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排隊長惠若琪重談退役:像失了魂 滿滿落空感
2020年08月06日11:15

  早在2009年,惠若琪就曾帶著肩傷征戰賽場,直到2018年2月3日,她才正式宣佈了退役。談到退役,她直言自己曾出現了一段“失魂”的狀態。

  “我在剛退役那段時間,其實我是失魂的一個狀態,就不知道自己該幹嘛。因為我閑著的時候我就會有那種落空感。我就有那種從集體剝離出來的感覺,所以那段時間剛退役那段時間把自己弄得非常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我不用再想我已經退役這件事兒了。”惠若琪說。

  “我其實挺迷茫的,我覺得是不是我做得不好,就是有些事情,我為什麼做了沒有成效果等等、等等。我開始想這件事情,因為我慢慢忽略掉了我之前所取得的成績,是我再之前十幾年沉澱下來的,一個爆發,我慢慢忽略了這件事情。”

  “你以前再是隊長,你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別人在底下,所有的框架搭好了,你有一個非常好的平台,其實下面更多很多基礎的東西,你是沒經曆過的,所以我其實我是我那一次我會覺得,哦,原來是這個樣子的。所以做公益,你怎麼成立它,然後怎麼管理它,怎麼去募捐,怎麼去落地活動,怎麼去找資源等等,我都是自己去找的。”

  在找到了自己退役後的方向後,惠若琪投身公益,開始用體育的力量來幫助山裡孩子。談及此,她說:“有個小孩兒是從山區來的,我當時就問他,你們上過體育課嗎?他們說沒上過體育課。就我特別詫異,我就覺得小時候我最喜歡上體育課。你們體育課都沒上過,就是我覺得是對童年的一種缺失。這就支撐起了我想做體育教育的這個想法。”

  “其實我有的時候,回來時間一長了,或者是特別困難的時候,就是做這些東西沒有思路的時候,沒有進展的時候,包括有些人不理解的時候,其實我都想說:我這是為什麼呢?我為什麼要這個樣子呢?我好好的不好嗎?但每一次我們去到這些學校,或者是跟這些學生有過交流之後,就立馬雞血又打回來的那種感覺,就你就能看到這些孩子就是切身的這個改變,我們就覺得這一件事情有必要,和我們付出的努力是有回報的。”

  說起體育對自己的改變,惠若琪坦言:“體育對我改變挺大的。我小時候特別特別醜小鴨的一個狀態,真的就是高,但是我不太愛運動,因為我不太協調,就是小女孩玩的什麼踢毽子、跳繩、跳皮筋,我都不太行,就這是打排球之前的我。其實我父母在大學裡面都參與過排球隊,後來他們就想讓我鍛鍊身體。我一接觸,因為玩球嘛,我覺得就還挺好玩的,我覺得這個環境特別好,完全能夠讓我釋放自己。有一點這種熱血,它可能會變成你平淡無奇的生活當中,源源不斷的動力。為什麼我會開運動會呢?就是在開運動會這種有對抗性、比賽性質的項目當中,讓這些孩子能夠不斷地去認可自己,或者是跌倒了之後能夠重新再認可自己。”

  “我作為運動員來講,我們有非常多的頂級的運動員,最厲害的運動員,我們存在的目的是什麼?僅是為了獲得成績,為國人爭光嗎?或者僅是在為了在競技場上給大家表現出體育的美感、奉獻精彩的比賽嗎?我覺得這是肯定的一部分,但絕對不是全部。我們其實是希望,我們在場上面表現的東西,能夠帶給大家更深遠的、無論是心靈上面的鼓舞,還是願意加入到我們這些運動當中來,享受這個體育的快樂。”

  (月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