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導演心中都有個朱麗葉·比諾什
2020年07月28日17:44

原標題:每個導演心中都有個朱麗葉·比諾什

在影視作品的世界里,模糊了現實與夢幻的邊際,讓人們的生命長了3倍,也為平淡人生多了造夢的可能。

縱然時光老去,歲月不湮美人。

那些影視作品里的經典美人雖隔著時間的長河,仍然美得驚心動魄,猶如一個個無法磨滅的符號。

我愛香港電影里的美人江湖在她們的紅唇和媚眼裡。

也愛日本影視作品里的美人,氣質里藏著沖繩的風、北海道的雪。

但又有誰不愛歐美電影里的美人呢?

她們或清純、或嬌俏、或冷豔、或嫵媚,她們為不同類型的美定義,她們本身就是美。

作為日本導演是枝裕和親自執導、獲得過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的《真相》,光是有著凱瑟琳·德納芙、朱麗葉·比諾什、伊桑·霍克的演員陣容就足以讓人激動。

看完這部電影,讓我更好地感受到了法式美人的風情。

或許大多真正的法式美人並不像夢露那般美豔灼人,也不像伊麗莎白·泰勒那般風情萬種,但她們卻有著自己獨特的法式氣質:淡然、清醒又帶著一絲高貴的傲慢。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標榜人人看臉的時代,也是強調靈魂有趣的時代。

總有一些人天生麗質,美豔動人,在人世間美得不可方物。可她們懼怕容顏衰老,尤其是在這個顏值當道的時代,惶恐青春流逝。

但也有些人例外,即便面容淡雅精緻,可她們絲毫不為之所動,並不畏懼時光留在身上的傷痕。

因為時光在她們身上不是樸刀,是流水。

我們有時會把朱麗葉·比諾什暫時遺忘。

論漂亮和風情她都不是頂尖,論曝光量她微乎其微,但她卻有著自己獨特的法式氣質。

朱麗葉·比諾什與“藍白紅三部曲”

提到法國風情的象徵,許多人或許會首先想到蘇菲·瑪索和伊莎貝爾·阿佳妮。

但是冷靜和憂鬱的氣質在朱麗葉·比諾什身上猶如並蒂蓮般生長,她就如同佇立於水中的玫瑰,在時光中幽幽綻放,散發著悠悠的香氣。

在她線條優美柔和的臉上,同時呈現著感性與理性的光芒。

作為法國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演員,朱麗葉·比諾什是世界影史第一位獲得歐洲三大影展影后大滿貫的影星。

她深邃的眼神和冷靜的表演,使她顯出神秘而獨特的美感,讓人不由得去追隨她的目光。

不僅如此,她還是國內眾多影視大咖心中的女神,張曼玉、蔣雯麗、袁泉一眾實力派演員自認是她的粉絲,她來中國巡演,周迅、薑文甘當綠葉,親自掏腰包為她捧場。

大姐大劉嘉玲,更是直接在微博上放話:“讓我心跳加速的女人”。

和鞏皇同框也是不相上下

如果每個男人心裡都有個蘇菲·瑪索,那麼每個導演心中就都有個朱麗葉·比諾什。

侯孝賢為了她親赴法國拍攝,賈樟柯則公開表白想與女神合作。

能讓一眾大咖拜倒在石榴裙下,除了擁有常人所沒有的獨特氣質,當然還得具備超強的實力。

當別的明星為了博出位,在紅毯上穿大花襖的時候,她就已經是康城電影節官方海報中單獨的C位!

要知道,康城電影節創立半個多世紀以來,能以個人身份登上海報封面的不超過十人。

有人說她是有人法版梅麗爾·斯特利普,還有人說沒有朱麗葉·比諾什的電影史,是不完整的。

出道以來她飾演超過60個角色,妥妥的千面女神,以至於有人評價道: “我們很難分辨作為一個女人,何時是比諾什最美的時光。”

她是《藍白紅三部曲之藍》中,失去丈夫和孩子後的默默壓抑悲傷的堅強女子。

她是《新橋戀人》中,患有嚴重眼疾、憤世嫉俗,卻信仰愛情的邊緣者。

她是《布拉格之戀》里,為愛執著、隱忍的可愛女人。

朱麗葉·比諾什的美,沒有一絲矯揉造作、一絲精心修飾,德普叔和她合作《濃情巧克力》時,直接誇讚:“她令我著迷!”

