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剛封禁華為,三星:用我!
2020年08月01日08:56

  原標題:英國剛封禁華為,三星:用我!

  來源:瞭望智庫

  5G還沒有普及,6G就要來了嗎?

  7月14日,三星電子發佈《下一代超連接體驗》白皮書,提出6G願景——其峰值速率將達到1000Gbps,延遲低至100μs。

  白皮書預計,6G最早將於2028年實現商用,並在2030年成為主流。

  就在同一天,英國文化大臣奧利弗·道登宣佈,英國已決定停止在5G建設中使用華為設備,已經購買的華為5G設備也必須要在2027年前拆除。

  華為在英發言人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均在數小時之內就做了具體且得體的回應。

  選在英國決定棄用華為5G設備的當天公佈6G願景,很顯然,三星的目的並不單純。

  1

  6G“出頭鳥”

  三星這麼做的理由在哪裡?

  我們來看三星的股權構成。

  三星雖然是一家韓國企業,但是,歐美資本占了大部分股份。根據三星公佈的股權結構,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優先股(可以分紅但對公司事務沒有表決權)國內外投資者的比例占到86%,普通股國內外投資者的比例低一些,為54%,但也超過了半數。

三星目前的股權結構
三星目前的股權結構

  這些外國投資者絕大多數是歐美投資者,因此,三星與歐美,尤其是美國財團的利益高度關聯。反映在政治上,就是要通過打擊華為等中國通信企業,打擊中國。這與美國近年一直唆使世界一些國家打擊中興、華為、航天科工、中國電科等中國高科技企業的做法是一致的。

  三星在英國封禁華為之後立刻提出6G願景,顯然迎合了美國打壓中國的目的。令人困惑的是,三星作為企業,首先考慮的應該是自己的經濟利益,難道它不怕失去中國的龐大市場嗎?

  三星可能還真不怕。因為在中國直接面對消費者的市場,三星現在本身已經沒有太多的生意可做了。根據市場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的數據,2013年,三星手機在華市場份額為19.7%;到了2018年,三星手機在華市場份額僅為0.8%,萎縮了80%多。

三星手機中國市場占有率變化
三星手機中國市場占有率變化

  這也是三星自作自受。

  2016年末,三星Note7手機頻繁發生爆炸事故,其安全性飽受質疑。面對“爆炸門”,三星聲明要在全球範圍內召回可能存在問題的Note7智能手機。

  然而,對於中國消費者,三星不僅召回數量偏少、召回速度慢,而且竟然試圖將一些爆炸事件歸因到消費者惡意偽造,此舉徹底得罪了中國消費者。

  都說中國消費者善忘,現實卻狠狠地給了三星一個耳光。手機的市場占有率只是一個代表,此後,在所有直接與消費者接觸的市場,三星都沒能緩過氣來。

  因此,三星不在乎再得罪中國人一次。更何況還有特朗普、美國政府、英國政府在前面吸引火力,三星的政治風險其實很小。

  而且,出頭髮聲對三星而言還有其他好處。

  英國禁用華為5G設備之後,用什麼設備呢?網上有人調侃:“英國難道是要幾年後直接買6G嗎?”

  對英國和美國而言,這是個需要解決的問題。特朗普不能只勸說英國不買5G,還要告訴英國用什麼。現在三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表明了態度:用我。

  褪去“亞洲四小龍”光芒的韓國,仍然有些拿得出手的先進產業,三星自身就在存儲器、SOC芯片設計和IC設計領域保持著先發優勢。同時,韓國工程師的人力成本和英美比具有明顯優勢,英國想要解決通信基礎設施問題,把市場交給三星也許比自己研發便宜。

  在中國市場已經是跌到穀底,英國和西方國家的市場或許還能挖掘一下,於是,三星毫不猶豫地拿出了白皮書,展望6G。

  2

  三星憑什麼

  6G是一個技術要求很高的領域,豈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

  在5G時代,華為、高通、諾基亞、愛立信都有不錯的技術積累,以此為基礎,它們早就開始了6G甚至7G的預研。

  比如,華為主要創始人和總裁任正非曾經申明:

  “現在5G已經成熟,而研製多年的6G也要進入下一個階段,預計會在十年後才會開始使用,傳輸速度預計也會比5G快上百倍。”

  華為一位高管也講道:

  “我們不僅要做6G,其實7G也在準備中,網絡延遲可能達到納秒級,速度會更快,也方便這個社會推動創新。”

  2019年11月,科技部宣佈開始第六代移動通信技術(6G)的研發工作。與此同時,世界上還有很多國家也宣佈了自己的6G計劃。

科技部6G技術研發啟動會
科技部6G技術研發啟動會

  早在2017年,英國電信集團(BT)首席網絡架構師Neil McCrae就在一次行業論壇中展望了6G、7G。

  因此,在全球通信標準組織3GPP沒有最後確定6G通信標準之前,所有的白皮書、計劃、展望,只有參考價值,而非蓋棺論定。

  三星意圖染指6G,底氣究竟如何?

