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關注“鯤龍”AG600海上首飛 未來或用於支援海上監視及後勤補給
2020年07月29日13:04

原標題:英媒關注“鯤龍”AG600海上首飛 未來或用於支援海上監視及後勤補給

參考消息網7月29日報導 據外媒報導,中國自行研發生產的“鯤龍”AG600水陸兩棲飛機7月26日成功完成海上首飛,中國海軍未來可能使用AG600執行海上監視和後勤支援任務。

英國《簡氏防務週刊》網站7月27日發表了加布里埃爾·多明格斯的題為《中國水陸兩棲飛機AG600海上首飛》的報導,相關內容編譯如下:

中國自行研發生產的“鯤龍”AG600水陸兩棲飛機(又稱“水上飛機”)7月26日進行海上首飛,其研發方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當天在其微信公眾號上宣佈了這一消息。

該集團說,這架全長37米的水上飛機當天從山東省日照市起飛,隨後抵達該省青島附近海域,並於當地時間7月26日10時18分從海上起飛。在完成一系列既定試飛科目後,於31分鍾後返回降落在日照山字河機場,完成試飛。

此前,這架AG600於2018年10月20日在湖北省荊門漳河機場附近的一個水庫完成水上首飛,2017年12月在廣東珠海實現陸上首飛。

AG600的翼展為38.8米,是繼2016年服役的運-20軍用運輸機和2017年7月首飛的190座C919商用客機之後,中國自主設計並生產的第3款大飛機。

AG600由4台渦槳-6渦輪螺旋槳發動機提供動力,巡航速度500公里/小時,最大續航時間12小時,最大起飛重量53.5噸。

資料圖片:“鯤龍”AG600水上飛機7月26日成功完成海上首飛。(英國《簡氏防務週刊》網站)

AG600最大航程為4500公里,空中滅火作業時可在20秒內完成汲水12噸。航空工業集團說,AG600可根據用戶的需要對必要的設備進行加改裝,滿足其他特殊任務需要。

AG600可能用於民用和軍用目的。它的作用將包括海上救援、空中滅火和海洋監測行動。在最後一種情況下,海事局或中國海警可以使用這一系統。

中國海軍也可能使用AG600執行監視和後勤支援任務,尤其是在南海。在那裡,它可以提供迅速或臨時的人員和物資運送。

由於AG600可以從跑道和海上起飛,因此在南海建造的飛機跑道可以成為它的行動基地,而且該型機可以在海況合適的情況下,在面積更小的人工島上降落。

【延伸閱讀】軍情銳評:AG600水上首飛意義重大 美退約實為升級核武對抗中俄

參考消息網10月26日報導 過去的幾天中,國內外各種“猛料不斷”,先是中國國產大型水上飛機AG600“鯤龍”於10月20日在湖北成功完成首次水上試飛。之後的第二天(因當地時差影響,美國仍為10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宣佈,美國將退出美蘇於1987年簽訂的《中導條約》,無疑將重啟大國間的“導彈軍備競賽”,對國際世界的和平與穩定構成重大不利影響。

10月20日,“鯤龍”AG600在水上平穩降落。當日9時05分,國產大型水陸兩棲飛機“鯤龍”AG600在湖北荊門漳河機場成功實現水上首飛起降。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中國AG600“鯤龍”完成水上首飛意義重大

據央視報導,10月20日,被譽為中國大飛機“三兄弟”之一的中國首款大型水陸兩棲飛機AG600“鯤龍”,當天在湖北荊門漳河機場成功完成水上首飛。作為AG600總設計師的黃領才評價認為,此次試飛對於該機意義重大。他在介紹AG600進行水上首飛難度時特別提到:“由於水面是波動起伏的,會導致機身不斷地顛簸上下搖擺,專業術語稱為‘縱搖’,如果縱搖失控,飛機就會像海豚一樣上躥下跳,嚴重時會導致飛機失控紮入水中。”

