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四大科技巨頭CEO聽證會:兩黨議員炮轟5小時(實錄)
2020年07月30日09:40

  北京時間7月30日上午消息,Facebook CEO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Alphabet 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和AppleCEO蒂姆·庫克(Tim Cook)於美國當地時間週三出席了美國國會眾議院反壟斷子委員會的聽證會,在國會議員的炮轟下回答了關於反壟斷、隱私保護和平台偏見等一系列問題。以下為聽證會主要內容實錄:

  民主黨人指責壟斷行為

  委員會中的民主黨人迅速將矛頭指向了壟斷問題。他們引用從科技公司內部獲得文件,稱這些文件證明了這些公司的壟斷行為。

  反壟斷子委員會主席、眾議員大衛·西西林(David Cicilline)盤問Google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要求瞭解Google如何將流量導入至自己的搜索頁面和產品中。紐約州眾議員傑羅爾德·納德勒(Jerrold Nadler)向Facebook CEO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詢問他撰寫的電子郵件,這份郵件聲稱在被Facebook收購之前Instagram是Facebook一個潛在的顛覆性競爭對手。佐治亞州眾議員漢克·約翰遜(Hank Johnson)一再詢問AppleCEO蒂姆·庫克(Tim Cook),要求他回答Apple是否在應用商店中對應用開發者有不公平行為。

  在回答這些問題時,CEO們大多選擇了迴避,聲稱不知道被提問的文件或互動的細節。

  西西林主導對美國科技巨頭的調查已經有1年多時間。他在聽證會開始時猛烈抨擊這些公司,稱它們的主導地位損害了市場經濟,讓消費者別無選擇,只能使用它們的產品。

  來自羅德島州的民主黨人西西林在開庭陳詞中說:“在這些公司中,任何一家做出的任何一項舉動都會對我們中的數億人產生深遠而持久的影響。簡單來說,它們掌握了太大的權力。”

  西西林掌控著聽證會的整體流程,包括議員們可以提多少輪問題。這意味著他可以延長提問時間,而不止是5分鐘,從而挖掘出更多的信息。

  西西林曾是普羅維登斯的市長,目前擔任反壟斷子委員會的民主黨領袖,是科技平台最主要的反對者。在一年多的時間里,他的團隊主導著調查,進行了數百個小時的採訪,收集了130萬份文件。該團隊的成員目前包括法律學者莉娜·汗(Lina Khan)和菲利普·貝倫布洛克(Phillip Berenboick)。前者是一名法律學者,撰寫過一份關於亞馬遜影響力的法律評論報告。後者曾擔任消費者組織“公共知識”的政策負責人。

  近幾個月,西西林花了很多時間與相關企業溝通,確保它們的CEO會參加聽證會。這個過程並不順暢。當委員會要求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出席發表證詞時,亞馬遜沒有直接做出回應。最終,西西林威脅要向貝索斯發出傳票,迫使貝索斯最終出席。

  西西林週三表示:“我們的立國者不會向國王低頭,我們也不應該向互聯網經濟的帝王們低頭。”

  共和黨人專注於平台的偏見

  共和黨人花了很多時間繞開反壟斷問題,轉而詢問這些公司在中國的活動,以及有關這些公司打壓保守派聲音的傳聞。

  俄亥俄州眾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是司法委員會的共和黨領袖。他在開場講話中列舉了共和黨官員因為平台規則而受限的多起事件。(不過他也沒有提到,保守派的刊物和人物常常出現在Facebook和其他平台的顯眼位置。)他隨後詢問皮查伊,Google是否會努力幫助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

  在共和黨人中,關於科技平台歧視保守派的說法一直在流傳,但在很大程度上並沒有得到過任何證實。美國總統特朗普、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喬丹,以及德克薩斯州參議員泰德·科魯茲(Ted Cruz)等人都對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故意弱化或刪除平台上保守派的聲音表示了擔憂。

