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戚、鄉鄰回憶杭州殺妻案夫婦相處細節
2020年07月26日21:59

  原標題:親戚、鄉鄰回憶杭州殺妻案夫婦相處細節

  來源:荔枝新聞

  荔枝特報記者/顧慧敏 孟煦

  7月25日,杭州警方發佈通報稱,此前備受關注的杭州女子失蹤事件是一起有預謀的故意殺人案。犯罪嫌疑人正是失蹤女子的丈夫許某某。

  這位鄉鄰印象里的“老實”人,此前媒體鏡頭裡的尋妻丈夫目前已被杭州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成長:母親早亡,父親拉扯三兄弟長大

(球山村村口)
(球山村村口)

  諸暨市安華鎮球山村依山傍水,村里人以許姓為主,鄉鄰和氣親密。

  村里老人告訴荔枝新聞,許某某的父母結婚較晚,夫婦二人婚後不久抱養了大兒子,又生下二子,許某某排行老二。弟弟許偉(化名)稱,兄弟三人一直感情很好。

  許偉8個月大的時候,母親就因病去世。那時候許某某才4歲,哥哥也不到10歲。此後,父親將三兄弟拉扯成人。

  據許偉回憶,1983年,許某某沒再讀書,外出當兵。三年後他回鄉到諸暨市一家工廠上班,由於效益一般,到了90年代初,許某某和同村人一起前往上海養殖鴨子掙錢。“我們村裡面養鴨子的人蠻多的,都是去的上海。那時候反正沒錢賺,家裡的房子都是老房子,農村裡面也沒什麼好工作,就跑到外面去了”,許偉說。

  曾和許某某同在上海養鴨的村民告訴荔枝新聞,在上海郊區,他們每個人承包一塊地搞養殖。平時主要賣鴨蛋賺錢,“養得好的話,比一般打工都好,賺得多,但鴨子有毛病的話,也就虧掉了”。

  許偉記得,哥哥許某某在上海待了十多年才回來浙江,然後在杭州再婚並定居。每年除了節假日和偶爾幾次,許某某並不常回諸暨,兄弟倆總是各忙各的,沒什麼事情就很少聯繫,來往的也並不頻繁。

  許家附近的鄉鄰們這些年也不常見許某某,但普遍對他印象不錯。看著他長大的村民說從來沒聽說過他和誰吵過架,在隔壁霞麗村還有一些年紀相仿的朋友。今年6月,還有村民見到回來參加侄子訂婚儀式的許某某,簡單地打了招呼。“這裏對他印象壞的人,真的沒有,”鄉鄰們說。

  婚姻:早已相識,各自離婚後重組家庭

  許偉並不清楚哥哥具體的感情經曆,但據他回憶,許某某和前妻離婚前育有一子,夫妻曾一道來過村里,但見面寥寥。而他第一次知道第二任嫂子來某某是在2007年,許某某正式將來某某帶到村里來,給家裡人做了介紹,許偉表示,來某某也曾經有過一段婚姻,並育有一女。

  來某某前公公餘海(化名)告訴荔枝新聞,許某某和來某某家早年就認識,還租過來某某家在杭州章家壩的一間門面房做些小生意。餘海表示,兩人結婚前許某某曾以要去上海養鴨為由向來某某借過錢。

  許來二人最終分別離婚並重組家庭育有一女。婚後,在外人眼裡,二人很般配,感情也和睦。

  許某某的弟媳周霞(化名)說,每年春節哥嫂一家回來,他們看著覺得關係是很好的,也沒鬧過什麼矛盾。 球山村的鄉鄰們說,每到過年、冬至等節日,許某某和來某某一家三口都會回到村里來,來來往往,夫妻二人的感情看起來很不錯。他們對得體的來某某印象很深。“他(許某某)很好的,妻子是杭州人也很漂亮,穿得也樸素,不是那種奇奇怪怪的,妝也畫得淡淡的,兩個人感情看起來蠻好的。”

  悲劇:殘忍殺妻,作案動機仍待詳解

(7月25日 杭州警方召開新聞通氣會)
(7月25日 杭州警方召開新聞通氣會)

  據杭州警方通報,許某某於7月23日供述稱,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對受害人來某某產生不滿,7月5日淩晨,在家中趁來某某熟睡之際將其殺死,分屍後分散拋棄。

  此前,他曾面對媒體鏡頭,佯裝無事,冷靜陳述妻子離奇失蹤,毫無線索。7月15日,來某某失蹤第10天,許某某第一次接受媒體採訪。他稱事發當天淩晨5點半,他醒來發現妻子不見時並沒在意,因為覺得“很正常,可能是出去了”。7月17日,許某某又告訴媒體,妻子失蹤他也“想不通”。“按她的智商老實說,她一個人肯定是出不去的”他這樣分析。

  7月18日,得知嫂子失蹤的許偉夫婦曾趕往杭州與哥哥簡短的見過一面,那也是兄弟倆最近的一次聯繫。當時,失蹤案件還沒有什麼進展,警方仍在搜查,許某某也只是告知他們嫂子在7月5日淩晨突然不見,並沒有什麼異常表現,他們也沒多想。許偉夫婦告訴荔枝新聞,當天,他們還見到了從台州趕來的許某某大兒子。平日裡,他們和這個侄子很少有機會見面。

  據《中國新聞週刊》,7月19日,許某某還曾對妻子的親戚說過“找不著(來某某)就不用找了,出去玩幾天,可能就回來了”。

  直到7月23日,撲朔迷離的失蹤事件終於有了重大突破。根據當天杭州警方的通報,失蹤數日的來某某確認遇害,其丈夫許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警方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怎麼想都想不通”,許偉說。妻子周霞告訴荔枝新聞,許偉那天晚上一夜沒睡。24日早上,他們接到了來自各路親戚的詢問電話。

  但這則確認遇害的消息對來女士親屬的打擊顯然更大。24日上午11時,荔枝新聞記者在事發小區看到,從蕭山趕來的來家親戚們集中在小區東門旁的下水道邊痛哭,情緒幾近崩潰。

  同住一個小區的餘海告訴荔枝新聞,曾聽孫女(來某某的大女兒)抱怨過,許某 熱衷炒股,新房子裝修還要貸不少款。

  許某某的弟弟許偉告訴荔枝新聞,嫂子的大女兒還是十多年前,許某某在上海養鴨子的時候見過一次,如今早已認不出。因為擔心小侄女,也曾在事發後想過將孩子帶回諸暨,但是自小在杭州長大的小侄女也不太願意。

  25日警方通報發佈後,荔枝新聞記者曾試圖聯繫來某某的親屬,但他們均不願意再多談此事。

  出事前,許某某回諸暨不是過年過節,就是去探望關係親密、年屆八旬的舅舅。許偉說,消息還沒敢和舅舅說,怕他承受不了打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