此外,水上起降還給AG600帶來一系列設計難題。黃領才表示,由於水的密度是空氣的約800倍,而飛機在水上起飛時的速度和陸上起飛速度一樣,要想加速至起飛速度,飛機的阻力特性就要設計得比較好。另外飛機在水面滑行時會有大量水的噴濺,如果這種噴濺不可控的話,會對發動機、螺旋槳或機體結構帶來較大沖擊和損傷,這就對AG600機身的抗浪性能有嚴格要求,此次水上首飛成功,也是對AG600能從2米浪高的海面起飛的設計指標的完美檢驗,而在世界範圍內,能達到這一標準的水上飛機也是屈指可數。

除能滿足森林滅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外,AG600還有一個重要用途就是進行海上搜救,這對飛機能以極低的速度,在極低的高度下飛行能力要求較高,特別是對在大海中搜尋落水人員極為重要,這點在10月20日的水上首飛過程中也得到了一定檢驗,AG600在降落前曾以極低速度進行了一次低空通場。黃總師透露,AG600的下一步就是進行海上起飛和著陸試驗,在完成相關試驗後,距離投入使用的日子應是指日可待。

資料圖片:美國曾裝備的陸基版“戰斧”巡航導彈系統,後因美蘇簽署《中導條約》後撤除並銷毀。

美退出《中導條約》實為升級核武對抗中俄

據美聯社10月20日報導稱,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天正式宣佈,美國將退出美蘇於1987年簽訂的《中導條約》(下文簡稱“條約”)。另據報導,就在他宣佈美國將退出該條約的不到48小時後,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就已飛抵莫斯科與俄羅斯高官會晤,正式將這個決定告知俄方。

那麼何為《中導條約》呢?該條約全稱是《蘇聯和美國消除兩國中程和中近程導彈條約》,由美國和當時的蘇聯於1987年12月8日簽署,1988年6月1日正式生效。條約規定兩國不再保有、生產或試射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陸基巡航導彈(例如美軍陸基“戰斧”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例如美軍“潘興Ⅱ”戰術導彈、蘇聯的SS-23“蜘蛛”戰術導彈、SS-20“佩刀”彈道導彈等),以及相關的發射裝置。此外還明確要求締約方在條約生效後3年內,銷毀上述所有巡航導彈及彈道導彈。該條約得以簽署是冷戰期間的一大轉折點,令美蘇兩個超級大國持續多年的軍備競賽激烈程度有所緩和,後來還成為冷戰後國際核不擴散機製的基礎性條約。

資料圖片:美蘇簽訂《中導條約》後,按條約規定,準備進行銷毀作業的蘇聯SS-23“蜘蛛”戰術導彈曆史照片。

自“條約”於1988年正式生效30年來,美、俄大體上基本遵守了上述規定內容,但美國近年來頻繁指責俄羅斯違反條約,主要是因為自身也要發展遠程戰略武器需求,以用於對抗中俄。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10月12日報導稱,美國正在研發四種可突破俄羅斯防禦的遠程武器,美國軍方正在為與多種敵人作戰而做準備,並認為俄羅斯和中國最令其擔心。這四種武器中就包括美陸軍向洛-馬公司和雷神公司提出研發的名為“精確打擊導彈”(PrSM)的新型遠程打擊系統。

其設計指標是可以命中500公裡外的靜止目標,這比美軍現役的“陸軍戰術導彈系統”(ATACMS)的射程還要遠200公里,PrSM導彈還能搭載巡飛彈藥或集束式彈藥,打擊地面和海上移動目標,從其打擊射程明顯看出也超出了“條約”劃定的紅線範圍。除此之外,美軍還計劃研發射程為1600公里的遠程高超音速導彈,甚至在必要時可加裝戰術核彈頭。

資料圖片:美軍未來高超音速導彈設想圖。

有如此多的作戰需求,也就不奇怪美國為何著急退約了。針對美國退約,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發言人佩斯科夫10月22日警告說,美國退出該條約將讓“世界更加危險”。他還說,如果美國退出條約,俄羅斯將被迫採取反製措施以“恢復平衡”。美、俄雙方就退約事件還能有怎樣的發展,仍需人們拭目以待。(文/黃晉一)

(2018-10-26 00:11:00)