  這種懷疑源於這樣的事實,即矽谷由傾向自由派的勞動者主導。2018年11月,Facebook刪除了來自反墮胎組織的一條廣告,廣告內容是對田納西州共和黨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表示支援。Facebook表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廣告中的一張圖片似乎違反了社區規定。這些事件令人們懷疑,Facebook等平台會對保守派的內容進行審查。

  特朗普最近發佈行政令,對有利於互聯網公司的避風港條款作出限製,報復這種所謂的偏見。當時5月下旬,Twitter將特朗普發出的一系列消息貼上了錯誤信息標籤。

  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向Google詢問另一起事件,即在員工提出擔憂之後,Google決定放棄美國國防部的項目。

  對於反壟斷問題,共和黨人對更嚴格的監管持謹慎態度。

  威斯康星州共和黨眾議員詹姆斯·森森布倫納(James Sensenbrenner)說:“大公司本質上並不壞。”科羅拉多州共和黨眾議員肯·巴克(Ken Buck)也表示:“我們的證人從宿舍、車庫里誕生了創業的想法,你們有成功的自由。我不認為大是一件壞事,事實上,大往往是一股向善的力量。”

  議員們提出最多的問題

  美國媒體統計了CEO們被問到問題的數量,以瞭解哪家公司CEO受到了最大的壓力。結果顯示,朱克伯格被問到62個問題,貝索斯被問到59個問題,庫克被問到35個問題,皮查伊被問到61個問題。

  對Google的問題集中在搜索引擎和美國國防部合作

  眾議員瓦爾·德明斯(Val Demings)向GoogleCEO桑達爾·皮查伊詢問關於用戶數據和隱私的問題。德明斯:“儘管Google在2007年時不得不關注用戶隱私,但到2016年,Google就不需要這麼做。你是否認為,導致這樣的變化的是因為Google獲得了巨大的市場力量?”皮查伊:“這是個重要問題,我可以嚐試解釋。你知道,今天我們已經讓用戶很方便地掌控自己的數據。我們簡化了設置,他們可以打開或關閉個性化廣告。我們已將大部分設置合併到3個分組中。我們提醒用戶進行隱私檢查,一次就提醒了10億用戶。”

  德明斯:“我對DoubleClick的情況感到擔心,這是否是更大模式的一部分,即Google收購公司只是為了監控美國人。而由於Google的主導地位,用戶別無選擇只能接受。Google收集的用戶數據越多,Google能賺到的錢就越多。更多的用戶數據意味著更多的錢,是否如此?”皮查伊:“一般來說,事實並非如此。我們今天收集的大部分數據都是為了幫助用戶。”

  皮查伊被問到很多激進的問題。考慮到他1年前已經出席過聽證會,並且也是週三出席作證的企業高管中最低調的,這樣的狀況有些奇怪。提問關於Google的搜索引擎,以及Google在員工表示抗議後決定退出美國國防部的項目。

  反壟斷子委員會主席西西林指責Google屏蔽其他網站的內容,將用戶限製在Google“帶圍牆的花園里”,以便從廣告業務中賺到更多利潤。他說:“在我看來,證據非常清晰。隨著Google成為訪問互聯網的門戶,公司開始濫用市場地位,利用對網絡流量的監控來識別競爭威脅,打擊競爭對手。”

  皮查伊否認了這種說法,並回到了Google的溝通要點上,即Google在很多特定市場都有競爭對手,例如購物領域的亞馬遜。他還表示,Google的大部分搜索結果都沒有展示廣告,而突出顯示用戶查詢問題的答案符合用戶的最佳利益。根據在線研究公司StatCounter的數據,Google搜索在全球市場的份額達到92%。

  由於Google佔據了主導地位,因此其他網站都嚴重依賴Google搜索引擎獲得流量。近年來,Google開始更多地利用搜索結果的頂部位置,在關於本地企業、航班和酒店的查詢中提供自己的信息。這激怒了其他網站,因為隨著Google開始展示這些信息,其他網站的流量出現滑坡。

