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再次告急,防疫和穩經濟間艱難平衡
2020年08月04日01:05

原標題:日本疫情再次告急,防疫和穩經濟間艱難平衡

據市場主流預測,受封城措施影響,預計按年率計算的日本二季度GDP萎縮將超20%,跌幅將超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或創歷史最高。

日本疫情再次告急。截至8月3日晚,日本新冠確診病例較前一日新增955例。截至8月2日,日本單日新增新冠確診病例已連續5日突破1000例。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3、4月份疫情高峰期,日本也從未出現過單日新增病例破千的情況,此前的最高單日新增病例數量為4月11日創下的720例。

在5月末解除全國緊急狀態時,日本累計新冠確診病例數在1.6萬左右,而隨著6月底、7月初開始的疫情大幅反彈,目前的累計新冠確診病例已突破4萬。“從數據來看,日本的第二波疫情已經來臨,比預期來得更早,來得更猛。”全國日本經濟學會副會長、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日本經濟中心主任陳子雷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日本國內生產總值連續兩個季度呈現負增長。日本內閣府8月3日公佈2020年1至3月的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再修正值顯示,剔除物價變動因素後實際比上季度下滑0.6%,按年率換算,一季度的GDP降幅為2.22%。陳子雷指出,接下來,安倍政府會否啟動新一輪刺激政策、力度如何值得關注。

多地疫情反彈突破警戒線

當前,日本多地的疫情反彈態勢早已突破紅線。此前,日本全國解除緊急狀態時,厚生勞動省製定的疫情警戒線為“過去一週每10萬人口新增感染2.5人”。在截至8月1日的一週內,沖繩每10萬人中有22.37人感染,東京為16.10人,福岡為14.91人,總計共有21個地區新增確診病例情況超越警戒線。

儘管疫情反彈迅速,日本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間在疫情防控方面卻顯現出分歧。中央政府認為,此次反彈中重症患者較少,檢測能力提升也導致新增病例加快上升,這與4月宣佈緊急狀態時的情況不同,因此目前並未到再次宣佈全國緊急狀態的時候。

日本多地政府已紛紛自行收緊防疫措施。7月31日,日本岐阜縣發佈了“第二波非常事態”宣言,要求縣民不要去名古屋市周邊飲酒就餐;同日,沖繩縣將警戒水平從現有的二級提升至三級,並發佈緊急事態宣言,要求全縣居民無必要儘量不要出門;大阪要求鬧市區提供酒類的餐飲店等在8月6日至20日期間縮短營業時間或者停業;8月3日,三重縣發佈緊急狀態,要求縣民即日起至8月16日,無必要不要跨地區出行。

東京作為日本此波反彈的“重災區”,也面臨著自行再次宣佈緊急狀態的選擇。7月31日,日本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表示,若狀況繼續惡化,東京就必須得考慮自行宣佈緊急狀態。從8月3日起至31日期間,東京都政府要求當地餐飲店和卡拉OK店營業時間縮短至晚上10點結束,政府將向配合的中小商戶發放2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3400元)補貼。

8月3日,東京新增新冠確診病例258例,為連續7日單日新增超200例以上。截至目前,已累計確診近1.4萬新冠病例。

在此輪疫情反彈初期,比較棘手的情況是,反彈主要源於夜生活場所,尤其是在首都東京地區,以東京夜生活場所為中心不斷向外擴散,形成了首都圈的病毒傳播鏈條,並進一步向外擴散。此外,感染人群已從年輕人為主,通過家庭、聚餐和工作場所蔓延至其他年齡層。

隨著疫情持續擴散,日本國內擔心醫療體系再次承壓。8月3日,日本經濟再生大臣西村康稔在發佈會上表示,目前日本全國的醫療體系並未面臨巨大壓力,現階段的要務是各地政府要確保足夠多的酒店等住宿設施來隔離輕症患者。他還表示,與4月時的情況相比,目前日本重症患者人數要低得多,並且病床數充裕。

