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14年後再看《武林外傳》,才發現它是一出悲劇
2020年08月07日22:00

原標題:夜思 | 14年後再看《武林外傳》,才發現它是一出悲劇

小年說:

重溫《武林外傳》,已成為不少人生活儀式感的一部分。在這群江湖兒女身上,作者卻品出不一樣的感傷。

活在人世間,沒人不辛苦,只有人不喊疼。看遍人海沉浮,不是為了逃避,是願你更果敢地向前。

14年後再看《武林外傳》,

才發現它是一出悲劇

來源:衷曲無聞 | ID:zhongquwuwen

01

2006年,《武林外傳》熱播。

當時我讀高二,每天去上學,總要抽出一點時間和前後桌聊劇情,重溫一遍劇中搞笑的橋段。

關係比較好的幾個同學都是學霸,他們目標明確,非複旦、浙大不讀,非北京、上海不去。

我比較適合讀文科,因為除了數學,理科只有生物學得還可以。但是玩得好的同學都選理,一個人學文沒意思,就跟著選理。

高考結束,他們都如願去了北京、上海,只有我一個人留在貴陽,沒上一本線,還被調劑到一所剛成立不久的二本院校。

因為自卑,我和他們中斷聯繫,一個人躲起來舔傷口。偶爾會重溫《武林外傳》,大家一起聊劇情的場景,會浮現在眼前。

一年又一年,大家一個個畢業工作,結婚生子,各自在自己的生活里負隅頑抗。不打擾是彼此最大的默契,一直邀約聚一聚,卻始終沒有提上日程。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多年後再看《武林外傳》才發現,這明明是一出悲劇。

只是當初笑得前仰後合的我們,什麼都不懂。

02

《武林外傳》不像古龍金庸構建的江湖,而是將傳統的武俠體系重新解構,讓你看到所謂美好江湖的破滅。

白展堂有著響亮的“盜聖”名號,卻淪為客棧跑堂,整日擔驚受怕,連初戀女友都沒法見;佟湘玉從小失去自由,如願以償離開漢中,幻想著幸福的生活,沒過門卻成為寡婦。

呂秀才三歲識千字五歲背唐詩,想要考功名卻屢屢落第,還把祖產搞沒了;郭芙蓉以為江湖很大,一心想著行俠仗義,為了還債卻成了小雜役。

李大嘴心中只有一個楊蕙蘭,人家卻沒給他一個正眼;莫小貝看起來調皮任性,身邊的親人卻只有一個寡嫂。

刑育森一心想升職,最後當了徒弟的跟班;燕小六隻想回鄉吹嗩呐,陰差陽錯成了捕頭。

祝無雙秀外慧中,卻情路坎坷,愛一個錯一個;錢掌櫃作為當鋪老闆,小金庫只有三文錢。

……

所有人都求而不得,事與願違。

我們幻想中的江湖傳奇,是兒女情長,鋤強扶弱。戰場遇見敵人時,雖千萬人吾往矣。

但《武林外傳》展現的卻是一個現實的江湖。大敵當前擔驚受怕,畏首畏尾,只會本能地想著保命。

本以為江湖可以快意恩仇,卻發現剝開華麗的想像,江湖也是個需要夾著尾巴做人的地方。

03

特別說一下郭芙蓉。

她行走江湖的初衷,是為了行俠仗義,不曾想弄巧成拙,變成人人害怕的“雌雄雙煞”。後來被白展堂製服,只能留在客棧當雜役還清債務。

當雜役倒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她丟了出來闖蕩江湖的初心和膽氣。

最開始的時候,她不但被眾人羞辱,還要起早貪黑幹活,結果還不給晚飯吃,這中間的心酸,誰能理解?

雖然貴為千金大小姐,真正遇到困難,卻也孤立無援。被扣在店裡那麼久,父母從沒寫過一封來信,一起長大的四大神捕也不擔心她的安危。

聽說父親來了,她嚇得蹲地上抱著頭說“爹你別打我,我再也不敢了”。被父親帶回家,很難想像她還會遭受多少苛責與嘲笑?

