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這處“慵懶”的古鎮,藏著漁樵耕讀的舊時光
2020年07月28日14:02

原標題:浙江這處“慵懶”的古鎮,藏著漁樵耕讀的舊時光

中新網蘭溪7月28日電(記者 奚金燕)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座古鎮。小橋流水人家,如詩如夢如畫。在江南“古鎮圈”中,有一座偏安於浙江蘭溪的千年古鎮,遺世而獨立,在歲月的流淌中那石板橋、那青磚路、那飛簷翹角依然如昨,不改本色,一切都仿若停留在舊時光里。

  這座古鎮名喚遊埠,在繁華的水運年代曾是“錢塘江上遊第一埠”。在快節奏的工作日,享用一杯咖啡的時間已是難得,而在遊埠古鎮,當地人常常是用一杯早茶,打發一整個早上。在這裏,時光是慵懶的,歲月是愜意的,因此遊埠古鎮也被網友稱為浙江最“慵懶”的古鎮。此刻,不妨跟著小編,一起感受下遊埠古鎮的“十二時辰”。

卯時:淩晨5點~早晨7點

  遊埠人的一天從一杯早茶開始。夏日的淩晨,當許多人還在睡夢中,遊埠古鎮已經甦醒了。古鎮上有一條青磚黑瓦的老街,被稱為“江南第一早茶街”,長約500米,兩側儘是茶館。天未亮,茶館老闆就早早將整排老木頭門板拆下來鋪在屋簷下,拉上幾張板凳,等待來人開桌。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古鎮,青磚黛瓦間,嫋嫋炊煙溫柔地升起,老街漸漸人聲鼎沸。老茶客們從四面八方趕來,剛一坐下,老闆立即提著長嘴茶壺過來,將滾燙的熱水倒入白瓷杯中,在茶葉間漾開一朵水花,綠茶的芬芳瞬間蒸騰而上——新的一天開始了。

  相比精緻的廣式早茶,遊埠的早茶充滿著農耕氣息,就像是兒時父親常喝的,濃厚且質樸。待到茶入口,略苦澀,其實對當地茶客來說,並不是早茶有多好喝,而是享受喝早茶的時光。這裏的茶客大都是上了年紀的農民,從方圓十里趕來,一杯茶,一塊錢,可以吃上一晌午。或敘談農事、家事,或獨自喝茶品茗,到八九點鍾,老茶客們才漸漸散去開始一天的勞作。

  早茶街的由來已久。據考證,早在唐初時,遊埠就建有碼頭,往來商船在此休息作業,是浙贛閩皖交界處重要的農副產品集散交易地、商埠重鎮,被譽為“錢塘江上遊第一埠”,遊埠的名字也因此而來。

  為等待往來商船,古時的人們黎明時分就雲集到各個埠頭邊的茶館里喝茶聊天,尋找商機、交流感情,船工們都是干體力活的,需要一些吃得快又油膩耐餓的食物,就著粗茶搭配,解渴又去油膩;而商人們需要一些方便攜帶的糕餅類食物帶身上出門,所以不斷髮展下來,小吃種類越來越多,像雞子粿、炒米粉、湯圓、酥餅、土糕餅等幾十種美食成為了埠頭茶館的常見小吃。

  在這裏,你可以點一杯茶,喝一上午,聽一聽鄉親道家長裡短,或者沿著老街漫步,數一數古鎮的年輪,觸摸歲月的痕跡,沒有人會說你虛度了時光。因為在這裏,光陰就是用來慢慢過的。

未時:下午1點~3點

  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這在遊埠古鎮得到了充分的詮釋。在這裏,你可以看到最質樸的市井生活,盡顯人生百態。