  共和黨人則將關注重點放在Google與美國國防部的關繫上。Google此前退出了與五角大樓的技術合作,雙方合作的系統可以分析無人機拍攝的畫面,識別特定物體,例如建築物、車輛和人。對於與軍方的合作,Google的員工表示了強烈抗議。

  委員會中的兩名共和黨人肯·巴克和馬特·蓋茨質疑,Google為何要退出與國防部的合作,同時仍在中國運營著一個人工智能實驗室。皮查伊否認了他們的指控,並指出Google仍與美國軍方有合作關係,包括與國防部合作的信息安全項目。

  議員稱文件顯示Facebook試圖消除“競爭威脅”

  反壟斷子委員會表示,在對Facebook、Google、亞馬遜和Apple的影響力進行調查的13個月過程中,委員會收集了130萬份文件。在聽證會上,議員開始展示其中的一些文件。

  多份文件涉及Facebook及其CEO馬克·朱克伯格收購照片分享應用Instagram的意圖,即通過收購來打消競爭威脅。2012年,Facebook以大約10億美元現金加股票的價格收購了Instagram。

  在這些文件中,朱克伯格向Instagram聯合創始人凱文·希斯特羅姆(Kevin Systrom)施壓,要求他接受Facebook最初提出的5億美元收購要約。在其他一些郵件中,朱克伯格明確指出,Instagram是一個需要應對的“競爭威脅”。

  威斯康星州共和黨眾議員吉姆·森森布倫納在聽證會上表示,這些文件證明Facebook將Instagram視為“一個強大的威脅,可能導致Facebook的業務流失。而Facebook沒有嚐試與Instagram競爭,而是直接收購了這家公司。”

  對此朱克伯格表示,雖然事後看來Instagram肯定會成功,但在收購時距離這樣的成績還有很遠。當時Instagram有很多競爭對手,包括現在已經倒閉的Path等創業公司。

  朱克伯格說:“這次收購非常成功,不僅是因為創始人的能力,還因為我們在基礎設施建設和推廣方面進行了大筆投資。我認為,這是個美國的成功故事。”

  庫克被質疑AppleApp Store

  在聽證會的前幾個小時中,AppleCEO蒂姆·庫克幾乎被忽略。但在最後一個小時里,他也不得不開始為自己辯護。

  首先,來自佛羅里達州和佐治亞州的民主黨眾議員瓦爾·德明斯和露西·凱伊·邁克巴斯(Lucy Kay McBath)質疑,Apple在2018年推出自己開發的同類工具後,就刪除了一些家長控制應用。美國媒體去年報導了這些應用被下架的情況。

  庫克說,Apple下架這些應用是出於隱私保護考慮,而不是為了避免競爭。邁克巴斯隨後提到了一封電子郵件。在這封郵件里,Apple高管菲爾·席勒(Phil Schiller)對一名憂心忡忡的家長說,他們目前可以選擇Apple的家長控制工具作為替代。庫克則表示,他在自己的屏幕上看不到這封郵件。

  近期,Airbnb和ClassPass因為疫情轉而開始銷售虛擬課程,而Apple則向這些公司提出了收取佣金的要求。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傑羅爾德·納德勒質問:“這難道不是在利用疫情謀利?”庫克回應稱,Apple的規定要求,銷售數字服務的公司應該向Apple支付佣金,但Apple正在與因為疫情而被迫調整業務的公司合作。

  Apple本週表示,仍在與Airbnb和ClassPass就費用標準進行談判。接近ClassPass的消息人士透露,本月早些時候,ClassPass選擇將線上課程從iPhone應用中撤下,因為Apple告訴該公司截止期限已到。

