平民英雄從四面八方向災情最重之處會聚,他們挺身而出,點亮風口浪尖里最奪目的一束光。

迎著洪流“逆行”

  70歲的王啟干再次駕起了擺渡船。

  他的家鄉在安慶市海口鎮培文村,村子被長江及其支流環繞,擺渡船曾是連接外界的唯一通道。從1979年開始,王啟干當起擺渡人。後來,村里與外面通了路,擺渡“生意”越來越少,2017年,王啟干正式“退休”。

  7月10日夜裡,老人接到村幹部的緊急電話——連日來強降雨讓汛情越來越緊張,通往培文村的路快被淹了,急需重啟擺渡船。“只要船是好的,發動機沒壞,我就沒問題!”王啟干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十餘天來,他的擺渡船在洪水中劈波斬浪,轉移群眾超過1500人,當地防汛急需的糧食、水、柴油等物資也靠著這條船得以及時到位。

  洪水中,“逆行”的身影卻並不罕見。

  合肥市蜀山區自行車廠宿舍,18日一早,洪水來襲。在小區門口開小賣部的黃德發成為這場暴雨中的“關鍵先生”。

  清晨4點半,他被急促的雨聲吵醒,“出門一看,雨水直往下倒!”往年難見的雨勢讓他警覺:這個老舊小區地勢低,排水不暢,一旦雨勢過大,容易造成積水。

  於是他趕緊起床,挨家挨戶敲門通知轉移。小區一共8棟宿舍樓,他氣喘吁吁跑完4棟,雨水便從四面八方湧進來。

  老黃乾脆脫掉上衣,在齊腰深的水中繼續與時間賽跑,終於在聞訊而來的社區幹部、消防救援人員幫助下,疏散了危險地區的住戶。直到嘴唇被凍得發白,筋疲力盡的他被人架回店裡,大家才發現,老黃光顧著疏散鄰居,自己的小店被淹在了水裡。

用腳步“丈量”大堤

  第一次看到江面那麼寬,第一次發現江堤那麼長……對於當塗縣勝平村19歲的女生丁吉容來說,這些初體驗都是用腳步“丈量”出來的。

  村邊的黃池河是當地防汛的主戰場。高考結束後,丁吉容主動報名參加巡堤查險。雖然巡查路線只有短短1公里,但要在泥濘的大堤坡面來來回回走上一整天。

  “保堤護家也是一場考試,我想拿高分。”她說。

  13年後,淮河王家壩閘再次開閘泄洪,牽動起30公裡外阜南縣城59歲居民李振榮的心。

  幾天前,她騎著電動車趕來了。考慮到年紀,當地誌願者並未答應她參加一線搶險的請求,她便加入巡堤隊。“水位一天不退,我一天不走。”匆匆吃了一碗泡麵後,她舉起傘,走進雨中。

  安徽省華陽河農場的一批“娘子軍”,如今堅守在長江同馬大堤上。她們因廣場舞結緣,如今收起扇子,提起棍子,一字排開拉網式巡查,成為大堤上一道靚麗的風景。

  巢湖汛情告急,廬江縣白湖鎮吳渡村88歲的村民陳緒春執意要上“戰場”,被勸著撤離後,他的女兒代替父親,出現在圩堤上。

  大江南北、淮河兩岸,大堤的長度決定前行的腳步。

肩並肩的守望

  19日下午,六安市固鎮鎮洪水兇猛。一群20多歲的女生被洪水圍困。

  她們撤離到樓層高處,看見了前來搜救的船隻,卻不呼救。“救援船數量太少,鎮里還有不少人家快要沒頂了,我們暫時安全,也年輕,扛得住。”其中一位名叫時生錦的女生說。

  整整48個小時,忍著饑餓和害怕,看著樓下救援船隻來來回回。直到21日下午,群眾基本轉移完畢,女孩們才跟隨救援船轉移到安置點,驚魂未定的她們又立刻投入到為受災群眾分發食物和水的工作中去。

  越是第一線,越能感受到守望的力量。

  開飯店的範紅霞成為懷寧縣平山鎮勝天圩搶險現場大夥兒公認的“後勤部長”。這裏每天近80人吃住在堤上,範紅霞主動請纓,“掌勺”一日三頓的工作餐。她繫上圍裙,借用村民家的灶台大展身手,很快,堤上飄起飯菜香,“這都是力所能及的小事。”她說。

  在讀博士周芷帆看到肥西縣三河鎮居民因災緊急轉移的消息,早早地到達安置點,加入誌願服務隊,足足一夜整理分發物資,未曾闔眼。家鄉湖南也在遭遇洪災,她在離家700公裡外的地方感受到了一種“共情”,“共飲長江水,我們都是一家人。”

  23日13時許,開閘泄洪超過76小時之後,王家壩閘緩緩關閉,淮河水暫停流向蒙窪蓄洪區,這塊180餘平方公里的土地進洪約3.75億立方米。為上遊減壓,為中遊緩險,保下遊安全,19.5萬蒙窪父老鄉親舍小家為大家。

  洪水中,這曲凡人歌蕩氣迴腸。(記者陳諾、汪奧娜、張紫贇、董雪、陳尚營、朱青、周暢、王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