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6J轟炸機首次公開 海航添新“航母殺手”
2020年08月03日11:38

  原標題:轟-6J轟炸機首次公開,海航添新“航母殺手”

  近日,在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國防部新聞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任國強發佈一則消息稱,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組織轟-6G、轟-6J等新型戰機在南海有關海域開展晝夜間高強度訓練。

  這是國防部首次正式公開轟-6J新型轟炸機的存在,引發了外界的關注。這種能夠搭載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的轟炸機將進一步提升海軍航空兵的戰力。

  從轟-6D到轟-6J

  轟-6大型中程轟炸機是一名從1969年起投入量產並服役的“老兵”了。在我國空軍、海軍以及陸軍航空兵現役各型固定翼飛機、直升機中,各種類型的軍機都經過了多輪的更新換代。而唯有在大型轟炸機領域,從1969年至今的50餘年里,只有轟-6及其改進型號獨自擔負起了戰役戰術乃至遠程戰略打擊的重任。

  在2016年“航空飛鏢”比賽上,曾在1959年作為圖-16轟炸機通訊教官培訓過中國學員的92歲高齡俄羅斯老人安德烈維奇,遇到中國空軍參賽隊員時問的第一句就是:“你們中國現在已經不使用圖-16了吧?”。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航空飛鏢”比賽上,我國空軍派出的轟-6K力壓俄羅斯空天軍的圖-22M3“逆火”,奪得了轟炸機項目的第一名,爆了一個份量十足的大冷門。

  如今,在轟-6N戰略轟炸機首次亮相新中國70週年大閱兵之後,轟-6家族的另外兩個以往鮮為人知的成員——轟-6G和轟-6J又出現在國人的面前。只不過與2019年大閱兵上隸屬於中國空軍編製的轟-6K和轟-6N不同的是,轟-6G和轟-6J來自我國另一支強大的空中力量——海軍航空兵。而且,與轟-6K和轟-6N相比,身披傳統“白色戰袍”的轟-6G和轟-6J顯得更為低調,也更為神秘。

  按照轟-6轟炸機家族各型號研發時間以及技術性能水平,筆者認為其50餘年的發展曆程大致可以劃分為三代:轟-6G屬於第二代,轟-6J屬於第三代,而它們的前輩轟-6D則歸入第一代。從整個轟-6家族的發展脈絡來看,轟-6D佔據非常重要的地位,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該機不僅是轟-6家族第一個海軍型,也是第一種能夠掛載和發射導彈武器的轟-6發展型。該機以及配套的鷹擊-6空艦導彈在研發中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從1965年項目啟動開始,到1985年才完成設計定型。

  轟-6D反艦導彈轟炸機的研發成功,除了使我國海軍航空兵首次擁有了能夠對敵方水面艦艇實施遠程精確打擊的空中發射平台,也開創了轟-6家族的“導彈化”時代。此後,我國空軍也提出了能夠掛載和發射空地導彈的新型轟-6轟炸機的研發要求。於是,中國航空工業借鑒轟-6D的設計經驗,研製成功了轟-6H轟炸機。

  在海軍型轟-6的發展道路上,以轟-6D為領跑者,中國航空工業又推出了第二代反艦導彈轟炸機,這就是此次國防部所提到的轟-6G。與第一代的轟-6D相比,轟-6G不僅對航電、火控、導航定位、數據鏈通信、自衛電子戰、雷達/導彈告警等諸多子系統進行了全面升級改進,更重要的在於所使用的導彈武器也得到了大幅提升。第一代轟-6D只能掛載2枚性能相對落後的鷹擊-6空艦導彈,轟-6G掛載的則是更加先進的鷹擊-83空艦導彈,而且數量增加到了4枚。此後,隨著我國反艦導彈技術的飛速發展,轟-6G又進一步改進,這就是轟-6L。轟-6L所配套的導彈武器就是目前我國最先進的遠程超音速空艦導彈——鷹擊-12。而轟-6G在已經有更先進的後繼者的情況下,依然發揮餘熱,掛載各型電子戰吊艙,擔負起了轟-6反艦機群伴隨電子戰支援的重任。同時,該機也保留了掛載鷹擊-83空艦導彈實施攻擊的能力。鷹擊-12導彈此前在閱兵式上多次展示,這種射程超過450公里的超音速導彈具有很強的突防能力,並且可以在敵方艦艇防空導彈火力外發動攻擊,提升載機的安全性。

珠海航展展示的轟-6K,轟-6J是轟-6K的衍生型號
珠海航展展示的轟-6K,轟-6J是轟-6K的衍生型號

  在第三代轟-6的首個型號——空軍型轟-6K研發成功的同時,海軍型的研製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之中,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轟-6J。轟-6J的總體設計基本繼承自轟-6K,包括機體、主翼、發動機等,但是根據海軍航空兵自身的作戰使用特點和要求,在內部設備以及外部掛載武器上有所不同。

