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藥70萬元”“國外便宜國內貴”?——聚焦“天價”罕見病藥
2020年08月07日00:06

原標題:“一支藥70萬元”“國外便宜國內貴”?——聚焦“天價”罕見病藥

  新華社北京8月6日電 題:“一支藥70萬元”“國外便宜國內貴”?——聚焦“天價”罕見病藥

  新華社記者帥才、屈婷

  日前,網絡流傳“治療罕見病‘脊髓性肌萎縮症’特效藥物需‘70萬元一支’天價,且國內價格遠高於國外”,引發社會關注。

  “脊髓性肌萎縮症”是什麼病?諾西那生鈉注射液是什麼藥?為何藥價如此昂貴?該藥在國內外市場真的售價懸殊嗎?國內患者用藥價格是否有望下降?新華社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焦點一:脊髓性肌萎縮症是什麼病?

  據國家兒童醫學中心、北京兒童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呂俊蘭介紹,脊髓性肌萎縮症(SMA)對兒童是一種致命疾病,通常有80%的Ⅰ型患者不能活過2歲;Ⅱ型患者行走困難且常伴有嚴重的肺炎併發症;Ⅲ型雖然不會影響壽命,但患者會全身無力,給其和家庭造成巨大的疾病負擔和精神痛苦。

  湖南省兒童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醫師吳麗文稱,這種疾病以脊髓和下腦幹中運動神經元變性、丟失為特徵,是一種遺傳性神經肌肉疾病類的罕見病。

  專家表示,我國SMA在新生兒中發病率約為1/6000到1/10000,目前約有SMA患者3萬多名,但新生兒中的致病基因攜帶率約為1/50,危險性很高,因此進行大規模產前篩查非常重要。

焦點二:諾西那生鈉注射液是什麼藥?

  專家介紹,諾西那生鈉注射液是嬰兒、兒童和成人5q型脊髓性肌萎縮症的反義核苷酸治療藥物,也是國內首個獲批治療脊髓性肌萎縮症的進口藥物。醫生通過鞘內注射(通過腰穿將藥物注射到體內)的方式,給患者用藥。

  吳麗文告訴記者,患兒在確診後需儘早用藥:第一年需要注射6次藥物,頭2個月需注射4針;之後每4個月需注射1針。

  吳麗文說,部分患兒在注射用藥後,運動能力有一定程度恢復。湖南一名2歲11個月大的患兒諾諾今年5月開始注射該藥,目前已注射4次。治療後,諾諾的運動能力得到較好恢復。

  “從治療上來講,諾西那生鈉注射液的確有用,但並不能完全逆轉病情。”呂俊蘭提醒稱。

焦點三:為何藥價如此昂貴?

  記者瞭解到,諾西那生鈉注射液於2019年被批準進口上市,目前未納入醫保,由患者自費承擔。在國內,該藥每單位價格為69.97萬元。

  根據2019年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藥價不再由政府定價,而以市場調節為主,通過醫保集中招標採購來發揮作用。南開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藥品法專家宋華琳說,罕見病患者人數少,具有臨床不確定性,因此藥物研發成本高,藥品價格昂貴。個別藥企往往由於技術領先獲得定價優勢地位,這並不一定違反我國反壟斷法或藥品監管相關法律法規。

  他認為,罕見病進醫保屢屢引發關注的深層原因,是由於目前醫保類型能涵蓋的罕見病種類有限,且我國現階段商業醫保仍有待完善,罕見病患者的醫療需求難以完全滿足。

 焦點四:該藥在國內外市場是否售價懸殊?

  網絡傳言該藥“在澳洲售價僅41美元,約合人民幣280元”“在日本近乎免費”,並稱“我們的醫院暴利居然到了如此駭人聽聞的程度”等。

  記者調查發現,據澳州藥物福利計劃(PBS)網顯示,普通病人用藥支付41美元每單位,但該藥品的政府採購價格為11萬澳元每單位。

  另據記者瞭解,日本不久前將相關藥物納入醫療保障範圍,患者只需按該國整體醫保政策承擔相對低廉的費用。但該藥物本身仍為高價藥。

  記者還發現,全球將該藥納入公費醫保的國家有限。在美國,該藥每支售價12.5萬美元。在加拿大,一位當地居民告訴記者,就職公司為其購買了商業保險之後,使用該藥也需自費支付5700多美元每單位,並不便宜。據悉,大部分歐洲國家未將其納入公費醫保範圍。

焦點五:國內患者用藥價格是否有望下降?

  專家表示,因罕見病發病率低,藥品用量極少,價格昂貴,一一納入帶量採購實現降價難度不小。如何減輕這類患者的醫療費用壓力,目前仍是個難題。

  記者瞭解到,2019年中國初級衛生保健基金會啟動了“脊活新生-脊髓性肌萎縮症SMA患者援助項目”,為符合項目申請條件的患者提供援助藥物。患兒家屬可以申請參加援助項目,第一年大概能以140萬元價格注射6支原價每支70萬元的藥物。

  呂俊蘭、吳麗文等專家表示,希望有關部門能夠研究辦法,通過醫保等綜合手段切實減輕該病患者的醫療負擔。改善罕見病患者治療與生存狀況需要國家、社會組織、醫療機構和患者共同努力。

  宋華琳認為,對於發病率極低,診療費用極高的罕見病,應採取多渠道救助,如考慮予以醫療救助和專項救助,建立專項基金等。他建議,各省可根據自身經濟社會發展水平、醫保基金結餘和罕見病發病診治等情況,確定該省納入醫療保障範圍的罕見病病種。

  在日本生活工作的楊女士告訴記者,當地部分居民和專家對將價格極高的該藥納入醫療保障表示了擔憂和不滿,認為這將威脅保障經費的平衡與安全,擠占其他發病更廣、需求更迫切的病種被納入保障體系的機會。

  多名專家認為,高價罕見病藥產生有其特殊性,目前無論是用集中採購談判還是納入醫保方式,推動其降價均有現實困難。

  湖南省衛生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此前一些罕見病用藥問題得以成功解決,是因為我國人口基數大,部分病種的罕見病患者並不“罕見”,醫保部門可以利用以量換價等價格談判手段,促成企業降價,與現行保障製度形成共同利益。但從長遠來看,還有很多罕見病新藥臨床總量少,很難議價。因此真正解決罕見病用藥難、用藥貴的問題,需要積極發展商業保險,綜合利用慈善、救助等社會資源為患者減負,有關部門還應加快仿製藥研發和一致性評價,從根本上提高相關藥品的可及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