離開一段時間又逃婚回來,心上人變心了。明明是男方的錯,她卻要去競爭一個留下來的資格。關鍵時刻遭到背叛,不知道未來幾十年里,這根刺會不會時常隱隱作痛?

她對客棧戀戀不捨,以為收穫了真心與友誼,實際上呢?

莫小貝看似最喜歡她最服她,卻寧可丟了衡山派不要,都要撮合無雙和秀才;白展堂是她的精神標杆,但他是無雙的師兄,他對無雙的偏袒只叫人寒心。

李大嘴是根牆頭草,根本沒有什麼立場。而佟湘玉最後投她一票,只是因為“她發起火來還不把我這個店給拆了”。

郭芙蓉的悲劇還在於,她想要隱瞞的事情,最後都會以最慘淡的方式被揭開;她的無心之舉,最終都會付出沉重的代價;她的真心,換來的只是一個一妻一妾的未來知府大人。

十幾年後再看郭芙蓉,我們也看到了從躊躇滿誌到夢想破滅的自己。

04

理想和現實的反差,只是《武林外傳》悲劇的表面。

真正的悲劇核心在於,當下擁有的一切也許已經是命運最大的餽贈,如果給我們重新選一次,還會更糟糕。

第40集,中秋之夜,眾人憶往追昔,情緒低落。

白展堂認為,如果當初學的是醫術,說不定已經是一代神醫了;佟湘玉認為,如果相公沒死,說不定娃都有了。

呂秀才認為,如果沒有讀書,而是去做生意,說不定整條街都是我的了;郭芙蓉認為,如果當初繼續闖蕩江湖,說不定已經是一代女俠了。

李大嘴認為,如果我當初一直當捕頭,沒準現在已經是四大神捕;莫小貝認為,如果我哥沒死,把門派發揚光大,現在糖葫蘆攤都有了。

眾人的假設,在奇妙的瞬間,變成現實。

白展堂成了醫生,卻癡迷武俠小說,守護不了珍視的人,悔恨自己當初沒有學武;佟湘玉嫁了一個渣男,所托非人,巴不得丈夫早點死。

呂秀才經營生意,卻被人勒索,悔恨當初沒讀書;郭芙蓉成了大俠,卻打不過幾個捕快,悔恨沒有呆在家裡。

李大嘴當了捕頭,因為受賄勒索,入了大獄,悔恨沒有當廚子;莫小貝吃太多糖葫蘆吃壞肚子,追悔莫及。

最後佟湘玉說:“幻境再美終是夢,珍惜眼前始為真”。

然而,他們的眼前再不濟,也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

05

還有一種說法,《武林外傳》真正的結局就是“中秋之夜”的劇情,幻想中的故事才是真實的。

只是這個結局太黑暗了,播出來怕觀眾接受不了,所以放到了中間。

就像大家都不願意去接受《哆啦A夢》真正的結局:大雄從睡夢中驚醒,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世界上沒有機器貓, 沒有百寶袋,沒有任意門。他只是一個自閉症患者,住院八年,靜香是他小時候暗戀的同伴,他所有的記憶都停留在八年前的早晨。

真相總是殘酷的,心裡縱然有萬般風景,生活卻只能獨守一隅。

當初和我一起聊《武林外傳》的前後桌,基本都是城市戶口,父母有工作,家裡有積蓄。後來,他們成為法官、公務員、工程師、大學老師……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而我,來自農村,負債讀完大學,錯選理科,學了數學專業。繞了一大圈,才通過堅持寫作,成為出過三本書的小作者,這也是最好的安排。

活在人世間,沒有人不辛苦,只有人不喊疼。

在那些過得比較拮據,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裡,我也會感歎一下命運不公平,卻也學會了同命運硬剛到底。

認清了生活的真相,看到了現實的悲涼,不是要我們悲觀厭世,而是在知道差距以後奮起直追。

命運給你一個比別人更低的起點,你需要去書寫一個絕地反擊的故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