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張萌:被淘汰了不會淚別,不想給自己加戲
2020年08月07日12:39

原標題:“姐姐”張萌:被淘汰了不會淚別,不想給自己加戲

在8月7日播出的《乘風破浪的姐姐》四公演出中,“姐姐”張萌被淘汰,離開時,她說,等到80歲的時候,再回想這個夏天,會覺得很美好。

張萌自小就在父母的熏陶下學習鋼琴,高中時去澳洲留學,考上了新南威爾士大學。2004年,23歲的張萌參加了第53屆環球小姐選美活動,獲得了中國區總決賽冠軍,從而代表中國參加了環球小姐世界總決賽。以選美出道的她隨後進入影視圈,演過《神話》《離婚律師》《小丈夫》《安家》等不少熱播劇,因為丈夫是影視公司首席執行官,她一直被認為擁有天然的好資源,但她出演的角色,卻都是一些不討好的爭議人物。對此,張萌倒是完全不介意,甚至還屢次將爭議變成了話題。而近些年,她還“跨界”擔任了《穿越火線》等劇的製片人。

張萌

在《乘風破浪的姐姐》中,頂著“製片人”頭銜的張萌一開始就和其他姐姐不同。別的人初次見面,談話還帶著些拘謹,但她卻已經率先開啟了社交模式,寒暄、打招呼。別人衝著成團,想拿C位,但張萌卻衝著“為自家劇找演員”的心態,既然來了就好好享受這個舞台和這個夏天,甚至每次都做好了被淘汰的準備。她說自己從小就喜歡交朋友,喜歡說話,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做了製片人。

在張萌看來,這檔節目更像是“花兒與少年版的創造101”,節目里的友誼,近看可能有些脆弱,但是長期看是很堅固的。“大家一定會交到一些好朋友,畢竟我們在那個地方碰撞過,一起向著一個目標前進過。”

“姐姐”:淘汰了也不哭,不想給自己加戲

在接到《乘風破浪的姐姐》節目邀約時,張萌和團隊的意見並不統一。有一種意見認為,張萌不該去,唱跳不是她的強項,每一輪比賽殘酷又辛苦,更何況還要和幾十個性格各異的姐姐同在一個屋簷下相處。但看到節目創意後,張萌自己拍了板,參加。別人都做十幾歲女孩的女團,而這個節目在張萌看來像是“花兒與少年+創造101”的混搭版,“我覺得很新鮮,雖然我也不知道這事兒能做成什麼樣,但還是想要去試一下。”

《乘風破浪的姐姐》四公演出,張萌表演《我的新衣》。

一開始姐姐們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有誰參加,大家都是覺得自己沒問題才來的,張萌來了後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有經驗、學過跳舞的姐姐,覺得自己第一期就得被淘汰。節目中,張萌並不是唱跳最好的那一個,但她有著強烈的進取慾望。拉票環節,她會用排比句手舞足蹈地替自己的隊伍拉票;隊長選人環節,她幾乎每次都會毫不猶豫地站起來推薦自己,“選我,選我。”雖然一直舉手,一直被輪空,還被剩在了最後,張萌也並不覺得尷尬,平時自己做項目,被拒絕的太多了,也並不能少塊肉,“我特別會給自己打圓場,反正最終也得加入一個團,不管跟誰。舉手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被選,就算被拒絕也沒關係,該爭取還是得舉手,我不想留遺憾。”

錄製期間,張萌學舞並不輕鬆,學不會的時候也會感到“喪”。“我屬於那種沒有肌肉記憶的人。很難一邊記歌詞,一邊記動作,沒辦法唱跳一起學。”就算有一天面臨淘汰,她也沒什麼遺憾,反而覺得是種解脫,“其實在節目里壓力很大,練舞太辛苦了,總擔心會拖團隊的後腿。”

張萌也因此真正理解了什麼是女團,首先女團要很自律、很努力地訓練,大家在一個競爭環境裡面,人才會進步。張萌說,自己的女兒很喜歡唱跳,未來她也想讓女兒組一個女團。“女團可以減肥,還可以訓練審美,最重要的是,女團有集體意識,讓你知道自己不是唯一,還有很多人比你優秀,自己要不斷努力,我覺得應該讓她(女兒)去吃點苦。”

關於道歉

——“一直覺得面對面才是最直接的溝通”

不管結局怎樣,這個夏天都給張萌留下了不一樣的記憶。在這檔“真人秀”中,她沒有立人設,拉票也好、唱海豚音也好,都是在做自己。第一次公演播出時,有人質疑她的拉票形式,張萌很快在微博上發了一個視頻道歉,她就是這種有了事情必須立刻解決掉的性格,而不是把自己藏著掖著,不然會睡不著覺。

視頻發佈後,有許多不同的聲音出現,張萌直言,自己的習慣是如果能與別人見面溝通的話一定不打電話,能打電話就不發語音,能發語音就不發文字,“我一直覺得面對面才是最直接的溝通,我又不可能跟每個網友面對面,所以我就用發視頻的方式讓別人感受到我當下的狀態和心情。”

“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在張萌看來,即便網友不喜歡她,頂多也就覺得她有點嘰嘰喳喳的。“我慶幸自己在節目中一直很真實”,當提及如果有一天被淘汰離開這個舞台,張萌說,她也不會哭哭啼啼和大家“哭訴離別”,“我就別給自己加戲了,以後大家又不是見不著了,隨時都可以發微信。”