  Apple面臨的指控在於,該公司武斷地對應用開發者執行規則要求,按照自己的意願來扼殺他們的業務。

  庫克在開場陳詞中表示,AppleApp Store的規則“平等地適用於每一位開發者”。

  早些時候,眾議院反壟斷子委員會的民主黨人試圖證明庫克的說法並不屬實。

  佐治亞州民主黨眾議院漢克·約翰遜問到,中國的搜索引擎百度是否獲得了Apple的特殊待遇。庫克回應稱,他不確定此事。委員會隨後公佈的文件似乎顯示,庫克在2014年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百度CEO,百度將進入“應用審核快速通道”,而兩名員工將協助管理這個流程。

  約翰遜隨後指出,Apple目前允許亞馬遜不為流媒體視頻服務繳納30%的佣金,而作為交換,亞馬遜和Apple的產品可以更好地協同工作。應用商店分成目前是開發者對Apple最大的不滿之一。庫克回應稱,任何其他公司都可以達成同樣的協議。

  庫克指出,Apple必須公平地對待應用開發者,並在收取佣金的問題上保持競爭力。他說:“我們在開發者一側和用戶一側都面臨激烈競爭。競爭如此激烈,我認為這是一場在智能手機市場爭奪份額的街頭之戰。”

  然而實際上,智能手機軟件市場存在明顯的雙頭壟斷現象。來自Apple和Google的軟件幾乎被用於全球每一部智能手機。

  亞馬遜與第三方賣家的關係令貝索斯承受壓力

  在首次面對國會的過程中,亞馬遜創始人及CEO傑夫·貝索斯不得不為亞馬遜引以為傲的一項業務辯護。這就是亞馬遜與第三方賣家的關係,這些賣家提供的產品充斥著亞馬遜的在線商店。

  在聽證會開始時,貝索斯介紹說,自己是美國式民主成功的一個例子。他有一位勇敢的母親,一名支援自己的移民父親,“培養了我的好奇心,鼓勵我建立遠大的夢想”。他把這樣的精神帶到了亞馬遜,而亞馬遜的發展也有利於美國人。

  他說:“對客戶的專注驅動了我們的成功。”

  不過,貝索斯隨後也面臨質疑,而這些質疑幾乎全部來自民主黨人。他不得不解釋,亞馬遜是否損害了賣家利益,這些賣家占亞馬遜平台銷售額的60%左右。

  民主黨眾議員普拉米拉·賈亞帕爾(Pramila Jayapal)所在的選區包括亞馬遜的西雅圖總部在內。她說,亞馬遜的前員工告訴委員會,員工把私有賣家數據視為可以挖掘的“糖果店”,用來開發亞馬遜自營、與第三方賣家有競爭關係的自主品牌商品。眾議員露西·邁克巴斯說,在與委員會的交流過程中,“他們用欺淩、恐懼和恐慌等詞語來描述與亞馬遜的關係”。反壟斷子委員會主席西西林則表示,一名賣家將亞馬遜比作毒販。

  貝索斯表示,他不同意西西林的說法。他告訴邁克巴斯:“總體來說,第三方賣家在亞馬遜上做得非常好。”他對賈亞帕爾說,亞馬遜製定了“一項政策,禁止使用賣家數據來幫助我們的自有品牌業務,但我無法保證沒有出現過違反政策的行為”。

  他多次表示,賣家從亞馬遜的發展和投資中受益。當亞馬遜20年前決定邀請第三方賣家在其零售平台銷售產品時,亞馬遜認為,更多的商品選擇會讓亞馬遜和賣家都得到更好的發展。

  西西林提供的數據顯示,亞馬遜控制著美國所有電商銷售的75%。貝索斯回應說,“我對此有不同看法”,而賣家“有很多選擇”。“我相信亞馬遜是一家偉大的公司,我們非常努力。我認為我們是最棒的。”

  賈亞帕爾繼續向貝索斯提問稱,對於違反內部政策的員工會如何處理。她說,亞馬遜“獲得的數據遠遠超過有競爭關係的第三方賣家”,例如有多少購物者看過了一件商品但從未購買。

  貝索斯回應稱,他“對我們在這個平台上為第三方賣家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不過,他的回答被賈亞帕爾以時間不夠為由打斷。(張帆)

  (持續更新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