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當世界停下腳步,他們風雨無阻
2020年07月27日10:06

原標題:通訊:當世界停下腳步,他們風雨無阻

  新華社北京7月27日電 通訊:當世界停下腳步,他們風雨無阻

  新華社記者

  穿著各色工裝,帶著保溫箱,騎著自行車或摩托,穿梭在大街小巷——如果要評選能代表2020年的形象,他們值得上榜。

  當新冠疫情對全球不斷按下“暫停鍵”,各地外賣、快遞員們的存在緩解了多少人的狼狽與無助。奔忙之中,他們也經曆了很多暖心或驚心的時刻。

  “這是為你點的”

  在俄羅斯,3月底開始實行居家隔離政策時,配送員職位缺口較一個月前增加20%;在整個拉美地區,疫情暴發以來,快遞業務增長了30%。

  “以前我每天跑35到40公里,現在每天大概跑65到70公里,有時候要80公里。”巴西快遞小哥西塞羅說。

  他們的不易收穫了人們的理解,有時還會收穫“驚喜”。

  有一次,里約熱內盧外賣員克勞迪奧剛從餐廳取餐出來,突然接到客戶發來的短信:“晚上好!不用送來了,這份飯是我專門為你點的,送給這麼晚還在工作的你,希望你喜歡!”

  “戰鬥民族”表達感謝的方式似乎更“硬核”。7月5日,俄羅斯多家企業在莫斯科圖利斯卡婭地鐵站附近豎立起一座雕像,致敬在疫情期間奔波的配送員。雕像上銘文刻著,“獻給那些讓居家隔離變成可能的人”。

  客戶竟是確診患者

  疫情期間,外賣、快遞行業也面臨更大職業風險。

  巴西累計新冠確診病例已近240萬例,僅次於美國,位列全球第二。由於巴西採取輕症患者在家隔離的措施,外賣員很有可能與感染者直接接觸。

  雷爾利森·羅德里格斯在送餐時經曆過這樣的“驚魂一刻”。因門房不願代收,他只能上樓送到客戶家中。孰料,這名客戶是確診患者。“竟然是他本人開門收貨,這確實讓我有點害怕。”羅德里格斯說。

  中國外賣員高治曉登上美國《時代》週刊封面,折射出外賣快遞員對中國社會抗疫工作所做出的貢獻。

  有一個訂單讓高治曉印象很深——要將一根數據線送到一個新冠治療定點醫院,對方是正在接受治療的確診患者,之前不少外賣員接單後因為有顧慮又取消了。

  他說:“一想到他接下來得多麼無聊和無助,我就硬著頭皮買了數據線送去。在線對話中,他很感謝我。那時候,我也覺得挺溫暖的。”

  “至少還能有收入”

  疫情衝擊下,外賣、快遞行業給不少人提供了生計,但工作量激增也是他們難以迴避的現狀。

  “為了妻子和剛出生不久的女兒,我必須去工作。”巴西快遞小哥西塞羅說,疫情暴發以來,自己一週7天不休息,每天都要工作超過12小時,但由於當地快遞平台壓價,他的收入並沒能增加。

  塔米來自菲律賓,在意大利生活,曾是一名餐廳服務生。疫情來襲,餐廳關門,他轉行幹起外賣。“外賣員需要隨時在線,很累,但至少還能有收入。”

  半路出家,他必須付出更多努力。“數著門牌號從街的這頭走到那頭還沒找到送餐地址,那個時候最絕望。”塔米回憶說。於是,他一有時間就研究地圖,現在對所在區域的大街小巷已非常熟悉。

  受俄羅斯居家隔離政策影響,列夫·列昂諾夫無法繼續原來的工作,今年4月加入一個網絡配送平台,當上送貨員。

  “訂單很多,沒時間休息,週末也要工作。”列昂諾夫說,雖然很辛苦,但他每月可以賺約5萬盧布(約合4930元人民幣)。

  相比之下,意大利大學生盧卡選擇兼職送餐的理由比較特別——出門透口氣。

  在意大利實施全國“封城”期間,外出送餐成了他每天出門的“合法”理由。“每天騎車送餐可以鍛鍊身體,還能賺生活費,一舉兩得。”盧卡說。

  2020年,普通工作者對全球抗疫的貢獻值得書寫。正如高治曉所說,“(登上《時代》週刊封面)並不是認可我一個人,而是對在疫情期間默默堅守的社會各行各業的一個共同認可,包括保安、保潔、社區工作者、民警、一線醫護人員等”。(參與記者:趙焱、陳威華、李潔、張驍、何晨陽、謝建雯、曹檳)(完)

【糾錯】責任編輯: 施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