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的危機時刻:一場巧取豪奪的美式遊戲?
2020年08月02日15:52

  本報記者 李靜 北京報導

  TikTok是迄今為止中國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TikTok在海外的快速成長是字節跳動和張一鳴的出海夢,背後更隱藏著中國互聯網的出海夢。如今,這個夢或許即將被美國政府扼殺在搖籃裡。

  據外媒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週五晚間表示反對由一家美國公司收購TikTok美國業務後,微軟已暫停收購視頻分享應用TikTok美國業務的談判。

  此前,有外媒報導稱,在特朗普週五宣佈將禁止TikTok在美國的業務後,字節跳動已同意完全出售TikTok在美國的業務。

  字節跳動曾試圖保留TikTok在美國業務的少數股權,但遭到美國白宮拒絕。隨後,有消息稱,字節跳動將完全退出,微軟公司將接管TikTok在美業務。如今因為特朗普的反對,微軟與字節跳動之間的交易暫停。報導稱,雙方談判尚未終結,但兩家公司正試圖弄清楚白宮的立場。

  據記者瞭解,在TikTok之前,按照美國法律,沒有出現過任何軟件被封殺的先例。

  對於雲詭波譎變化局面,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不得不對外回應道:“公司不對謠言或猜測發表評論。我們對TikTok的長期成功充滿信心。數億用戶在TikTok抒發創意,平台上的創作者也在此獲得收益。”

  TikTok初長成

  2016年是中國互聯網行業中短視頻崛起的一年,那一年抖音剛剛孵化出生,抖音的背後是有著“App製造工廠”之稱的字節跳動(彼時也稱今日頭條)。

  初生的抖音悄然生長,連很多中國互聯網巨頭都沒有太過注意到它的壯大,騰訊甚至在2017年關閉了短視頻項目微視。

  一直到2018年抖音開始爆髮式增長,短視頻受到了來自中國互聯網甚至世界互聯網的關注。而先下手為強的字節跳動在短視頻的賽道上已然跑在了很多人的前面。

  在國內市場,字節跳動在短視頻賽道佈局了抖音、火山小視頻、西瓜視頻等多款產品,占領不同的短視頻細分市場,並且通過內部資源共享相互導流建築競爭壁壘。

  在國際市場,張一鳴從2015年就開始佈局今日頭條海外版。2017年字節跳動相繼推出短火山小視頻海外版Hypstar、抖音海外版TikTok。2017年底字節跳動以估值10億美元的價格全資收購北美知名短視頻社交產品Musical.ly,收購完成後與TikTok完成合併,TikTok開始以暴風般的速度風靡海外市場。

  但在國內和海外市場,字節跳動在短視頻賽道一直面臨來自騰訊、Facebook、YouTube等全球互聯網巨頭的圍追堵截。

  在國內市場,騰訊在推出視頻號之前,還做了18款短視頻產品,卻都沒有太大聲響。

  在海外市場,Facebook曾於2018年推出一款類似TikTok的產品Lasso。在首次狙擊失敗後,去年11月,Facebook推出了新的短視頻應用Instagram Reels繼續嚐試和TikTok爭奪市場,並在TikTok在印度被禁後,第一時間登陸印度市場。

  外媒報導稱,YouTube將在今年底前推出名為“Shorts”的短視頻功能,以對抗TikTok。

  先下手的字節跳動在國內和海外市場牢牢掌握先發優勢。曾負責騰訊短視頻業務的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字節跳動進入短視頻的時候,大環境是4G帶寬的互聯網基礎環境已經完善好了。

  “短視頻能不能成功,功能不重要、特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讓用戶用最簡單的方式獲得最愉悅的內容體驗。”上述負責人說道。

  背靠字節跳動算法體系的抖音和TikTok顯然做到了這一點,用戶在使用時只需要不斷往下刷新,系統就會根據用戶停留觀看的時間、內容,計算出用戶的偏好緯度,進而不斷推送用戶喜歡的內容。

  Musical.ly在被字節跳動收購以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對接今日頭條的分佈式機器學習平台,快速複製推薦算法之後產品核心指標暴漲。

  Sensor Tower商店情報數據顯示,字節跳動旗下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總下載量已經突破20億次。

  今年第一季度,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共獲得3.15億次下載,是全球下載量最高的移動應用。儘管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已經非常受歡迎,並且一直在獲取新用戶,但今年新冠病毒(COVID-19)感染肺炎疫情在全球大規模暴發,促使人們通過移動設備購物、工作和娛樂,抖音及海外版TikTok也因此迎來下載量高峰。

  張一鳴夢斷美國?

