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檔 | 胡為一:藍色骨頭
2020年08月05日11:12

原標題:讀檔 | 胡為一:藍色骨頭

原創 Xiaohui PHOTOFAIRS影像藝術博覽會

作品名稱:

《藍色骨頭》

創作時間:

2019-2020年

胡為一

關於藝術家

胡為一,現工作生活於上海,擅於運用多種媒介進行創作,尤其以攝影、錄像、裝置為主要媒介。他的作品曾多次在國內外公共機構展出,包括蘇黎世Helmhaus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廣東時代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香港藝術中心等。2014年,胡為一憑藉作品《我靜靜地等待光從身體穿過》榮獲第二屆三亞藝術季華宇青年獎。

關於主題

2020年伊始,新冠病毒席捲全球,胡為一由此開始思考病患、死亡等話題,並著手收集各種病患的X光片,包括胸片和其他部位。這些片子既有來自於他個人的,也有來自於家中長輩、素不相識者和一般逝者的。X光片屬於膠片,材質和數碼底片類似,藝術家通過藍曬法將其顯影,很好地消解了X光片里自帶的黑色,畫面因此變得明快起來,同時又伴隨哀傷。之後,藝術家拍攝了許多花朵的圖像,將其與X光片進行有機結合,為作品構建了一種生與死的雙重維度。對胡為一而言,艾略特詩集中的兩則片段,可與他的創作形成某種開放的互文性。

去年你栽在花園里的那具屍體,

開始發芽了沒有?今年會開花嗎?

要不就是突然來臨的霜凍驚擾了它的苗床?

啊,要讓狗離那兒遠遠的,狗愛跟人親近,

不然它會用爪子把屍體又刨出來!

——托·斯·艾略特《荒原·死者的葬禮》

我們與正在死亡的人一同死亡:

瞧,他們離開了,我們與他們同往。

我們與死者同生:

瞧,他們回來了,與我們同歸。

——托·斯·艾略特《四首四重奏·小吉丁》

過程與演變

胡為一對攝影術中的傳統印相工藝一直非常感興趣。2017年,他嚐試在碎玻璃上進行感光乳劑顯影的實驗,並創作了系列燈箱作品《蔓延》。這件作品是他第一次接觸此類傳統印相技術,並試圖將技術手段與作品內核結合起來。對胡為一而言,窗戶玻璃連接著建築的外部空間和居住者的私人空間,猶如雙面見證者,觀察著外部環境的變遷對個體生命造成的影響,而使用暗房顯影的創作方式則是一種取證,是為了讓隱藏在時代之下的個人情緒現身。在這一過程中,傳統工藝天生所賦予圖像的劃痕、顆粒、塗布等效果也極其符合事物自身所攜帶的破敗氣質。

© 胡為一,《蔓延》,2017

圖片提供 | 藝術家

2019年,胡為一在被高壓電流燒焦的木板上創作了系列藍曬作品《支流》,再之後便是今年年初的《藍色骨頭》系列。作為這類印象術中最基礎且歷史最為悠久的一項,藍曬吸引藝術家的地方,不僅在於其特有的普魯士藍,更在於其低廉的成本和多樣化的成像可能(直接將物體接觸曝光或用數字中間低曝光),並且它幾乎可以在大部分材料上成像。

© 胡為一,《支流》,2017

圖片提供 | 藝術家

問題與思考

如何面對傳統工藝?

胡為一曾非常擔心自己會陷入傳統工藝的技術規範里,僅僅滿足於製作出一張“完美”的照片。在他看來,某種程度上藝術家的工作就是為表達的內容與媒介尋找到獨特的結合途徑,而攝影術發明至今也就兩百年不到的時間,與漫長的人類文明史相比,其依舊可以被稱之為“新媒體”,還有相當多的結合途徑沒有被嚐試。藍曬雖然是最基礎的紫外線印相工藝,但它絕不是最簡單的,其原因恰恰是它怎麼做都可以成像,並沒有一種確定的方法。為了進一步探索與尋找明確的方法結論,胡為一幾乎試遍了市面上能買到的所有水彩紙及印相紙,但最終他卻發現每種紙都有獨特的成像質感,哪怕失敗的,並且藍曬還可以和諸多其他印象工藝結合,例如範·戴克印相法、樹膠重鉻酸鹽等等。由此,他說:“一切最終都要回到創作者的主觀性上,任何技法的提升都只是為了在創作語言上多一種選擇而已,並不是最終答案。”

