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女青年的線上儀式感生活
2020年07月31日10:02

原標題:文藝女青年的線上儀式感生活

文藝女青年的線上儀式感生活

白簡簡

  身邊朋友都覺得我是一個文藝女青年,大概因為我是博物館、美術館的常客,熟悉北京大大小小的書店,不會錯過電影院上映的熱門電影……如果這些算文藝的話,我就勉強承認這個身份吧。

  然而,2020年過去了7個月,我卻始終蝸居在北京東五環外的出租屋內,沒有怎麼出過門——就算出門似乎也無處可去。雖然影院、博物館已經限流開放,但在疫情之下,人們完全恢復正常生活尚需時日,業餘文藝生活也不像工作、吃喝那麼“剛需”。不過,如果換個角度想,因為疫情,文藝生活也有了新的打開方式。

  眾所周知,去電影院看電影,除了感受精良的視聽效果,還包含著一種儀式感。和誰去、觀影后討論,甚至看大片時吃的爆米花,都可以成為這項活動的組成部分。雖然每年影院上映的電影限於數量和品類,只是我觀影的一部分,但自己在家看,終歸缺了點什麼。

  有一天,我發現了一種方式:在某視頻網站,有“邀好友一起看”的功能。我創建一個“影廳”,再把邀請鏈接發給好友,他們就能進入這個“影廳”,與我同步觀看。一個廳限10人,播放進度由我控制,最關鍵的是,軟件在播放視頻的同時,自帶聊天功能,如果屏幕前的人自備爆米花可樂,就假裝在電影院私人定製的“VIP影廳”吧。

  就這樣,在一個週末的晚8點檔,我在朋友圈招募了幾位誌同道合的小夥伴,一同欣賞了梁家輝主演的《情人》。在那麼大的北京,能和你跨越幾個環一起約電影的都算“生死之交”。而這樣的觀影方式,反而讓我擁有了幾個以前由於“地理隔離”而從未約過電影的朋友。在觀影后的討論中,對這部看了又看的經典老片,他們居然還能發現新的點——比如,女主的草帽有網店同款。

  除了電影院,多為室內場館的博物館、美術館,也是受疫情影響最大的文化場所之一。博物館大多推出了線上展覽,製作不可謂不精良,但坦白講,屏幕上的二維圖像,終究無法和身臨其境的展廳空間相提並論。尤其是面對一件曆經千百年時光的文物,不站在它面前,是不會有“對話”感的。

  但是——對的,我又要轉折了,不要揪住無法彌補的缺陷不放,對線上展覽,觀展角度不妨從“體驗”,轉變為“學習”。當然體驗也是學習的一種方式,這裏所說的學習,更偏向於理性的分析、總結。

  線上展覽最大的好處就是不限時、不限流,只要你願意,只要不停電斷網,看一天也可以。而且每件展品往往都有高清無碼大圖——清晰度是你在現場用肉眼看都無法達到的,以及詳細的背景介紹——你還可以隨時上網查詢。這樣一場展覽認真看下來,就像是上了一堂完整的課程——沒記住沒關係,我們可以再看一遍。

  現在,博物館已經陸續開放,有的線上展覽同時在線下陳列。當我走進屏幕上熟悉的展廳,這種“體驗”相比初來乍到時的新鮮感,又多了一種“看山還是山”的胸有成竹和豁然開朗。

  相比電影院和博物館,書店算是開業較早的,只是去的人不多。北京的書店還開通了“外賣”服務,我不光一日三餐仰仗外賣小哥,連“精神食糧”也能讓外賣小哥投喂。曾經實體書店吸引我的主要是書店營造的“現場感”,以及能翻一翻這本書到底在講什麼,而“外賣”讓我看到的是書店在不斷尋求新的可能性。

  疫情對線下文化活動的影響正在慢慢減弱,而疫情期間誕生的新事物,有的或許能保留下來。現在的我,看著出版社的直播買書,買出了“搶貨”的新感覺;在“私人影廳”和朋友一起看電影,順便舉辦觀後討論會;博物館還是要去現場的,但去之前和之後,都可以在線上學到更多……疫情改變了生活的樣子,卻留下了努力生活的影子。

白簡簡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31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