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風琴究竟是如何一步步發展到今天的?
2020年08月04日10:16

原標題:管風琴究竟是如何一步步發展到今天的?

原創 乘以0 經典947

去年和今年的兩場火情,讓巴黎聖母院、南特大教堂內兩座歷史悠久的管風琴毀於一旦,令人唏噓。管風琴被譽為“樂器之王”,以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結構複雜、音域寬廣、音色豐富著稱,奢華莊重又不失神秘感。

那在歷史的長河中,管風琴究竟是如何一步步發展到今天的?我們不妨來探究一番。

巴黎聖母院管風琴©pinterest

很多樂器的問世背後都流傳著一個浪漫的神話故事,管風琴也不例外。有一種說法是它源自“牧神所吹的笛子”,牧神將暗戀之人——河神的女兒緒任克斯(Syrinx)寄思於笛,以解愛慕之情。由此,最早的“管風琴”也被稱為Syrinx,它由一組不同音調的管笛組成,吹氣產生聲音。

公元前三世紀,古希臘亞曆山大城的一位工程師克提西比奧發明了水力風琴,由水力驅動風箱產生氣體後存放在儲氣箱中,根據風琴尺寸的不同,將大約7-24根音管按大小依次放置在儲氣箱的開孔上,演奏者通過操縱杆控制活塞來演奏,活塞開啟後氣體就能夠進入管中,振動空氣柱從而產生聲音。

水力風琴 ©wikimedia

這是歷史上最早有記載的管風琴。它有著很宏大的音量,用於娛樂助興。羅馬帝國興起後,也被這門樂器所吸引,加大生產以用於崇拜儀式、競技等場所中。不過,水力風琴也受到諸多物理因素的製約,如水量的變化等,發明家們通過不斷的打磨加以改進。

我們可以看到,管風琴的出現不僅和宗教息息相關,在民間也很受歡迎,貴族們以此禮尚往來聯絡感情。

公元395年,羅馬帝國正式分鋸為東西兩部,因戰爭而民不聊生,風琴在西羅馬不再興盛。而在安定的東羅馬帝國(即後來的“拜占庭帝國”),它依然受寵有加,流行於紙醉金迷的貴族圈中。

公元757年,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五世造訪法蘭克王國,並贈予丕平國王一台金、銀鑄造的管風琴,由此打開了這門樂器進入西方世界的大門,很快傳播至德國、法國等地,各國也培養了一批自己的製琴師。

丕平之子查理曼(742-814) ©history.com

丕平的兒子、公元768年即位的查理曼也視管風琴如珍寶,並下令在亞琛大教堂安置一座管風琴。這是管風琴首次出現在教堂中,開啟了它在西方教會音樂中的發展曆程。

查理曼駕崩後長眠的亞琛大教堂,也是德國首項入選的世界文化遺產,被視為“德國建築和藝術歷史的第一象徵”。

公元796年,查理曼大帝與教宗結盟,人稱為“羅馬人的皇帝”,遂下令著名建築師奧多建造教堂,後來教堂成為了王宮建築群的中心。

亞琛大教堂內的管風琴 ©timetravelturtle

在管風琴安置於亞琛大教堂的同一時期,複調音樂也孕育而成,在13世紀趨於成熟。基於伴奏的實際需求,管風琴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與人聲相融形成聖潔高雅的氛圍。

然而,管風琴並未因此而受教會器重,反而一度“水土不服”,尤以宗教改革時期為甚。神學家約翰·加爾文就堅定地認為,在崇拜儀式中奏響器樂只會使人分心,毫無益處可言。

然而,第一個為管風琴進行創作的,也正是加爾文教派里的管風琴手揚·斯韋林克,將世俗與宗教結合,但由於加爾文的禁令在前,這些作品只能作為“消遣”之用。

揚·斯韋林克(1562-1621) ©Rijksmuseum

然而,一批作曲家卻深受此影響,有人寫出了曲式自由的聖詠幻想曲,在聖詠經文歌中加入托卡塔的成分。

呂貝克聖瑪利亞大教堂的琴師迪特里克·布克斯特胡德也創作了很多精良的教堂室內樂,令年輕的巴赫慕名徒步200英里前往拜訪聆聽,成為一段音樂史上的佳話。

©視覺中國

隨著製造水準的日益提高,管風琴的發展也迎來了黃金時期。當時的人們在唱眾讚歌前,管風琴師須彈奏一段據此改編的前奏曲,讓大家熟悉旋律,以便更好進入演唱情緒。

©視覺中國

1717年,巴赫完成了一本名為《管風琴手冊》的著作,按全年教會年曆來編排所需用到的音樂。巴赫常教誨學生要注重音樂的邏輯性,在這本手冊中便可一窺而知,音樂與歌詞緊密關聯,並通過作曲技巧來強化,讓音樂也可以“形象化”地表達喜怒哀樂。