藝術家在玻璃上嚐試製作藍曬的實驗品

關於“ 圖像生產 ”

無論是在“圖像生產”一直是胡為一創作的母題。藝術家對圖像生產機製的興趣,甚至超越了生產的最終結果,早期影像裝置《低級景觀》系列就說明了這一點(機械裝置中的微型片場自動輸出影像,機械化生產的藝術性實際已超越了最終結果)。《藍色骨頭》同樣也涉及這一母題,但有意味的是,X光片追求的是理性與客觀存在,暗房顯影卻追求一種主觀化的效果。這種彼此相悖的,且無法通過數碼輸出去呈現的關係,構成了作品中無法替代的圖像生產特性。在此基礎上,藝術家進一步思考所謂攝影真實性的問題:純客觀的X光片是絕對真實的,攝影作為對現實的一種反映也與真實相關,可它們都不是真相。真相併不會因為反映客觀和刻畫真實而得以浮出水面,相反它躲在X光機和暗房裡,嵌在圖像生產的機製之中。

作品圖錄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3》,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4》,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6》,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7》,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8》,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26》,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27》,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28》,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29》, 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 (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23》, 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 (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16》, 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 (北京 & 倫敦)

© 胡為一,《藍色骨頭 No. 13》, 2020.

圖片提供 | HdM 畫廊 (北京 & 倫敦)

關於畫廊

HdM 畫廊是一家致力於推動當代藝術、尤其是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國際畫廊。出於對中國藝術的熱愛,HdM 畫廊的首個空間於 2009 年在北京正式成立,隨後分別在杭州與倫敦開設空間。畫廊的創始人 Hadrien de Montferrand 先生、投資人 Laurent Dassault 先生以及合夥人 Olivier Hervet 先生均有多年的藝術市場經驗並伴隨中國藝術生態系統共同成長。

畫廊非常榮幸地與近四十餘位中國藝術家進行合作。曾推出過如劉小東、毛焰、曾浩及王度等多名重要藝術家的展覽,以《創作歷史》為主題的革命繪畫手稿展覽獲得國內外美術館的好評及關注。畫廊目前合作及代理的中國藝術家有何岸、陸超、陳晗、李競雄、朱日新、張書箋、胡為一、錢佳華、彭劍、王一、謝磊和葉淩瀚等,以豐富的架構促進藝術家發展。

隨著畫廊的發展,從最初只專注於中國當代藝術,慢慢地與多位西方優秀藝術家展開合作。東西方藝術家的對話性展覽是 HdM 畫廊將中國當代藝術與國際市場相結合的重要模式,這獨特的方式讓展覽擁有更為深遠的影響力。基於此,創始人 Hadrien de Montferrand 先生將畫廊定義為 “一家擁有強大中國 DNA 的國際畫廊”。畫廊目前合作及代理的國際藝術家有:李鎮雨、巴爾德萊米·圖果、克洛德·維爾拉、埃利亞斯·克雷斯潘、伊萬·梅薩克斯、曼紐爾·馬蒂厄、馬丁·科勒、羅曼·貝尼尼、斯賓塞·斯威尼、克里斯托弗·奧爾、查理斯·桑迪森。

如果您對藝術家創作感興趣,

可聯繫Olivier,+86 188 5786 7197 或 o@hdmgallery.com

畫廊網站:www.hdmgallery.com

當前展覽

『點亮屏幕』:“ 藍曬印相術 ”

時間:2020.08.03 - 09.04

地點:photofairs.org/cyanotype 或 掃瞄海報二維碼

參展藝術家

張大力:北京藝門

TIMO LIEBER: Black Box Projects

馬秋莎:北京公社

TOM FELS: Atlas

SARAH IRVIN: Massey Klein

NATALIE CHEUNG: Morton Fine Art

MIKA HORIE: IBASHO Gallery

JONI STERNBACH: Black Box Projects

JOANNE DUGAN: Black Box Projects

JO DE PEAR: Gas Gallery

雨果·德維切爾:杜夢堂

HUGH SCOTT-DOUGLAS: Jessica Silverman

胡為一: HdM 畫廊

DÉLIO JASSE: Tiwani Contemporary

Ansley West Rivers: EUQINOM Gallery

ADAM JEPPESEN: Black Box Projects

原標題:《讀檔 | 胡為一:藍色骨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