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Point God!3點改變讓昔日"球霸"迎第二春
2020年08月02日14:56

  雷霆複賽揭幕戰拿到了開門紅,輕取西北賽區老對手爵士,贏了16分。

  有趣的是,基斯保羅一人正負值就高達+27。

  19-20賽季,保羅的總正負值已經達到+322,是雷霆全隊最高。比第二的施羅德還多81。

  正負值第一,入選全明星,雷霆西岸第六的戰績……都在揭示保羅已經打了一個賽季的好球。那麼,為什麼保羅在雷霆能煥發第二春呢?

  顯而易見的一點是——來到雷霆的保羅做回了自己,重新回到了自己最擅長也最舒適的核心位置。

  在休斯頓球隊,雖然保羅也是重要的進攻核心,但說到底還是要為優先級更高的夏登妥協。當時的保羅自己也說過,“當夏登持球,我會自覺拉邊準備好接球,幫他拉開空間”。

  不可否認,保羅有打好無球的能力。但保羅作為無球選手的性價比實在不高,如果只是要一位副手輔佐夏登,那麼放眼聯盟有比4000萬的保羅更多更好的選擇——這也是保羅在休斯頓第二年被無限詬病的主因。

  保羅來到雷霆,可以更多主導球,其中最主要的變化就是——他可以打回自己熟悉的擋拆進攻。在休斯頓的兩個賽季,保羅場均策動擋拆次數分別是6.4、5.9,比例都是36.4%。而在雷霆,保羅場均策動擋拆8.2次,比例高達49.3%。並且擋拆後的真實命中率高達57.6%,為全聯盟最高。

  當保羅有球在手時,他仍然是聯盟最好的進攻核心。這賽季的保羅重新有了“控衛之神”的味道,真實正負值是控衛最高的4.81。

  放眼全聯盟,也只遜色於字母哥、占士、夏登、約基治、尼納特。

  重回核心角色,讓保羅找回了昔日榮光。但如果僅僅是扮演往日的自己,保羅不太可能在新時代重煥青春。

  換言之,保羅的高光不僅僅是球權的回歸,還附帶打法的微調。

  一項非常有代表性的數據——雖然保羅主導球權,但助攻率卻是生涯新低。

  乍看之下這是互相矛盾的說法,但事實上這揭露了另一個事實,保羅的助攻率下降不意味著他的助攻能力變弱,而是開始放權。

  “放權”,可以視作雷霆保羅的關鍵詞。快艇時期的保羅雖然將洛杉磯萬年老二帶成了強隊,但保羅過分的控制欲局限了球隊更進一步。

  “控衛無法奪冠”雖然是一句有很多漏洞的話,但其中的內核不是沒有道理,有能力的“球霸”能讓隊伍變好,但一人遊戲式的籃球很難讓隊伍變得最好。

  快艇時期的保羅就是這樣的球霸。而在雷霆,保羅在拾起主導權的同時放棄了對球隊的全盤控制(也可能是管理層的介入),放低姿態的保羅與球隊真情實感地打成一片。

  施羅德和亞曆山大兩位小老弟能在保羅身邊打出生涯最佳表現正是最好的例子,放在過去保羅的強權下,這是天方夜譚。

  保羅的單打次數降低,也正說明了這一現象。上賽季的保羅單打比例占28.8%,這賽季下降到只有16.9%了。

  保羅向施羅德和亞曆山大放權,另一方面,施羅德和亞曆山大也在為保羅護航。因為有施羅德和亞曆山大的存在(還有加連拿利),保羅可以走出休斯頓魔怔的三分狂熱,重新擁抱熟悉且舒適的中距離兩分,這才是保羅最甜蜜的區域。

  在休斯頓的兩年,保羅三分出手比例先後是47.5%、49.3%,而這賽季降到了34.7%,10-16英呎的中距離投籃上漲到了生涯新高的30.9%。

  那麼,保羅本賽季的投籃命中率達到生涯次高的48.9%,也不足為奇。

  除了打法、心態上的調整,保羅的高光還要感謝傷病的遠離。

  保羅在休斯頓的兩個賽季一直在克服傷病,腿筋拉傷帶來的問題在上賽季暴露無遺,前兩個賽季的保羅大大小小有9次傷病報告,而這賽季保羅只有在1月份短暫的背傷記錄。

  在休斯頓的兩年,保羅常規賽都是只打了58場,但俄克拉荷馬的保羅現在已經打卡了64場比賽。

  更好的身體狀態不但讓保羅有更好的出勤率,也為他帶來了更強的攻堅能力。

  上賽季保羅突破攻筐得分的完成率只有44.3%,這賽季保羅攻筐得分的完成率提高到57.6%,在34歲的年紀打出僅次於字母哥的突破效率,可以說明保羅身體狀態的甦醒。

  所以,球迷可以屢次在比賽中看到保羅用個人能力解決問題,146的關鍵時刻總得分排在全聯盟最高,而且53.5%的命中率可以提醒著球迷——保羅仍然是最令人放心的攻擊手。

  總的來說,保羅第二春的關鍵有三點:核心角色的回歸,打法與心態的微調,傷病的恢復。

  因為這三點,現在我們看到的不但是滿血的保羅,還是一個更好的保羅。

  也難怪名嘴柏堅斯會說:“保羅是另一位無法簡單用數據體現價值的MVP級選手,如果雷霆沒有保羅,那麼他們不會有季後賽資格。”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