  從字節跳動的發展史來看,從創立之初張一鳴就懷著全球化的夢想。

  2014年秋,張一鳴訪問了矽谷,參觀了Facebook、Tesla和愛彼迎(Airbnb)等科技公司的辦公室。這次參觀時有一件小事讓張一鳴感到十分震驚,他在矽谷居然遇到了一些喜歡小米手機的Facebook和Twitter員工。

  回到北京後,張一鳴在一篇博客中寫道:“中國科技公司的黃金時代即將來臨。”並且正式開啟了字節跳動在海外市場的征程。

  2015年今日頭條海外版TopBuzz上線,2016年TopBuzz Video上線,同年投資印度最大內容聚合平台Dailyhunt,並且控股印尼新聞推薦閱讀平台BABE。到後來創辦TikTok,收購Musical.ly。

  截至目前,字節跳動在海外已經有20多款產品。據字節跳動提供的資料,目前字節跳動在30個國家、180多個城市有辦公室,擁有超過6萬名員工。截至2019年底,字節跳動旗下產品全球月活躍用戶數超過15億人,業務覆蓋150個國家和地區、75個語種。

  雖然2017年張一鳴就將海外市場作為公司的重要戰略,2018年,在與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對話時,張一鳴還曾定下“小目標”,表示希望三年內實現全球化,即超過一半的用戶來自海外。但海外戰略一直沒有上升到字節跳動的最高戰略層面。

  一直到今年3月,字節跳動完成了新一輪的組織架構調整,張一鳴開始擔任字節跳動全球CEO,這才真正意味著字節跳動在全球化戰略上邁出最重要一步。

  2016年拚多多創始人黃崢曾評價張一鳴的全球化戰略:“如果我是張一鳴的話,我會更激進地做全球化。因為我們這一代的互聯網創業者相對於上一代來說,有更大的全球化視野,更早地接受國際資訊,做全球化的機會也會變得更大;其次,從價值創造的角度來講,帶領中國的資訊、產品走出去,這一點本身也是為BAT也好,為整個國家也好,創造的價值是最大化的。當你整個公司佈局到全球,並且反過來用全球的資源集中回來打中國的市場的話,那時候也會變得更加從容一些。”

  來自美國的強買強賣

  或許時運不濟,當張一鳴以更激進的姿勢準備全球化的時候,卻遭遇到來自政治勢力的最強阻擊。

  TikTok是目前中國出海最成功的一款互聯網產品,對出海成功的界定意味著有很多海外市場的本土用戶在使用,而不僅僅是海外華人在使用。一些在美國、印度的華人紛紛表示:“很多當地人都愛玩TikTok。”

  當一款來自中國的互聯網產品在美國市場風靡時,這是美國政府不願意看到的。

  今年以來,包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副總統彭斯、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在內的多位特朗普政府的高官在不同的場合以“國家安全”和“隱私問題”為由,揚言封禁TikTok。

  對於美國政府對TikTok近期的所謂國家安全審查,在7月30日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中國政府一貫要求中國企業在依法合規的基礎上開展對外經濟合作。美方在拿不出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對中國企業做‘有罪推定’併發出威脅,暴露了美方所謂維護公平、自由的虛偽性,違反了世貿組織開放、透明、非歧視原則,不利於美國民眾和企業利益。近期一些國家政府和媒體表示,不應在社交媒體領域搞‘雙重標準’,中國的有關互聯網軟件順應了公眾和市場需求,為各方提供了多樣化選擇,有利於各國社交媒體市場的健康發展。我們呼籲美方一些人認真傾聽國際社會的聲音,為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各市場主體在美經營提供開放、公平、公正和非歧視的環境,停止將經貿問題政治化。這事關美國形象和信譽。”

  在美國的政治壓力下,字節跳動旗下的TikTok或將被分拆為一家完完全全的美國公司。字節跳動曾試圖保留TikTok在美國業務的少數股權,但遭到了美國白宮的拒絕。有消息稱,字節跳動將完全退出,微軟公司將接管TikTok在美業務。

  不過,因為特朗普的反對,目前微軟與字節跳動之間的交易已經暫停。最終TikTok將命歸何處,仍未可知。

  需要看到的是,這已經不是美國政府第一次出面要求中國互聯網公司強行賣掉在海外市場的產品。

  今年3月崑崙萬維出售了所持有的Grindr 98.59%的股權,以約42.15億元人民幣(約合6.085億美元)的對價,轉讓給美國公司San Vicente Acquisition LLC。

  Grindr是崑崙萬維在2016年投資的一家同性戀網站。崑崙萬維對Grindr的控股曾引發美國隱私倡導者的擔憂。2018年美國民主黨參議員Edward Markey和Richard Blumenthal就曾致信Grindr,要求就該應用如何在中國股東的控制下保護用戶隱私給出答案。

  在政治壓力之下,2019年5月9日,崑崙萬維、Grindr與由美國財政部和司法部代表的美國政府簽署了《國家安全協議》,協議約定,崑崙萬維應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向一個或多個主體出售持有的Grindr LLC的100%股權。自協議生效之日起,崑崙萬維、其關聯方和受限人員均不得訪問部分有關 Grindr的用戶、信息系統、網絡連接、設施的敏感數據。Grindr亦不得向中國境內的任何個人和實體或代表其行事的人員傳輸敏感數據。Grindr還應停止在中國境內的所有運營事項,且不得僱傭、委任或聘用Grindr 之前從未聘用的任何崑崙及其關聯方人員。

  要知道,崑崙萬維收購Grindr之時,Grindr的DAU只有200萬人,營收也只有4000萬美元,並且處於虧損狀態。在2018年Grindr還處於虧損,不過DAU已經增長到450萬人。到2019年,Grindr前三季度扭虧為盈,淨利潤達到1.6億元。

  雖然出售Grindr崑崙萬維獲得了不小的收益,但明顯果實才剛剛成熟。

  (編輯:張靖超 校對:顏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