當比諾什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有一天她告訴媽媽,自己長大後想當演員,媽媽告訴她:“演戲不是靠漂亮就行的。”

所以比諾什的臥室里沒有鏡子,她也不會過分在意自己的外表。

但朱麗葉·比諾什的童年並不幸福,甚至可以說是混亂的。

父親是一位啞劇演員、導演和雕塑家,常常和南美洲的藝術家合作,後來直接搬去了哥倫比亞生活。

母親是一位法國和波蘭混血的女演員。在她4歲時,父母離婚,並且誰都沒有承擔起撫養她的義務。

這在她幼小的心靈上留下永久的創傷,並且沒有隨著時間而癒合。

“我的童年生活很糟糕。我經曆了父母雙方的遺棄,” 她表示:“我不能承受被拋棄,所以我總是在傷得太多之前就離開了。”

後來她生活在姑媽家,又被送進寄宿學校。7歲時,她找到了自己的母親,並且開始了戲劇表演的學習。

17歲時,她進入巴黎6區的音樂學院,隨後被國家戲劇藝術學院(Conservatoire national supérieur d art dramatique)錄取。

1983年,19歲的她出演了個人首部電影《美麗的自由》。

隨著之後《家庭生活》和《情陷夜巴黎》的上映,朱麗葉·比諾什成了影壇冉冉升起的新星,甚至還以22歲的年齡被提名了當年的凱撒獎最佳女主角。

作為演技派女星,比諾什以精湛的演技取勝。

她總是通過脈脈含情的眼神以及含蓄雋永的語言,展示出人物豐富細緻的內心波折。

她最大的特點是就是,沒有特別鮮明的特點,卻有著足夠的優雅與精湛的演技。

侯孝賢如此評價:“這張臉在眾多法國美人中,絕對不算最出挑,但她卻能讓人感受到很多的新鮮。”

但除了演戲,自小就喜歡畫畫的比諾什,不僅在多部劇中展示自己的作品,還設計自己主演的多部電影的海報,並多次在巴黎舉辦個人畫展。

她對藝術領域的追求,不僅讓她所飾演的角色更加生動立體,更讓她的氣質沾染著藝術的絕美香氣。

她從來不給自己設定框架,一直不斷地挑戰自我,因為鍾情現代舞,十餘年來她堅持在世界各地表演舞台劇,舞台給了她很多自由的發展空間。

而為了在某音樂劇中挑戰歌唱,她特意去學習了好幾個月的聲樂。第一次演出就獲得滿堂喝彩。

朱麗葉·比諾什說:“我願意在對未知的不安中呼吸。”

她還將自己的情感宣泄於文字,出版詩畫集《Portrait In-Eyes》。

與其他女星喜歡在ins曬觥籌交錯的宴會不同,比諾什則更多是有著迷人笑容的生活照。

她用自身詮釋了法國女人最美好的樣子:不刻意討好誰,似乎每件事都舉重若輕走到哪都能成為一道令人心曠神怡的風景。

她具備都市感、好奇心、慈愛、優雅又富有教養,有著大家所熱愛的巴黎女人所必需的品質。

她曾身穿黑衣呼應#BlackProtest,用自身力量為防止女性被侵犯發聲。

在前段時間一眾女演員談及因年齡增長而感到不安時,比諾什則給出了治癒系的回答:“不要讓年齡變成束縛,而是要讓自己的靈魂變得更成熟,要不斷更新自己,尋找不一樣的藝術形式,豐富自己的內在。”

年華終會老去,美人終會遲暮,優雅從容的女人擁有永不褪色的美麗。

這樣的女人,即便年逾古稀,臉上皺紋叢生,也不會懼怕衰老與歲月,然後會依舊放聲大笑,挑戰一切好奇的事物吧。

正如杜拉斯在《情人》里寫道:“你年輕時很美麗,不過跟那時相比,我更喜歡現在你經曆滄桑的容顏。”

女人不同的年齡階段,都有屬於她的美。

自信,處事沉穩,獨立堅強,時刻保持一顆旺盛的好奇心,就是這個世上最好的保養品。

轉載授權請聯繫藝非凡

原標題:《她是張曼玉的女神,讓劉嘉玲心跳加速的女人,更是法國最狂野的影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