  首先,三星有一定技術積累。

  韓國在選擇2G的時候,在GSM和CDMA之間選擇了後者。就CDMA部署而言,韓國全球領先。而且CDMA相關的專利,韓國也佔據了很大部分。高通的第一台CDMA基站就是三星生產的。

  在接下來的3G時代,三星沒有趕上步伐,高通一家獨大。

  4G時代,三星潛心研究。

  5G來臨之後,三星的技術讓韓國電信較早地用上了商用5G網絡(也有韓國的電信運營商用的是華為的技術),同時,三星也是較早發佈5G手機的生產商。

  因此,三星搞6G,倒不像某些網友說的那樣是“還不會走就想跑”。

  其次,5G市場已經沒有太多空間讓三星主動有所作為了。

  對於華為等在5G上非常強勢的廠商而言,現在正是推廣5G、回收前期成本的時候,過分強調6G、7G,會降低當前5G的市場吸引力和變現水平。

  對於三星而言,目前能拿的市場跑不了,自由競爭的市場拚不過,完全沒有這種心理負擔,所以提6G很是大膽和坦然。

  2018年第四季度到2019年第一季度之間,三星曾經一度拿下世界5G設備37%的市場份額(Dell‘Oro Group的數據,下同),到了2019年第三季度,就跌出了前三。如果我們把統計的時間點拉長,從2018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第二季度,三星的市場份額僅僅排名第七,在華為、諾基亞、愛立信、中興、思科、Ciena之後。2020年第一季度,三星的份額暫時又回到了第四,只相當於第三名諾基亞的1/2,和排名第五的中興差不多,這還是在某些國家惡意禁用華為的情況下。

  可見三星的5G市場競爭力很弱,談6G似乎是個更好的選擇。

  3

  其實亮點不多

  三星對6G前景的展望實在是乏善可陳,白皮書中的6G,本質就是一個“5G plus”。

  對非行內者而言,最方便理解的就是應用場景了。那麼, 6G會給生活帶來哪些新變化?三星的答案是:身臨其境的XR(AR、VR、MR等技術的總稱)、高保真移動全息圖、數字複製品。

三星為5G設想的應用
三星為5G設想的應用

  三星提到的XR、全息投影和數字複製,都已經是比較成熟的技術,而且已經在各個行業用起來。三星的“創新”,僅僅是有了6G之後,這些技術將移動化。

  比如,原來的VR遊戲可能要有線連接主機,有了6G以後不僅不用線,甚至可能連主機都不用了,直接接服務器,VR眼鏡的重量也有可能減下來。

  這種設想看上去很美好,實則難以實現。

  其一,這些應用對延遲要求苛刻。

  比如VR遊戲,可能要求延遲低到百分之一秒。以現有的通信技術,0.01s的延遲不難做到,哪怕4G也比這個值小。但是VR的延遲還要包括主機處理畫面並壓縮的時間和信號傳輸所用的時間,不是單純改進通信技術就能做到的。

  其二,對流量要求苛刻。

  未經壓縮的VR遊戲數據流量可能高達200Gbps。現有通信資費標準不要說支撐200Gbps的流量,就是壓縮到2Gbps都支撐不起。在這個背景下,三星的這些設想很可能淪為空談。

  早前,有學者設想過通過3G進行VR應用和遠程醫療,然而,到了5G時代,這種場景仍然沒成為現實。原因很簡單,對於VR應用而言,購買主機使用WiFi-6更便宜。對於遠程醫療而言,將患者轉移到通網的地方,再通過網線進行遠程治療則更便宜也更穩定。

  其三,三星的技術並未脫離5G應用出現的一些新模式。

  三星提出在5G的基礎上進一步縮短波長以提高頻率,進入到所謂太赫茲階段,然後是改進現有的天線技術。

  其實新的天線技術已經是5G的重要補充,中國移動與國內相關單位研發的小型化透鏡天線比傳統天線電費節約30%,天線口徑能耗比在65%以上,估計未來會大有作為。

6G電磁波波長演進方向
6G電磁波波長演進方向

  由此可見,三星所謂的6G還是站在5G的基礎上修修補補,而非創新性的技術突破。

  不過,三星攪局6G,還是會給中國相關企業帶來一定影響,我們不應該掉以輕心。

  科技企業的競爭有這樣一種現象:小的企業威脅到大的,新的企業吃掉老的。當現有技術發展進入瓶頸期,原本處於劣勢的企業在技術路線上可以摸著石頭過河,以較低的研發投入快速稀釋行業巨頭在技術上的領先優勢。與此同時,行業巨頭卻必須艱辛摸索,投入大量金錢、時間,才能取得些許進步,再加上頭部企業“船大難掉頭”。這就是所謂的後發優勢。

  憑藉著這種優勢,聯想吃掉了IBM的PC業務;華為崛起,超越原本的龍頭思科,坐到通信行業頭把交椅,靠的也是這個;美國當地時間7月22日,AMD股價時隔15年再度超過英特爾。

  現在,領先者變成了華為,壓力也如影隨形。正如任正非所說“華為正逐步攻入行業的無人區”。在無人區里,華為正在探索,後面有較近的追兵嗎?如諾基亞、愛立信、高通、思科,三星也正式加入到追逐中來。華為面臨的局勢將更為複雜。

  既然高通能從第二梯隊靠著3G押寶CDMA一度風管無限,誰能說三星不會複製這樣的成功?

