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校,高考結束後的另一場的“戰役”
2020年08月01日17:42

  原標題:擇校,高考結束後的另一場的“戰役”

  7月26日,廈門雙十中學體育館舉行了一場“2020高校招生諮詢會”,北京航天航空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北京師範大學、中國人民大學、複旦大學、南開大學、中山大學、國防科技大學、陸軍軍醫大學、四川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區)等57所知名院校紛紛參會,希望在這裏招到優秀學生。

  擇校事關考生未來,許多家長和考生早早來到體育館。

家長考生們都特別仔細,冷靜地計算著高考分數線與理想院校之間的微妙距離。
家長考生們都特別仔細,冷靜地計算著高考分數線與理想院校之間的微妙距離。

  這是高考後的另一場“戰役”,如何順利報考理想中的院校,對家長和考生而言都至關重要。他們冷靜地計算著高考分數線與理想院校之間的微妙距離,閱覽著各大高校的招生簡章,認真地和招生老師諮詢討教,在各所院校和各個專業之間徘徊抉擇,不願意放過任何一絲機會。

家長和考生閱覽著各大高校招生簡章,認真地和招生老師諮詢討教院校和專業。
家長和考生閱覽著各大高校招生簡章,認真地和招生老師諮詢討教院校和專業。

  專業和興趣

  高中一年級起,鄭文希最大夢想是成為一名醫生,原因很簡單——“醫生可以治病救人”。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理想,就在參加高校招生諮詢會的前一天,她還特意去獻血了。

  鄭文希原想報考四川大學華西口腔醫學院,或者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但兩所名校的錄取分數線都很高。高考成績出來後,她發覺自己最穩妥的選擇可能是報考福建醫科大學。

  “分數出來就要根據實際情況。”坐在鄭文希旁邊的母親王慧蘭有些為難地說,她尊重女兒的理想,但始終對女兒的決定百感交集。

  王慧蘭在廈門市氣象局上班,她希望女兒報考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大氣科學專業,畢竟這是“雙一流”的專業學科,卻未料到女兒對此提不起興趣。

  “我不會排斥,但沒有像喜歡醫學一樣喜歡大氣科學。”鄭文希稱。

  “學醫也很好,但學製比較長,也很辛苦。”王慧蘭稱,看見女兒學醫之心如此堅決,她只能尊重。

  這次疫情讓許多人重新認識醫護工作者的社會價值,也影響了許多考生的專業取向,不少考生把醫學列入自己的專業選擇清單。

  今年高考,張勝考了653分,在福建全省排到了一千多名,他聽說複旦大學有一個醫學試驗班,最關鍵的是複旦還能在校轉專業,這讓他對報考複旦醫學院產生了濃厚興趣。

  此前,張勝還專程跑到複旦大學去參觀學習,醫學院尤其令他印象深刻,校區不僅建築很漂亮,配置的標本博物館以及現代化程度極高的圖書館,都令他心動不已。

  “我的分數不太夠,但可以試試看。”張勝說話的聲音在家長、考生熱絡討論的嘈雜中顯得很輕,但其中的嚮往和期待卻無比堅定。

  疫情在影響很多考生人生誌向之際,也改變了不少考生原本規劃好的軌跡。

  在高校招生諮詢會現場,有位家長在向上海財經大學招生人員諮詢時稱,他家的孩子是圍棋特長生,原想以此特長報考上財,未料想疫情蔓延使得所有賽事停辦,孩子未能如期參加比賽,高考成績也只考取了577分,極有可能錯失特長生的錄取資格。

如何在諮詢會現場及時化解家長和考生心中顧慮,這成為很多招生負責人的必修課。
如何在諮詢會現場及時化解家長和考生心中顧慮,這成為很多招生負責人的必修課。

  看見家長神情焦灼,上海財經大學負責招生的工作人員安慰稱,此前學校都會招收藝術運動的特長生,雖然今年因為疫情停招,但會再幫忙詢問學校相關政策。

  諮詢現場還有一對考生是雙胞胎姐妹,她們在選擇院校和專業時和父母產生了“分歧”。

  談起兩個女兒,作母親的謝瓊無法掩飾自豪,她興致高昂地介紹道,姐姐張晴高中讀的是理科班,想報考財經專業,妹妹張羽高中讀的是文科班,所以想學習新聞專業。

  “她們在學校組織的活動,包括參與社團都很活躍,起初我不同意她們這麼折騰,但她們一起跳舞、一起主持真的很好看。”謝瓊說完話鋒一轉,在她眼裡特別乖巧的兩個女兒,今年卻在報考院校和專業選擇上和自己“不同調”。

