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整整八年,莫言推出獲諾獎之後首部作品《晚熟的人》
2020年07月31日17:20

原標題:時隔整整八年,莫言推出獲諾獎之後首部作品《晚熟的人》

作者|劉亞光

7月31日,人民文學出版社宣佈莫言最新作品《晚熟的人》正式出版,該書系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首次出版的作品。全書彙集了他的十二部中短篇小說。

莫言

莫言著有《紅高粱家族》《豐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勞》《蛙》等長篇小說,《透明的紅蘿蔔》《白狗鞦韆架》《與大師約會》等中短篇小說一百餘部。其作品被譯為英、法、德、意、日、西、俄、韓等五十多種語言。

2012年,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有一些聲音認為他可能會落入“諾獎魔咒”。作家蘇童曾形容莫言在獲得諾獎之後的心態是“頭頂桂冠,身披枷鎖”,“要把桂冠摘下,恐怕不是那麼容易。”莫言自己曾在與學者張清華對談時表示,諾獎的影響巨大,其實會給寫作者帶來比較大的煩擾,尤其是在一個資訊發達的社交媒體時代。“這樣一種困擾帶來的最直接的後果,就是讓你心緒不寧,會為有人望風捕影、製造謠言而煩悶,也會為主持公道、仗義執言者而感動,總而言之類似的情緒會不時出現。”據統計,截至2016年,莫言獲獎後去了全世界至少34個不同的城市,參加過26次會議、18次講座,題了幾千次字,簽了幾萬個名。特別是在獲獎後最初的2013年,莫言忙到一整年連一本書都沒有看。

時隔整整八年,莫言拿出了新作《晚熟的人》,再次走入公眾視野。莫言也再度公開發聲,打破了外界對其陷入“諾獎魔咒”的質疑:“獲獎八年來我一直在創作,或者在為創作做準備。”新作《晚熟的人》用十二個故事講述獲諾獎後的里裡外外。這些故事的靈感來源依舊是莫言的家鄉,在書中收錄的《左鐮》中,莫言寫道:“許多年過去了,我還是經常夢到在村頭的大柳樹下看打鐵的情景。那把已經初見模樣的左鐮在爐膛里即將被燒白了。不,已經被燒白了。那塊即將加到鐮刃上的鋼也燒白了。老三奮力地拉著風箱,他的身體隨著風箱拉杆的出出進進而前仰後合……”這些語言帶有強烈的莫言風格。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個用童年經驗和想像力織造的高密東北鄉早已一去不複返。莫言對此表示坦然:“將逝去的留不住,要到來的也攔不住。”於是我們也可以在《晚熟的人》中,看到許多莫言對當下現實的關注。不同於以往所有的作品,莫言在《紅唇綠嘴》中第一次引入了當下社會的“新人”——一個深諳互聯網運作規律、擅長胡編亂造、添油加醋的網絡“大咖”高參。“水軍”“謠言”這些當代人不陌生的存在,都成為莫言刻畫的對象。

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前主席埃斯普馬克曾說:“我相信莫言得獎後依然會寫出偉大的作品,他真的有一種力量,沒有人會阻止他。”如果說諾貝爾獎是一頂沉重的桂冠,那麼《晚熟的人》正是這樣一部脫去“桂冠”的作品,莫言這次打破“諾獎魔咒”、回到寫作本身的嚐試是否成功,還留待讀者們的檢驗。

參考鏈接: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2156519.html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4198537751503650

作者|劉亞光

編輯|張進

校對|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