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闖入同城貨運 司機:1/3都是“假單”水有些深
2020年07月28日16:22
圖片/東方IC 網絡 受訪者提供
圖片/東方IC 網絡 受訪者提供

  來源/IT時報

  作者/IT時報記者 李蘊坤

  劇情總是如此相似,一家人原本過著平靜安詳的生活,而突如其來闖入的“惡霸”改變了一切。

  滴滴不是“惡霸”,但是業界巨擘。因為滴滴的進入,已經平靜了很長時間的同城貨運市場掀起了波瀾。

  此前,經過一番博弈之後,貨拉拉和快狗打車在同城貨運市場佔據了頭部位置。現在隨著滴滴的進入,毫無懸念地祭起“補貼+低價”大旗,這給貨運司機帶來更多選擇,市場變局正在發生。

  據悉,目前滴滴貨運在杭州、成都兩城的日單量已突破2萬單,接下來業務範圍會擴展至北上廣深等30個城市。

  一片森林里原來只有兩隻獵豹,如今來了一頭雄獅,它們會如何劃分領地呢?

  01

  司機感歎“僧多粥少”

  你見過清晨六七點的鄭州華南城嗎?普通人也許沒有,貨車司機卻習以為常。鄭州華南城坐落於河南鄭州市和新鄭市之間,是集建材、五金、汽配、摩配、生產原輔材料等多種業務於一身的批發市場。停車位在這裏是種奢侈品,街上停滿了各式各樣的客貨車,車身上貼著貨拉拉、快狗打車等同城貨運平台的字樣。一輛車開走了,下一輛便迅速“補位”。

  貨拉拉司機羅賓(化名)習慣了每天6點就出發前往華南城搶單。據他瞭解,守候在華南城的貨拉拉司機大約有500-600人。司機多、訂單少,一個訂單剛跳出來,很快就被3公里範圍內的司機搶光,羅賓說,搶到一個訂單不容易。

  羅賓告訴《IT時報》記者,平台對司機幾乎不設門檻,但要交1000元保證金和300元加盟費。作為疫情期間剛入行的新手司機,他平均每天能搶到2-3個訂單。若不算平台的抽成、會員費以及油費等成本,那他的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

  Fastdata極數發佈的《2020年中國互聯網發展趨勢報告》顯示,2019年12月的同城貨運網約車平台月活司機數中,貨拉拉28.4萬排名第一,快狗打車8.6萬位居第二。

圖源/《2020年中國互聯網發展趨勢報告》
圖源/《2020年中國互聯網發展趨勢報告》

  馬太效應顯現,頭部平台上司機面臨的競爭非常激烈,“你不接(訂單)可以,大把的人會接,”羅賓說道。他有些羨慕杭州、成都的貨運司機,因為覺得隨著滴滴貨運的進入,在平台之間競爭加劇的情況下,司機的日子會過得好一些。

  02

  “砸錢”與“暗戰”

  進入貨運市場初期,滴滴同樣延續了在乘用車市場的高補貼打法。

  以核心市場在線補貼為例,只要司機把車停在某個地區的範圍內,即使不接單也有補貼可拿,有的司機甚至將此戲稱為“吃低保”。對於貨主來說,運輸成本也降低不少,甚至一些貨物短途運輸只需1元。

  滴滴的補貼之舉,也將貨拉拉拉入“戰局”。視頻博主“大家好我是小胖”目前是杭州的一名貨拉拉司機,他告訴《IT時報》記者,自滴滴貨運上線後,貨拉拉就跟著推出了補貼。在司機端,每天完成兩單可以獲得20元、25元不等的完單獎勵,再往上還會有追加獎勵;在貨主端,也有30元抵用券之類的優惠可用。

  另外,貨拉拉在會員費上還進行了減價。貨拉拉的會員製度分三檔,以杭州為例,初級會員(249元/月)可免一單信息費,高級會員(529元/月)可免三單信息費,超級會員(749元/月)則完全不收信息費。“現在購買60天的高級會員和超級會員都會再贈送5天,以前這是沒有的。”小胖說道。

  現在來看,同城貨運車市場並未像當年網約車市場那樣,各家平台瘋狂砸錢搶市場。隨著時間的推移,滴滴貨運的補貼力度有所減弱,起步價也逐漸拉升至市場平均水平。“獎勵一天比一天少,不過訂單量確實比剛開始的時候多了不少。”在杭州從事滴滴貨運的張成(化名)告訴《IT時報》記者。

  但是,市場中的“暗戰”並未停止。張成表示,他經常在滴滴貨運上會接到假單,剛搶到的訂單隨後就被對方取消。這一個月來,取消訂單的數量約占到他已完成訂單的四成,其中有1/3都是“假單”,這讓張成感歎貨運市場“水有些深”。

  另據媒體此前報導,一位成都的貨拉拉司機想要跳槽到滴滴貨運,在參加線下培訓時,被貨拉拉方面人員拍照,將車身上的貨拉拉標識車貼換下後,這位司機被貨拉拉平台封號。

  03

  價格重要,服務更重要

  “沒有貨運平台的時候,手機上要存各種司機的電話。送一單貨起步價就要200元,有時候等車還要等一兩個小時。”杭州一位經營空調產品的貨主表示,現在通過貨運平台下單,貨車20分鐘就能趕到,運價也便宜了不少。

  對於滴滴貨運進入市場,這位貨主表示,這是好事,希望通過競爭進一步提升行業的服務水平。

  根據網經社《2019年度中國物流科技行業數據報告》,2019年同城貨運交易規模13011億元、運貨量20.3萬億噸,交易規模和運貨量較2018年分別增長7.79%和3.57%。從市場規模與貨運量上來看,同城貨運仍有較大的拓展空間。今年5月,滴滴宣佈進軍貨運行業也從側面說明了這一點。

  在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權益部蒙慧欣看來,滴滴貨運在滴滴出行App內上線“貨運”頻道,起步上就已經擁有原始積累的用戶群體,通過補貼、優惠券等方式吸引用戶或貨運司機,可以更快地切入並打開貨運市場,提高其“曝光度”。

  快狗打車總裁何鬆也承認補貼對於打開局面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他同時表示:“這個行業不是沒有經曆過補貼戰,過去幾年快狗打車和另幾個頭部玩家補貼的金額至少20個億,但最後為什麼都陸續停止了?補貼留不下用戶。補貼不是看誰先發起,而是看誰來結束。最終,留住用戶的是服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