【延伸閱讀】島礁守護神!港媒盛讚AG600首飛:中國海上能力再添重器

參考消息網1月2日報導 據香港亞洲時報在線2017年12月25日報導,即便用中國的軍事標準來看,AG600也非常龐大。被稱為“鯤龍”的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聖誕節期間完成首飛,這是世界在研最大型的兩棲飛機。

報導稱,AG600翼展38.8米,有4個引擎,能運載50人,續航時間達12小時。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的AG600總設計師黃領才對官方媒體新華社說,AG600的成功首飛使得中國躋身世界少數幾個能夠開發大型兩棲飛機的國家之列。

圖為AG600大型水上飛機

報導稱,中國航空工業集團花費8年時間開發了AG600。這款飛機與波音737大小相當,可用於執行海上救援和軍事行動。AG600飛機目前已獲得17份來自中國政府部門和國內公司的訂單。AG600最大續航里程4500公里,最大起飛重量53.5噸,還可用於商業運輸。

報導援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軍事分析人士詹姆斯·查爾對英國《衛報》的話稱:“AG600續航里程有4500公里,能進行水上起降。”

報導認為,中國海上能力再添重器,是在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開始展示肌肉的背景下發生的。新華社說:“AG600是海洋與島礁的守護之神。”

報導稱,查爾對《衛報》說:“這架飛機的能力和機動性,使其成為向那些無法建設機場跑道的海洋島礁運輸物資的理想工具。”(編譯/馬丹)

(2018-01-02 00:17:00)

【延伸閱讀】國產大型水陸兩棲飛機AG600成功進行海上首飛

新華社青島7月26日電(記者蕭海川、胡喆)7月26日10時許,國產大型水陸兩棲飛機“鯤龍”AG600在山東青島團島附近海域成功實現海上首飛。這是AG600飛機繼2017年陸上首飛、2018年水上首飛之後的又一里程碑事件,也為下一步飛機進行海上科研試飛及飛機相關性能驗證奠定了基礎。

9時28分許,由機長趙生、副駕駛劉汝欽、機械師魏鵬和監控觀察員焦連躍組成的首飛機組,按預定科目駕駛AG600飛機從山東日照山字河機場滑行起飛。在空中飛行約28分鍾後,飛機抵達預定海域附近。

10時14分許,青島團島附近海域,AG600飛機逐漸降低高度。一瞬間,飛機的機腹已平穩貼著海面滑行,激起陣陣白色浪花。10時18分許,降落在海面上的AG600,完成機身回轉、調整方向,旋即重新加速、機頭上昂、騰空而起,在身後留下一道白色的航跡。

完成一系列既定試飛科目後,10時49分許,AG600飛機順利返回出發機場。伴隨著《歌唱祖國》的旋律,飛機通過歡迎水門,機長趙生報告順利完成首次海上起降科研試飛任務。

與內陸水面相比,海上起降環境更為複雜多變,飛機既要克服高鹽度潮濕環境,還要應對水體密度差異、海面波濤浪湧等新情況。此次海上首飛試驗,全面探索了海上試飛技術和試飛方法、檢驗飛機水動性能和水面操控特性、檢查飛機各系統在海洋環境中的工作情況,並收集海上飛行數據,以支撐後續相關工作。

“鯤龍”AG600是我國研製的可用於森林滅火、水上/海上救援的大型水陸兩棲飛機,具有速度快、機動性好、搜索範圍廣、搜索效率高、安全性好、裝載量大等特點。它既可在水面汲水,也可在陸地機場注水,最多載水12噸;單次投水面積4000餘平方米,一次性可救護50名遇險人員。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海面滑行。 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 攝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海上飛行。 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 攝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海面滑行。 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 攝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海面滑行。 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 攝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海面滑行。 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 攝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海上飛行。 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 攝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海面滑行。 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 攝

7月26日,機組人員在水陸兩棲飛機AG600成功進行海上首飛返回日照山字河機場後合影。 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日照山字河機場準備起飛。 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7月26日,水陸兩棲飛機AG600在日照山字河機場起飛。 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7月26日,在成功進行海上首飛返回日照山字河機場的水陸兩棲飛機AG600通過水門。 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2020-07-27 07:21:4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