  謝瓊希望理科班出身的大女兒張晴能報考“985”或“211”一類的名校,並攻讀醫學或者教育學。

  “我覺得女孩子不要那麼辛苦,只要工作好找、穩定這樣子,越老越吃香,醫學是只要你肯幹就會有收穫的一個職業,老師呢,有寒暑假,還可以兼顧家庭。”謝瓊對澎湃新聞稱,作為長輩,她的建議通常是基於現實生活出發。

  大女兒張晴則持有不同意見,她表示自己更喜歡會計、計算機和經濟專業,這讓謝瓊略微有些失落。

  “我說話沒有份量,以前孩子都很乖,但她自己的事,很有主見,那就變成我做不了主了,現在很糾結。”謝瓊說,原本她還考慮過讓大女兒報考上海海關學院,並在讀到大四時報考公務員。

  “聽說(公務員考試)通過率很高,這比大學畢業出來再考好多了。”謝瓊說,即使自己事先為此打聽各方信息、做了大量規劃,但在填報誌願時,她已很清楚地感受到女兒們長大成人,未必會聽取她的建議。

招生也是一場戰役,全國各大知名院校都希望招到優秀學生。
招生也是一場戰役,全國各大知名院校都希望招到優秀學生。

  理想和現實

  高考分數公佈後,一些考生只能和理想“暫別”。

  陳閱高中就讀於廈門一所重點高中的理科實驗班,這次高考成績並不理想,位列福建全省7500名左右。

  她原本對自己的預期是2000名左右,未料想成績令她大失所望,感覺這次“大崩了”。

  “我的心態開始有點波動,但後來想既然上不了好的綜合類大學,就不和大家爭了。”面對現實,陳閱很快調整了心態和方向。她希望學習法律專業,經過對國內幾所政法大學的比較,最終決定報考西南政法大學。

  原因也很簡單。“我喜歡吃火鍋,很喜歡重慶這這座城市,所以內心是接受的。”陳閱說,法學要求的一些能力,比如語言組織、法學邏輯、記憶等,她認為自己具有一定優勢。父母對此也力表支持,理由是學習法律出來“好就業”。

  “最起碼可以當律師,今後自己再去考研,我是想走體製內的,我家裡人也是有走體製內的。”陳閱說,她信心滿滿地規劃著未來人生。

  究竟是院校重要,還是專業重要?這也是讓考生和家長糾結的事兒。

  雙胞胎考生中的小女兒張羽同樣目標明確——報考中國傳媒大學,而且願望很強烈。

  “不管分數考多高,哪怕能上985的分數,她也只想上中傳。”謝瓊說,張羽在學校社團很活躍,她的理想就是能進入中國傳媒大學學習新聞。

  高考成績出來後,張羽的分數也處在“尷尬地帶”。

  “在中傳讀不到好專業,比如法學和經濟學。”謝瓊說,如果張羽報考中國傳媒大學,此後必定還要在本校考研。

  如何在興趣和就業之間取得平衡,也是擺在大量考生和家長面前一道“考題”。

  “我們很多同學都有自己喜歡的專業,但因感覺沒有很好的就業,極有可能放棄。”廈門一所重點中學的林敏說,他是該中學重點班的理科生,三年苦讀,卻讓他對理工失去興趣。

  今年林敏的高考成績處於福建全省偏上水平,卻遠夠不上平日水準。他原本也想報考上海財經大學,但依照目前的分數來看“不太好上”,於是決定報考中央財經大學。幸好,他很喜歡北京這座城市,父母在擇校問題上也沒有與之發生分歧。