  哪怕6G的較量三星依舊處於弱勢,但在目前的國際環境下,三星還是能拿到本國和西方國家一定的市場份額,繼續窺伺7G、8G。

  華為和中國通信產業不能輕敵,唯有不斷探索不懈攀登、保持技術領先優勢,方能在這場較量中始終立於不敗之地。

  4

  別擔心,影響可控

  我們需要保持警惕,但是也不必過於擔心。

  前文中我們提到,三星的6G本質就是一個“5G plus”。那麼,三星為何敢提出6G呢?

  它瞄準了兩個趨勢:

  一是目前每一代技術發展到後期,都和下一代技術的早期差不多,而且,均衡思想已經深入到通信標準製定中,對於積累少的廠商更友好。

  比如,當年的3G-LTE就和4G早期的速度非常接近。2017年末,聯通在雄安新區完成了4G+的下載速度驗證,在實驗過程中最高峰值下載速率達到1155.8Mbps,也就是1.2Gbps。這一速度比現在多數地區5G所能達到的實際網速還要快。

雄安新區驗證實驗結果
雄安新區驗證實驗結果

  三星打的主意就是掌握好現在5G已經出現的一些重要新模式,將其包裝成6G的重要組成部分。高通在3G時代獨占技術的記憶,也讓通信行業警醒,3GPP在製定5G通信標準的時候就很注意平衡。以編碼方式為例,Polar碼固然是華為主導的技術,但是高通也有很多相關專利。反過來,高通的LDPC碼,華為也積累雄厚。

  現有的通信市場環境,對三星這樣有一定積累但是不強的廠商是非常友好的。

  這也是4G大家都選擇抱團取暖甚至中歐合作,而5G出現了一批獨立研發廠商的重要原因。目前,連越南和印度都想搞“5G國產化”,三星在6G上打一打嘴炮也屬情理之中。

  二是通信行業的趨勢是理論創新已經出現疲軟,大家的改進方向不再是理論層面的改進,而是技術方面的提高。

  這一點,從不斷縮短的波長就可見端倪。波長的縮短會顯著提高傳輸的帶寬,但是代價是什麼呢?

  在同等條件下,波長越短,越容易受到干擾,傳輸距離就越短,這樣就不得不增加功耗和基站的密度。5G波長變短問題已經給其推廣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中國移動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豫蓉在“5G商用與深化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研討會上表示,“5G基站的建設和功耗的成本是4G的3.5-4倍左右。”

  中國移動董事長楊傑也在GTI國際產業峰會上表示,“當前5G基站價格是4G基站投資的2倍,功耗約為2.5-3倍,需要產業鏈攜手努力將這部分費用盡快降下來。”

  可以想見,如果真的把三星所謂的太赫茲落到實處,6G基站將成為通信運營商建不起的存在。因此,三星很可能是“掛羊頭買狗肉”,等到4G-5G的專利過期一批,再收購一些天線和5G方面的專利,最後搞一個大號版的5G。

  以目前的局勢看,一方面,三星對中國企業的競爭將是不公平競爭,三星出現的市場將是華為被禁足的市場,因此三星才敢於站上6G的主賽場;另一方面,來自三星的威脅又是可控的,關鍵在於我們如何把握好國內市場。

  截至2018年,全球支持4G的基站數為500多萬個,中國移動建了超過200萬個基站,國內基站數量超過350萬個。相比之下,美國只建了70萬個基站。法國所有4G基站加起來還沒有深圳移動一家多。

  海外5G市場也很小,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就表示:“澳州的市場還不如廣州移動大”“新西蘭還不如我的老家益陽大”。

  因此,未來的市場格局應該是美國的以本土高通為主,兼用其他的廠商。

  西方國家各有考慮,部分國家可能用諾基亞、愛立信,部分國家會用華為,還有部分國家可能給三星機會。在中國市場,高通沒希望,但是也可能分出一部分給其他廠商。

  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三星還是有可能會接到相關業務、作為一股獨立的力量維持存在。不過,光憑技術和各國民族主義潮流的支持,三星是絕對做不大的。只要中國控製好開放市場的比例,三星就不會成為中國企業的強勁對手,其威脅是可控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