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善言:「工作上希望試到更多『女人一點』的事」
2020年07月24日06:00

冷艷、倔強、男仔頭……統統都是外間加在談善言身上的形容詞,連她自己都一臉問號:「係囉,點解會咁?」有說「女人是水做」,大抵談善言不過像水一樣流動、多變,真實的她可是一枚少女。

大題「少女之轉化」的真實對話版本是「其實我是由少女轉化而成」,從談善言(阿談)的嘴巴吐出,說罷我倆相視而笑,成了這次對話的精結。

笑點在哪?在於阿談一向與「少女」一詞沾不上邊,上網搜尋「談善言」,報道離不開說她感覺冷艷,有一份男生的倔強與味道,以上形容不盡然是錯,但肯定不是阿談的全部。「遇到怎樣的男生我會心裡卜卜跳?唔……他一定是像漫畫中的男生。(又高又瘦又白又眼大大的那種?!)哈哈,小時候看少女漫畫太多,所以對這種男生有著憧憬,其實我都是由少女轉化而成呢!」望著這次為《嘉兒》拍攝的照片,阿談也不禁嘆到:「怎麼我總是拍出剛強味來!」

她自言個性雖然有點像《打天下》的角色莊惠般橫衝直撞、固執,但正確來說自己性格飄忽,可以好細膽,有時甚至像個小朋友,喜歡慵懶,要有目標才會執意前行。「除非工作需要,否則我不是那種會對事事感興趣,愛學這學那的人,其實我好懶,要人踢先會郁。」她真的很坦白(笑)。

被外界設下了一個既定印象,對演員來說某程度是障礙。「我時常會感到迷惘,怕自己被定型,幸好有Sammy這個角色出現,展現了我柔弱、內斂的一臉,而觀眾又甚為受落。」這經驗,除了奠定阿談有一定可塑性,也增強了她的自信。

30宣言:我要繼續做演員。

曾經暗地跟自己承諾,如果30歲前於演戲方面沒有進步、熱誠,她就會抽身離去。今年踏入30歲(《嘉兒》今年也是30歲啊!),她給了自己堅定的答案,繼續往演員之路努力。是甚麼時候讓她認定了方向?似乎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從《點五步》的迷惘,到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阿談一直在自我懷疑中度過,於是她決定繼續嘗試,最終在不同角色所給予的新衝擊、經歷與成長中,找到當演員的樂趣及意義。「如莊惠這角色,原來真的可以感動人,當時有小學生、運動員寫信給我,說莊惠不放棄的心鼓勵到他們,一字一句都震撼了我,原來我可以帶來這種影響力,令我想演下去。」

演戲為別人帶來力量,阿談亦有所得著。她就像你和我,要做好一件事時除了專注與努力,期間也要不斷摸索。我們都曾因為別人、環境懷疑自己,催生沒有必要的擔心,然而只要踏出第一步,嘗試多了,自會對事情,甚至自己了解更多。「一開始我不知道自己在演戲上有何特色,亦不知如何接受自己,發現有缺點嗎?就將之撥開,一味向理想形象衝……演戲的過程讓我明白到人有缺點不全然是壞事,因為人無完美,我們要學會接受這些缺點,甚至利用它投放到角色上,令角色更有人性更立體,這樣有血有肉的人才會令人信服。」我們都喜歡看到角色在缺失時可以跨過、學會成長,阿談懂得執著這一點,難怪早就被行內人看好。

期待一個 由我非演不可的角色

深怕令別人失望,然而作為演員又當然地想被看好,阿談唯有一直努力改善自己的心理質素,從只會專注自己內心,到明白演戲也講求與對手互動,

開始將心神放到其他演員的一舉一動上,讓自己的演出更流暢與傳神,當這種心態套用到人生,自己也變得更有同理心了。「所以就是說演戲讓我有很多領悟,希望未來有一個角色非由我演繹不可,即好比『東方不敗』,非要林青霞做才有味道一樣,亦希望有天我的作品可以為別人帶來生命上重大的改變,便算是對自己有交代了。」

疫情下,工作量大減,30歲生日也就這樣度過。阿談承認,曾以為30這組數字會為她的人生帶來一些大轉變,在吹蠟燭的一刻她也的確遲疑過,不過當火光熄滅,世界依舊地轉,自己仍然腳踏實地,反而是內心燃起了一種想法。「覺得是時候成長了!想要承擔更多家庭責任,開始儲錢,為未來籌劃一下;工作上希望試到更多『女人一點』的事,始終孩子氣角色不能一直演下去,我會更放膽去試不同角色。如果現在導演才找我演《非分熟女》的性感鋼管舞導師一角,我一定不會再感到疑惑。」聽說她最近正在忙於拍攝新戲,那不但是一套賀歲喜劇,更將飾演太太,帶出一場夫妻心理戰的婚姻關係,不知道會否看到阿談充滿女人味+不時嘻嘻哈哈的另一面呢

Jewellery: Pandora

Text: Daphne Wu

Photography & Art Direction: Leungmo

Styling: Mimi Kong

Makeup: German Cheung

Hair: Larry Ho @ Aveda IL COLPO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