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特色核心技術 投資門檻較低 醫療產業“隱形冠軍”值得挖掘
2020年07月29日06:38

原標題:掌握特色核心技術 投資門檻較低 醫療產業“隱形冠軍”值得挖掘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迅速蔓延導致各國對口罩、呼吸機、防護服等醫療物資需求暴增,而中國作為“世界工廠”雖然開足馬力,但仍供不應求。《環球時報》記者通過調查發現,生產中所需的一些關鍵零部件依賴進口是原因之一。德國《經濟週刊》認為,“疫情將成為中國生物醫療技術投資的催化劑”。但與以往專注收購海外大型醫療企業不同,由於歐美對包括醫療產業在內的“關鍵行業”收緊投資規則,近來中國投資者越來越多瞄準產業中的“隱形冠軍”。

“投資熱身”已有10年

疫情暴發加上日益老化的人口以及不斷壯大的中產階層對健康的追求,讓中國投資者越發看重生物醫療技術。

德國柏林洪堡大學醫療經濟學者羅德里格斯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生物醫療是一個巨大潛力的市場,多個機構預計2022年全球市場規模將達到3500億美元左右。中國近5年都是以兩位數增長。後疫情時代,率先複蘇的中國將在醫療器械、生物製藥、生命科技、醫療服務及診斷等領域加大投資,成為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一大支柱。“這股投資潮的‘熱身期’已有近10年,尤其是中國的國家規劃將醫療技術作為一大重點以後。”羅德里格斯稱,到海外投資已成為許多中國企業的一大選擇,這樣的案例有不少。

2018年4月,北京愛康醫療以1673萬英鎊收購了英國的JRI Orthopaedics公司,後者是世界上最早開發及生產羥基磷灰石塗層髖關節植入物的骨科公司之一。去年9月,藍帆醫療公司宣佈,以1.78億歐元收購瑞士經導管介入心臟瓣膜研發生產企業New Valve Technology 100%股權。今年4月,北京誼安醫療集團收購了德國醫療設備製造商禾珥醫療(Heyer)。德國《商報》報導稱,成立於1883年的禾珥醫療是一家專注於生產麻醉機和醫療呼吸機的領先醫療設備製造商,於2018年10月申請破產。

根據德勤會計師事務所今年4月公佈的併購報告,2019年,中國生物醫療跨境交易數量為63筆,交易金額69億美元。報告認為:“疫情為下一輪投資熱點指明了潛在方向,並且可能在今年掀起醫療和科技行業新一輪投資熱潮。”

細分市場處於領先

在今年的疫情中,中國醫療物資受到全球歡迎。但《環球時報》記者在採訪中也瞭解到,從口罩生產到裝疫苗的瓶子,一些相關的核心技術仍掌握在外國企業手中,如生產口罩熔噴布的機器的噴頭就來自德國等國家。位於德國西部波恩的機械製造商萊芬豪舍集團就是一家生產這種噴頭的企業。該公司也是全球塑料擠出技術和部件製造商中的領先者。

成立於1884年的肖特公司則是生產疫苗用玻璃瓶的著名廠家。目前全球範圍內已有100多個團隊正競相研發新冠疫苗,但疫苗用玻璃瓶僅剩2億個。肖特公司稱,目前已收到10億個疫苗瓶的訂貨需求,這是其兩年的產能。肖特公司的一名技術人員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疫苗瓶看似簡單,卻是一個高技術產品,要用專用玻璃製成,玻璃材質因疫苗主要成分而不同。而且,它必須保證耐低溫、耐磨損等。該公司已經在中國設立兩個生產基地。

至於額溫槍生產,目前所需的大部分零件都可以在中國本土生產,但溫度傳感器得從國外進口,主流產品基本採用比利時的MLX9064系列產品。由於缺貨,MLX9064傳感器在疫情中的價格也漲了數十倍。

“此類在細分市場佔據絕對領先地位的中小型企業,將成為未來中國等國投資者的關注熱點。”羅德里格斯稱,這些企業有的是具有百年以上歷史的家族企業,有的則是專注於未來技術的獨角獸或初創企業,還有的是醫療集團的一個部門。

熟悉歐美投資的漢堡華商陳日清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中國投資者具有很多優勢,比如資本雄厚,背靠中國大市場。許多財務面臨困境的企業,甚至發展較好的企業,都可能寄希望於中國市場。但他也表示,中國投資者也有“一大劣勢”。歐美國家限製中國企業投資“關鍵行業”,這也包括一些頂尖的生物醫療技術。比如,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從2018年10月開始,加強了對外國投資者在“敏感行業”涉及“關鍵技術”的收購和投資的行政審查,其中的“關鍵技術”包括生物技術和製藥。德國政府今年5月對《對外貿易和支付條例》進行修訂,嚴控非歐盟投資者收購德國醫療部門的審核門檻。根據這項新規,未來只要非歐盟投資者在德國醫療部門持股超過10%,德國政府就有權審核這項交易是否存在安全風險。這些醫療部門包括生產疫苗、藥品、防護裝備以及呼吸機等醫療器材的公司。此外,歐盟其他成員國、英國、瑞士等醫療技術較發達的國家和地區也都有收緊投資的規定或計劃。

還是要加強研發

“不過,相比西門子、強生等國際醫療技術企業,默默無聞的中小企業的投資門檻會低許多。”羅德里格斯指出,目前,正是投資這些中小企業的好時機。由於新冠疫情,許多此類企業受到影響,還有不少企業希望借助目前這股醫療技術投資熱,引資擴張。而相對其他國家,中國投資者目前狀況最好。

羅德里格斯表示,中國企業投資生物醫療技術途徑其實並不少。一是直接收購具有尖端技術的企業,可以瞄準某一類產品的“隱形冠軍”。如果這家企業經濟面臨困境,那麼接受收購的可能性就會大增。

其次,如果收購比較困難,可以改為入股。對於大企業來說,入股的股份限製比較嚴格。一些專注於醫療保健領域的中國風險資本及私募基金,近年來加強對醫療技術企業的投資入股,每年募集金額達到數百億美元。

其三,在當地投資,並與當地醫療技術企業、研究機構等合作。尤其是各地的生物科技穀具有稅收、產業孵化器、研發機構等優勢。瑞士就有位於日內瓦-洛桑、巴塞爾、蘇黎世和提契諾州的4個生物科技產業聚集區。諾華、羅氏等很多著名公司的總部均在瑞士。

羅德里格斯表示,現在,全球生物醫療科技的源頭創新依然集中在美國和歐洲。“中國企業還在依靠購買和投資來提升技術實力,這隻能作為一個過渡。中企應該以此為契機,持續加強研發,為新尖端技術鋪路。”

(環球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