目前日本政府對於疫情的應對招致不少批評,尤其是在野黨方面批評本屆政府應對不力,情況溝通顯得混亂,又十分缺乏統籌能力,民眾根本不知道政府的應對方針為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支援率也受此影響下滑,曾在5月末時跌至30%以下。

陳子雷稱,圍繞防疫和經濟,日本中央與地方的矛盾正在加劇,政黨內部的矛盾、政府與民眾之間的矛盾正變得愈發尖銳。

預計公共債務顯著增加

日本於4月16日起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即實施“軟封城”的措施,民眾無必要不外出,各類非必要行業也都暫時停業, 緊急狀態於5月25日解除。

日本經濟在解除緊急狀態後稍見起色。IHS Markit8月3日公佈的數據顯示,日本7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經季節性調整之後的終值為45.2,高於6月的40.1,也高於42.6的初值。但疫情的反彈可能打亂日本經濟複蘇的節奏,日本中央政府目前面臨的形勢猶如“高空走鋼索”,小心翼翼地尋求在疫情防控和穩經濟之間取得平衡。

“二季度剛結束,大家都在關注第三季度開始能否開啟複蘇態勢。但鑒於眼下的疫情反彈形勢,日本政府陷入了很大的搖擺,決策很艱難,目前看來政府的優先級仍是經濟,沒有看到要再次實施全國緊急狀態的跡象。”陳子雷說。

新冠疫情對於日本經濟的衝擊到底有多大?

日本內閣府8月3日公佈2020年1至3月的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再修正值顯示,剔除物價變動因素後實際比上季度下滑0.6%,按年率換算,一季度的GDP降幅為2.22%。據市場主流預測,受封城措施影響,預計按年率計算的日本二季度GDP萎縮超20%,跌幅將超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或創歷史最高。

眼下正值日本二季度財報季,日本各大上市公司紛紛交出了罕見的“難看”財報。如,Canon在7月28日發佈的今年4-6月份的業績報告顯示,該公司遭遇史上首個季度虧損,虧損88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87億元),而去年同期為盈利,受此影響,該公司宣佈年中分紅被腰斬至40日元。次日,Canon股價收跌13%。

素有日本經濟風向標之稱的連鎖快餐巨頭吉野家在7月28日宣佈,年內將關閉旗下海內外最多共計150家的快餐品牌店,現有店舖數量為3300家。

和收入下跌、利潤縮水的大公司相比,日本中小企業日子則顯得更艱難。據日本帝國數據庫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8月3日,日本已有406家公司因疫情衝擊而申請破產手續,其中大多數為餐飲業、住宿業和食品業的中小企業。

“中小微企業的破產數量持續增長,從另一個角度說明政府的支援措施可能沒有起到相應的效果。”陳子雷說。

日本政府在7月30日公佈了經濟數據預測,預計2020年度實際GDP增長率為負4.5%,較去年12月預測的1.4%大幅下調。儘管如此,負4.5%仍高於市場主流的負5.4%預測,也高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負5.8%的預估。

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在7月29日將日本長期外幣債信評級展望由穩定調降為負面,稱國內經濟因新冠疫情而大幅萎縮,但維持其評級“A”不變。惠譽預計,2020年日本GDP將萎縮5%,要到明年四季度才能恢復至疫情前的水平。

惠譽還稱,鑒於日本疫情出現反彈,經濟複蘇乏力可能會促使政府出台更多刺激措施。因此,預計2020年和2021年財政赤字將大幅擴大,日本的公共債務將顯著增加。

在陳子雷看來,接下來,安倍政府會否啟動新一輪刺激政策、力度如何值得關注。“錢從哪裡來,在手段、方法有限的情況下,只能繼續做財政赤字貨幣化,日本央行繼續配合。”陳子雷說。

(作者:姚瑤 編輯:和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