  下午時分,烈日當頭,老街上的“六指頭”酥餅一個接一個新鮮出爐,這裏是許多外地遊客必來嚐鮮的打卡點。今年63歲的柳曆清因從小左手上有六個指頭,因其姓“柳”又與“六”諧音,所以鎮上的人就叫他做“六指頭師傅”。他做酥餅已近40年,起面、揉麵、擀面、潑油、剁餡,每道工序,都爛熟於心。剛出爐的酥餅,手心大小,被烘烤得油光光,黃澄澄的,咬下一口鹹鮮陳香,久不能忘懷。

  一直以來,柳師傅堅持古法手作的酥餅受本地居民和外地遊客的喜愛,一天就能賣出兩千多個。“大家喜歡我就會一直做下去,到做不動為止。”柳師傅說,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把這道傳統小吃傳承下去,讓更多人品嚐到。

  除了老手藝,遊埠古鎮的一切都彷彿是過去的模樣:古橋、石階、花燈、牌坊……無論是風貌還是格局仍較完整地保留著。橫貫鎮內的遊埠溪上有清代所建的“永濟橋”“永福橋”“永安橋”“太平橋”“潦溪橋”,人稱“五馬歸槽”,堪稱一絕。

  站在高高的石拱橋上,靜靜地佇立。看遠處,水邊人家嫋嫋升起炊煙;看近處,女子在埠頭搗衣,橋下漾起了微微漣漪……在這個小鎮中,一切事物都顯得慵懶和與世無爭,心境也格外放鬆。

酉時:下午 5點 ~ 7點

  日暮西下,陽光溫柔地散落在黛瓦黑牆間,勾勒出古鎮優美的輪廓。除了早茶和酥餅,古鎮還藏著許多“寶藏”鋪子,如協通大當鋪、祝裕隆棉布號等商號,甚至還能尋找到一些正在漸行漸遠的老行當,如製秤、打鐵、烙畫、篾編製作等,將記憶一下子帶回來到了那個物資匱乏的遙遠年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此刻,老手藝人都已紛紛準備打烊,結束一天的辛勞。

  沿著街頭,繼續前行,遠遠的就聞到了醬香味,走近一看是一家醬坊,木製的大門,正中一塊牌匾寫著“遊埠醬坊”四個大字。舊時遊埠溪兩岸,曾彙集著醬、酒、染三缸和豆腐、糖、油、炒、磨五坊。“三缸五坊”的生意,在這裏最為興盛。步入醬坊,寬闊的大曬場整齊地擺著一百多口千斤缸,彷彿訴說著這裏昔日生意的興隆景象。如今,幾位年輕人傳承著這一古老的手藝,借助時興的電商讓醬油香飄更遠。

  隨著時代的發展,遊埠古鎮也並非儘是“舊時光”,如今亦呈現出了諸多“新景象”。前些年,當地在醬油坊的對面,建起了郎靜山紀念館。遊埠鎮是中國第一代攝影記者、中國攝影學會創辦人郎靜山的故鄉。郎靜山紀念館二樓是古董相機展覽館,這裏收藏了近300多台古董相機,包括間諜相機、戰地相機和不少難得一見的藏品。其中,鎮館之寶是一台由英國倫敦露斯於1910年生產的超大型平板皮腔“漢頓斯”相機,長寬高分別為2.18*0.9*1.2米。

亥時:晚上9點 ~ 11點

  夜漸漸深了,小鎮漸漸歸於沉寂。從深夜到黎明,日複一日的遊埠古鎮不僅藏著歲月溫情,亦濃縮了曆史的百轉千回。正是在這片土地上,曾上演了古鎮發展的輝煌,也曾演繹了水運的落寞。因此,生活在這裏的人也另有一分安之若素、知足向上的性情,正如柳師傅一樣,堅守著老手藝,以一顆匠心處世。

  如今隨著環境整治以及鄉村基礎設施建設,小鎮居民也過上了觸手可及的幸福小康生活,不再像以前,交通靠“走”,通訊靠“吼”。隨著越來越多遊客慕名前來打卡,遊埠在失去商埠文化後,正迎來新的發展的春天。(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