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克伯格
2020年08月04日19:34

  來源:AI藍媒彙

  作者:魏曉

  原標題:“渣”克伯格

  兩個月前,36氪轉載了一篇名為《張一鳴:我的大學四年收穫及工作感悟》的文章。

  這篇文章中,張一鳴除了分享自己在南開大學求學時的收穫,亦談了談自己的創業初心。

  “創業,有人想的是要賺筆錢,有人想的則是要做件事,我覺得自己是後者。”

  張一鳴還進一步表示,“如果我想賣掉這家公司,現在就可以拿到一大筆錢。但我奮鬥的目標不是賺錢和享樂,支撐我的是自我實現,希望有更多的創造體驗,更豐富的人生經曆,希望遇到更多優秀的人。”

  要做件事、自我實現,這正是他的創業初心,也正是字節跳動一路走來不曾選擇依附某家巨頭的真實寫照。

  但沒有人會料到,就在兩個月後,TikTok美國業務被CFIUS(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強製要求出售。

  TikTok在市場競爭層面明明是打著國外同行找不到北,但對方卻祭出了無恥無賴招數,甚至特朗普還時不時放話要封禁TikTok。

  自由競爭、商業原則均被無視、打破,大洋彼岸的資本家終於暴露出最本質的醜陋面目,這是張一鳴創業至今最艱難的時刻。

  有的時候,錯就錯在太過優秀。

  面對美國政府的蠻橫,張一鳴在今日發表內部信稱將爭取最好的結果。

  張一鳴稱,“考慮到當前的大環境,我們也必須面對CFIUS的決定和美國總統的行政命令,同時不放棄探索任何可能性。我們嚐試與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討論,形成方案以確保TikTok能繼續服務美國用戶。”

  張一鳴口中的這家科技公司可能是微軟,也可能是其他互聯網公司,在最終方案出來之前都存在變數,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家科技公司一定不是Facebook。

  因為沒人會跟手下敗將合作,也沒人會跟一家罔顧商業原則躲在背後捅刀的小人合作。

  是的,說的就是Facebook還有朱克伯格。

  過去一段時間,朱克伯格暴露了自己“渣”的本來面目,在競爭完全討不到便宜的背景下,瘋狂抄襲抹黑TikTok,以及污衊中國互聯網。

  2010年,朱克伯格創辦Facebook的故事被搬上了大銀幕。一年後,這個名為《社交網絡》的電影在奧斯卡金像獎和美國金球獎上斬獲頗豐。再一年,Facebook上市。

  時年僅28歲的朱克伯格,就此成為了矽谷新一代的創業偶像。

  彼時的張一鳴,29歲,剛剛開啟自己的第五次創業。知春路一個小小的民宅中,字節跳動就此成立,並在此後移動互聯網大潮中成為光芒最為璀璨的那顆創業明星。

  紮克伯克與張一鳴,皆為80後,相差不過一歲;皆為極度理性創業者,都有“機器人”之名;皆為白手起家,帶來了覆蓋影響數十億用戶的互聯網產品。《 2020 胡潤全球少壯派白手起家富豪榜》顯示,朱克伯格排在第一,張一鳴排在第三。

  二人的創業理念也極為相似。

  2016年,張一鳴參加央視一個對話節目中談及競爭時表示,“從公司層面不要和別人的核心領域去競爭,這樣會牽扯你很多的精力,也沒有優勢。從另一個角度講,除了競爭外,不做別人做得好的領域,要做另外的領域。”

  一年後,朱克伯格走進清華經管課堂的時候也說過類似的話,學生問他,應該去哪些領域創業。朱克伯格說,“你應該找到一個領域,它是你自己感興趣的,最好不是其他人感興趣的。”

  並且一定程度上,受益於此前中美互聯網的密切交流,張一鳴與朱克伯格互為影響。

  2014年張一鳴跑到 Facebook總部參加了一場研討會,介紹他如何利用算法向用戶推薦圖文內容,作客的全是矽谷的工程師師和程式員們。

  曾經的朱克伯格也極其推崇包括字節跳動在內的中國互聯網企業創新。

  2018年在回答Facebook員工提問時,朱克伯格回答,TikTok做得非常好,並表示公司正在開發一款名為Lasso的App產品,以與TikTok競爭。

  雙方本應英雄惺惺相惜,但時至今日,卻已然勢同水火。

  兩年前的一次聽證會中,當議員提問:Facebook從當初大學宿舍一路發展到現在的全球社交巨頭,這種夢只會在我們美國實現,對不對?朱克伯格回答的很是誠實:我知道中國也有一些互聯網巨頭的。

  但現在,再當問起類似的問題時,朱克伯格給出的答案就是配合美國的部分言論,沒有底線地抹黑中國互聯網,罔顧事實地污衊中國互聯網。

  歸根結底在於,朱克伯格怕了。

  他發現,在公平的商業競爭維度上,自己竟然無法阻擋張一鳴的TikTok。他發現,引領移動互聯網風騷最前沿的企業竟然不再是美國企業,而是中國互聯網。

  他發現,張一鳴這個跟他差不多同齡的移動互聯網創業者正在全球範圍內展現強大的影響力,甚至有超過他之勢。

  於是朱克伯格開始嚐試借助非市場的手段狙擊TikTok,狙擊張一鳴,正如其當年創辦Facebook時搞出的剽竊、兄弟鬩牆、股權稀釋陰謀等背叛行為那樣。

  “中國女婿”,這是朱克伯格此前的一個人設。

  他會說中文,他還有個華裔老婆。

  2014年10月22日,朱克伯格走進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的活動為學生授課,全程就秀了一把中文演講。他說,自己的太太是華裔,還說他想通過學習中文的方式瞭解中國文化。並且對於很多中國產品面對質疑被稱為“山寨貨”的問題,朱克伯格認為,中國有很多創新的公司,例如小米、騰訊以及淘寶等。

  2014年之後,小紮就更在意營造個人對中國的好感了。

  每逢春節期間,朱克伯格就會高調曬出他跟妻子一起包餃子的照片,並用中文拜年,他們還給自己的女兒取了一個中文名字。

  但當TikTok開始在美國市場流行,極大地威脅Facebook的流量以及廣告收入時,虛偽的面具就被撕下,朱克伯格暴露了本來面目。

  當然一開始,還是正常市場競爭。

  2018 年底朱克伯格直接靠抄襲上車,結果新產品 Lasso 發佈四個月後,只有 7 萬美國人下載,而同期 TikTok 吸粉近 4000 萬人。再到後來,Facebook又推出了Reels,但同樣宣告失敗。

  競爭不過,到2019年朱克伯格就開始頻繁妖魔化TikTok。

  2019 年 10 月,朱克伯格在一次演講中點名批評 TikTok,稱其為美國國家科技安全的威脅。TikTok 當時有所回應:朱克伯格受到的審查越多,TikTok 在他的演講、採訪和專欄文章中出現的次數就越多,“你得問問他,這是不是純粹的巧合。

  亦有Facebook 前員工評價:“Facebook非常憤怒,因為 TikTok 是他們唯一無法擊敗的東西,以至於他們不得不求助於地緣政治論點和華盛頓的立法者來為他們助戰。”

  再到2020年,當字節跳動迎來了全新的組織升級,張一鳴視野瞄準全球之時,朱克伯格再次在背後偷偷捅刀,阻擋TikTok在出海層面的持續擴張,以利好Facebook。

  但紮克伯克不明白的是,當他動用非商業手段開始抹黑污衊TikTok以及中國互聯網時,不僅是他本人,包括臉書代表的美國互聯網,這一次是徹底輸了。

  註:本文略有刪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