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氣候中心:2020年“超級暴力梅”刷新多項紀錄
2020年08月05日10:05

  原標題:國家氣候中心:2020年“超級暴力梅”刷新多項紀錄

  梅雨是東亞夏季風向北推進的階段性產物,是指始於初夏時節從中國江淮流域到韓國、日本一帶雨期較長、降水連綿不斷,多雨悶熱易生黴的天氣氣候現象。

  曆史上梅雨季持續時間長、梅雨量大的年份有:1954年、1969年、1983年、1998年、2016年等,其中後面3年分別與1982/1983、1997/1998、2015/2016的3次超強厄爾尼諾有關。

  2020年出現了一次弱厄爾尼諾事件,但江淮流域梅雨季降水量大,達759.2毫米,僅次於1954年的789.3毫米,為1961年以來曆史最多;同時,梅雨季持續時間長,達62天,與2015年並列為1961年以來曆史最長。

  1

  今年梅雨氣候異常特徵

  依據國家氣候中心的梅雨監測結果,參照《梅雨監測指標》國家標準(GB/T 33671-2017),我國江淮流域梅雨監測區域(圖1)氣候區劃為江南區(Ⅰ區)、長江中下遊區(Ⅱ區)和江淮區(Ⅲ)三個部分。圖1 梅雨國家標準定義的三個主要梅雨監測區域

  2020年梅雨期氣候總體特徵為:入梅時間早,出梅時間晚,梅雨期持續時間長,梅雨量大,極端降水事件頻發。

  雨量為759.2毫米,僅次於1954年的789.3毫米,較常年(343.4毫米)偏多1.2倍,為1961年以來曆史最多(圖2);同時,梅雨季持續時間長,達62天,較常年(40天)偏長22天,與2015年並列為1961年以來曆史最長(圖3)。

圖2 梅雨季降水量曆年時間序列(毫米)
圖2 梅雨季降水量曆年時間序列(毫米)
圖3 梅雨季長度曆年時間序列(天)
圖3 梅雨季長度曆年時間序列(天)

  表1 2020年各梅雨監測區域主要參數一覽

註:入出梅時間括號中“-”、“+”分別表示較氣候態偏早/偏少、偏晚/偏多。
註:入出梅時間括號中“-”、“+”分別表示較氣候態偏早/偏少、偏晚/偏多。

  今年梅雨監測區域入出梅時間和梅雨量等參數見表1。江南區於6月1日入梅(圖4),較常年(6月8日)偏早7天,7月11日出梅,較常年(7月8日)偏晚3天;梅雨期長度為40天,較常年(30天)偏長10天;梅雨區平均雨量達到615.6毫米,較常年(365.4毫米)偏多68.5%。

圖4 各梅雨監測區逐日平均降水量(*表示該日達到雨日和雨量標準)
圖4 各梅雨監測區逐日平均降水量(*表示該日達到雨日和雨量標準)

  長江中下遊區於6月9日入梅,較常年(6月14日)偏早5天,7月31日出梅,較常年(7月13日)偏晚18天;梅雨期長度為52天,較常年(29天)偏長23天;梅雨區平均雨量753.9毫米,較常年(281.0毫米)偏多168.3%,已顯著超過1996年(695.7毫米)、1998年(572.4毫米)和2016年(584.3毫米),為1961年以來最多。

  江淮區於6月10日入梅,較常年(6月21日)偏早11天,8月2日出梅,較常年(7月15日)偏晚18天;梅雨期長度為53天,較常年(25天)偏長28天;梅雨區平均雨量為659.0毫米,較常年(264.4毫米)偏多149.2%,為1961年以來次多(1991年最多,766.4毫米)。

  今年江淮流域梅雨季節累計梅雨降水量普遍達500毫米以上,其中安徽中南部、浙江西部、江西北部、湖北東部等地降水量有750-1400毫米,局部地區超過1400毫米。其中,安徽黃山1720毫米、祁門1667毫米、嶽西1570毫米。江淮流域梅雨季節平均雨降水量759.2毫米,為1961年以來曆史最多。

  梅雨持續時間長達62天(6月1日-8月1日),與2015年並列為1961年以來曆史最長。梅雨期共有46個市(縣)日降水量達到極端事件標準,主要分佈在安徽、湖北、江西等地,其中安徽金寨(309.5毫米,7月18日)、六安(290毫米,7月18日)、銅陵(209.1毫米,7月6日)、江西新建(220毫米,7月8日)4地日降水量突破曆史記錄。

  安徽、江蘇、湖北、上海等地共有33市(縣)連續降水日數達到極端事件標準,普遍有12~20天,其中安徽合肥(21天)、江西安義(25天)等10站極端連續降水日數突破曆史記錄。

  2

  今年梅雨季出現持續性強降水原因

  導致今年江淮流域梅雨季節出現持續性強降水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四個方面:

  一是江淮流域梅雨季節總體入梅早,梅雨期長,冷暖空氣在長江中下遊周邊勢均力敵,梅雨鋒面系統活躍,這是梅雨量異常偏多的直接原因。

  二是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副高)系統長時間持續異常。6月上中旬副高脊線位置偏北;6月下旬到7月間又一直偏南(圖5),有利於冷暖空氣在江淮流域一帶交彙,形成了多次大範圍暴雨過程。

圖5  5月下旬以來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脊線位置逐日變化
圖5 5月下旬以來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脊線位置逐日變化

  三是中高緯度經向環流發展、冷渦活躍;來自南海和西太平洋的熱帶海洋暖濕氣流強盛,梅雨區水汽輸送主要來自副熱帶高壓在西脊點附近由東南氣流轉向西南氣流的貢獻。

  四是春季前期結束的弱“厄爾尼諾事件”以及赤道印度洋海溫異常偏暖(圖6),綜合作用導致副高顯著偏強。北印度洋海溫異常對7月副高持續偏強偏西的大氣外強迫作用。

圖6 2020年6月全球海表溫度距平(上)及海表溫度月較差(下)
圖6 2020年6月全球海表溫度距平(上)及海表溫度月較差(下)

  來源:微信公眾號“國家氣候中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