  比如,轟-6J在靠近翼尖處增加了一對小型掛架,用來掛載自衛電子戰吊艙;機腹下方加掛一具反艦導彈數據鏈通信吊艙。而且,最重要的在於轟-6J所配套使用的導彈武器主要為鷹擊-12遠程超音速空艦導彈和鷹擊-83亞音速空艦導彈,掛載總數為6枚。未來,轟-6J也有可能會掛載鷹擊-18亞超結合遠程巡航導彈的空艦型。

  可以說,從轟-6D到轟-6J,我國海軍航空兵空射反艦能力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如今已經到達了世界一流水平。就轟-6J平台本身的性能以及所掛載的先進反艦導彈武器而言,其綜合作戰能力已經大大超越了俄羅斯海軍航空兵的圖-22M3“逆火”。

珠海航展上展示的轟-6M轟炸機
珠海航展上展示的轟-6M轟炸機

  海航轟-6轟炸機的作戰使命

  也許有讀者會問,為何空軍和海軍航空兵不能使用同一型號的轟-6轟炸機。這樣實現空海兩軍的通用化,不是能夠更好地降低成本和簡化後勤保障麼?

  其實,轟-6轟炸機分為空軍型和海軍型兩大分支發展,是由這兩大軍種航空兵不同的作戰使命所決定的。對於海軍航空兵來說,最重要的作戰使命是奪取和掌握海上製空權,支援己方兵力的海上作戰行動,保障己方海上兵力奪取和掌握製海權。因此,轟-6轟炸機在我國海軍航空兵中所擔負的首要任務,就是發射空艦導彈打擊敵方水面艦艇。在保證擁有足夠強大的反艦能力基礎上,海軍航空兵的各型轟-6轟炸機還可以進一步拓展作戰用途,比如摧毀敵方沿海機場、基地、港口等重要軍事目標,執行佈雷、電子戰、海上偵察、巡邏、通信、引導等任務。

  就反艦作戰來說,海軍航空兵的轟-6在很多方面與空軍的各型轟-6轟炸機都有較大的區別。比如,海軍內部各單位之間,包括水面艦艇、潛艇、飛機以及岸上指揮基地等,都有一套獨立完整的數據鏈通信體系。那麼,海軍型轟-6反艦導彈轟炸機的通信系統就要有針對性的改裝。

  那麼,具體到此次提到的轟-6G和轟-6J兩型轟炸機,其實將這兩者相提並論並不是巧合。事實上,轟-6G和轟-6J在海軍航空兵部隊中的訓練就是配合使用的,這兩型轟炸機是專門用來打擊敵方大型航母編隊的一對“好搭檔”。在想定的作戰使用中,轟-6G和轟-6J組成混合飛行編隊,在戰鬥機掩護下,飛向敵方大型航母編隊所在海域。當敵方大型航母彈射艦載戰鬥機實施攔截時,我方護航戰鬥機將前出交戰,掩護轟-6G和轟-6J轟炸機抵達預定的導彈發射空域。

飛行中的轟-6L,該機也可以攜帶鷹擊-12反艦導彈。 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飛行中的轟-6L,該機也可以攜帶鷹擊-12反艦導彈。 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與此同時,掛載大型電子戰吊艙的轟-6G轟炸機將全程進行支援,壓製敵方艦載機,特別是敵方“咆哮者”艦載電子戰飛機和“鷹眼”艦載預警指揮機。此外,轟-6G轟炸機還肩負著壓製和干擾敵方水面艦艇雷達系統,尤其是“宙斯盾”系統的重任。在敵方空基以及海基雷達探測系統被全面壓製和干擾的前提下,轟-6J轟炸機將在敵方“標準”系列艦空導彈的射程之外,密集發射鷹擊-12遠程超音速空艦導彈和鷹擊-83亞音速空艦導彈。

  每架轟-6J轟炸機可掛載6枚空艦導彈,而“宙斯盾”艦的火力通道數量為12個,如果受到電子壓製和干擾還會進一步降低。這樣的話,以敵方大型航母編隊配備4艘“宙斯盾”艦計算,只要我方轟-6J轟炸機超過8架以上,就可以達到“飽和攻擊”的作戰使用要求。

  事實上,在實戰中,我方一定是以多軍兵種聯合作戰的方式來實施的。那麼,轟-6J轟炸機發射的空艦導彈將會與其他平台發射的艦艦導彈、潛艦導彈甚至反艦彈道導彈一起,形成最強有力也是最為致命的“飽和攻擊”。

  此外,轟-6J轟炸機自身也掛載有自衛電子戰吊艙。一旦有漏網的敵方艦載戰鬥機向我方轟炸機群發射雷達主動製導空空導彈,則轟-6J轟炸機也可以憑藉自身的電子戰能力予以干擾和擺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