  “如今跟以往最大差異是,考生和家長都更加明確自己未來的方向了。”廈門一所中學的副校長對澎湃新聞稱,此前經常出現考生和家長在選擇院校和專業時產生矛盾,有的學生考上名牌大學卻執意退學重讀。

  “現在很多家長都開始學會尊重孩子的興趣和性格,並從職業趨勢等多個角度幫助孩子選擇學校和專業。”上述副校長稱。

  城市和未來

  如何在諮詢會現場及時化解家長和考生心中顧慮,這成為很多招生負責人的必修課。

  一位家長走到複旦大學展位向招生老師詢問稱,今年他的女兒張秀麗獲得福建省文科排名第33名,父女倆對究竟該報考哪所學校猶豫不定,考生本人想報考複旦的法學或經濟學專業,但問題是複旦大學法學專業在福建僅有1個招生名額,這令父女倆倍感競爭壓力。

  在現場,複旦大學招生負責人明確表示可以“衝一下”,但也建議報考經濟學院,理由是上海作為中國金融中心,就讀經濟專業今後在上海更有發展空間。按照往年的情況,不少高考分數能順利就讀清華和北大的學生,經過權衡,最終選擇到複旦大學讀經濟。

  這段論述讓父親有些心動,當場表示如果報考複旦,必定會把經濟專業列“第一誌願。”站在身旁的孩子卻是有些猶豫,這意味著也許不能讀自己嚮往的法學專業。

  見此情況,複旦大學招生負責人積極爭取,他列出理由是:首先複旦大學地處上海,城市很好;其次除清華、北大畢業生外,其他大學畢業生留京存在困難;再者,複旦大學給學生創造了很多實習和出國機會,這對學生成長和就業有利。

  這次招生負責人再次強調稱,複旦大學相比於一般專業類高等院校,擁有更為綜合的視野,即使入學後想要轉專業,也完全沒問題。“我們更尊重你的意願,對學生的培養更自由一些。”

  上述招生負責人說完這段話後,早前尚存顧慮的家長和考生略微心動了,他們拋出了最後兩個問題——宿舍和食堂。

  這時招生負責人“趁勝追擊”,充分介紹了複旦大學的住宿和食堂條件,住宿環境沒有特別差的,食堂也比較多,新建食堂的環境菜品都特別好,即便吃不慣學校的飯菜,校外商圈也應有盡有,完全不用擔心飲食問題。

  聽完介紹,張秀麗當即表示“完全心動了”。

  在家長和考生擇校過程中,不僅大學自身學術和生活條件很關鍵,大學所在城市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水平也是重要參考標準。

  “首先要看的是它的城市。”同是考生的陳夏對澎湃新聞稱,他已把擇校目標確定在北京、上海和廣州這樣的一線城市,選擇範圍確定在中山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和華東師範大學之間,這也是家長的意見。

  “估計就業可能還是會回廈門。”陳夏說完這句話,坐在他身旁的母親露出寬慰的笑容。

  在招生諮詢會現場,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區)也引起了許多家長和考生的興趣,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它坐落於“創新之都”的深圳。

  “未來的就業方向比較好,深圳離廈門也很近,氣候和廈門比較接近,這也是父母喜歡深圳的原因。”考生朱坤說。

  他分析稱,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區)還在許多方面具有優勢,比如全英文教學很符合他的學習預期,這也是它和內地高校不太一樣的地方;其次即使自己讀了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最終還要到牛津和劍橋這一類的世界知名大學繼續深造,而香港中文大學已具備同樣的資源。

  “申請國外研究生會更方便,可以讓自己多點機會。”朱坤說,他高考後隨即參加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區)為考生準備的綜合評價測試,在測試過程中充分體會到香港中文大學如何潛移默化培養學生的全方位能力,這恰好符合他對大學教育的期待。

  “我想出國讀研究生或博士以後,再回來就業。”朱坤說,他抬起雙手向兩邊比劃了一下,彷彿已準備拉開自己的人生藍圖。

  (應採訪者要求,鄭文希、王慧蘭、張勝、謝瓊、張晴、張羽、陳閱、林敏、張秀麗、陳夏、朱坤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