如此一來,管風琴的亮相率大大提高,在形態和構造上也趨於成熟,有多層手鍵盤和一層腳鍵盤,并包含有主音栓、混合音栓、簧管音栓等多種音栓,不同音栓的配置形成多種音色供樂手選用,在演奏複調音樂時也能勾勒出多聲部的旋律線條。

©視覺中國

曾有人說,管風琴是一件有生命力的樂器,那些長短不一、代表了不同音高的音管數以千計,各司其職,所以我們平時在音樂廳看到的那些嵌於建築體的音管,只是近“千分之一”的表象而已,要知面更要知心,音栓則賦予了音樂個性。

一切準備就緒後,音樂家充滿儀式感地走到這部近三層樓高樂器的演奏台前,以手腳並用的方式讓樂聲流出。

易北愛樂廳內的管風琴 © Maxim Schulz

19世紀,交響樂開始興起,由於很多作品在音樂廳內演出,包括李斯特、聖桑在內的很多作曲家都將時代特徵融入到管風琴的創作中,管風琴回歸世俗的現像有了苗頭。

到了第二次工業革命,也就是電話被發明的那個時代,科技的進步大大提高了生產力,管風琴的傳動裝置也紛紛“電氣化”,20世紀後,更多先進技術紛至遝來,由電動鼓風機進行送風,也出現了可編程的、內置音色的按鈕式音栓。

1934年,勞倫斯•哈蒙德發明的哈蒙德琴被認為是第一台成功的電子管風琴,可謂“脫胎換骨”,體積小巧,機動性強,通過外置音響發聲,基於電子設備對真實樂器的采樣,它更有著比機械管風琴豐富得多的音色庫。或許諸如此類的改變會對傳統造成衝擊,想必這又是一個見仁見智、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

哈蒙德(1895-1973) ©researchgate

本週三(8月5日)將播出的《947愛樂廳·歐洲現場》節目就將為大家帶來一首為管風琴、定音鼓與絃樂而作的《g小調協奏曲》,由20世紀著名的法國作曲家、鋼琴家弗朗西斯·普朗克(1899—1963)創作。

雖然生長在現代主義音樂盛行的20世紀上半葉,但普朗克一直都樂於使用較為傳統的和聲和調性語言,憑藉著極高的旋律天賦,他的作品深受人們喜愛。普朗克的創作體裁豐富,包括歌劇、芭蕾、交響樂、室內樂和聲樂等。

為管風琴、絃樂與定音鼓而作的《g小調協奏曲》寫於1934至1938年,由美國藝術贊助人波麗妮雅剋夫人委約,1939年在巴黎公開首演,首演的管風琴獨奏者為法國著名作曲家、管風琴家莫里斯·迪呂弗萊。

樂曲為單樂章形式,由多個對比性的部分組成。全曲由管風琴獨奏化用巴赫的《g小調幻想曲與賦格》開始,在這段莊嚴的引子後,樂曲轉向“詼諧的快板”,絃樂的快速音型與管風琴流光溢彩的音階跑動相得益彰;而後樂曲轉慢,出現了歌詠式的第二主題,以沉思和溫暖的筆調將音樂的情思逐漸引入深處;在經過中間多個對比性部分後,樂曲的結束部分再次回到了沉思歌詠的氣氛之中,最終以管風琴的獨奏莊嚴地結束全曲。

該作品將由哥倫比亞指揮家安德烈斯·奧羅斯科-埃斯特拉達執棒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攜手拉脫維亞女管風琴家伊韋塔·阿普卡爾娜共同演繹。

週日(8月9日)的節目中,伊韋塔•阿普卡爾娜還將在意大利指揮家裡卡多•米納西的執棒下,與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演繹巴赫的《d小調管風琴協奏曲》以及聖桑的《C大調第三交響曲“管風琴”》,歡迎收聽!

伊韋塔·阿普卡爾娜 ©konzerthaus.de

《947愛樂廳-歐洲現場》收聽方式:打開收音機,調到FM94.7經典947,或是用手機打開阿基米德APP搜索“947愛樂廳 歐洲現場”,即可收聽。

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2019-2020樂季

主播/統籌:周婕

編輯製作:周婕、晨曦、小鈴、應玥、馮程、長纓

融媒體:晨曦、應玥

監製:舒強、紅柳

撰文:x0

編輯:應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