【人生事】

成長經曆——

父母讓她當鋼琴老師,她卻跑去參加選美

張萌三歲開始學習鋼琴,中學就讀於天津音樂學院附中。因為父親是一所音樂學院的校長,小的時候父母對她的期待是未來做鋼琴老師,有一技之長而且工作舒適穩定。但張萌不甘心一輩子這麼早就被設定好。她也不想做鋼琴老師,因為這是父母選的職業,不是自己選的。她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時她看了《大時代》,覺得美女金融家人生豐富,個人命運跟時代息息相關,很酷。於是,還在上高中的張萌就去了澳洲留學,選擇更合適自己的服裝設計專業。

大學畢業後,張萌決定回國。她想既然回國發展就要把自己放在一個競爭的環境里,因為想瞭解一下當下20歲左右的中國女性是什麼樣的,就報名參加了環球小姐比賽。也因為參加了這次選美,開始有人找她拍戲,張萌隨後進入了影視圈。

張萌

23歲才開始拍戲的她,對於演藝圈而言是一張白紙。但張萌青春、漂亮,運氣也好,幾乎演遍了各種類型的角色,既有《武十郎》中嬌生慣養的雷小雨、《秦時明月》中溫婉大氣的麗姬、《幻城》中秉性善良的豔炟,也有《情定三生》中敢愛敢恨的沈淩雪、《週末父母》中的“辣媽”趙茱迪。

爭議角色——

怎麼把一手爛牌打好,內心的強大很重要

張萌現在難免會感歎,自己在20多歲的時候,沒有像現在這麼珍惜每一個出鏡的機會。不像其他演員考中戲北電的時候就面臨殘酷的競爭,所以她也沒什麼野心,一路跌跌撞撞、歪打正著進了這行走到現在,從來沒主動爭取過一個角色。當時年輕,總覺得有女一號演,不缺戲。她認為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角色會越來越多,但慢慢地才發現,並不是這樣,這一行需要非常非常努力。

不是科班出身,做演員,張萌有一點點沒自信,比如一些真實的曆史人物,大家都熟知又複雜的角色,她會覺得不敢演,害怕理解不了角色的人生。過了30歲,有了人生閱曆,她才開始逐漸知道怎樣去表演。2014年張萌在《離婚律師》中扮演的焦豔豔算是她第一個被廣泛討論的角色,焦豔豔不算正面角色,婚內出軌還要嫁禍於人。接下這個角色之前,有人說,演這麼個反面角色會被罵的,太容易給自己惹麻煩。但張萌覺得沒什麼可怕的,演員就應該去塑造一些自己生活里完全不會經曆的事情,若真是惹來爭議,證明你已經把這個角色演活了。在焦豔豔之前的一些角色,都是主動來找她的,她會覺得那些角色理所應當就是自己的,但是焦豔豔是她自己真正想嚐試的。

電視劇《離婚律師》中,張萌飾演焦豔豔。

《安家》中的張乘乘也是如此,張萌從一開始就認知到“張乘乘”這個角色不會討喜,但她還是接了。雖然她也在微博上開玩笑地表示,出演張乘乘是由於“不大好找演員,只能自己上了”的無奈之舉,但這個角色也成為《安家》中讓人印象最為深刻的人物之一。那個時候有人說,演古裝劇紅得快,但曾以“古裝美女”之名出道的張萌並不在意,她不想總是重複自己,角色都有多面性,就看你抓到的是哪一面。所以,即便是演“壞女人”,她也樂在其中,“演好人,一定要演她身上的小缺點,這個人物才有意思。演壞人就一定要挖掘她身上的優點。”不過,也有網友認為,張乘乘和《離婚律師》中的焦豔豔不乏相似之處,但張萌覺得這兩個人物“壞”得也不盡相同。雖然同樣是“出軌”,但焦豔豔更加有城府、有心機,張乘乘反而更多的是“無腦”。“我是在用兩歲的智商來演張乘乘。”

在今年年初熱播的電視劇《安家》中,張萌飾演張乘乘。

其實此前張萌也演過很多女一號,但在演了不太討喜的配角後,忽然就被人記住了。人生就是這樣,沒有一定之規的劇本。“之前也沒有其他角色可以選,因為手裡只有這副牌,你說你要打還是不打。一手好牌打好,贏是很正常的事,怎麼把一手爛牌打好,從內心裡給你增加很多信心,這個很重要。”

多重身份——

能做製片人只因性格使然,太愛操心

“老闆娘”是打在張萌身上的一個特殊標籤,但她卻把自己看成和先生共同打拚的創業者。有人覺得,張萌為什麼不安安靜靜、養尊處優當個老闆娘在家坐等收錢,而要出去拚事業。她笑言,這種想法還停留在上世紀,“我不是在家坐等收錢的,那種應該是‘地主婆’。我肯定得幹活,而且幹活也不一定能賺到錢。”

之前有人問她,如果不做演員會幹什麼,張萌說。會做生意。她特別有創業的熱情。為做製片人,準備了五年,拍戲的同時一直在積累人脈,直到她覺得自己準備好了,才去做,而不是完全只依靠一腔熱血去創業。張萌做製片人之後,別人找她,她都是瞬間回覆,哪怕在做節目,也會說現在錄節目,晚一點給你回,“我不是那種我行我素型的人,我是努力事業型。能成為製片人,也是因為性格使然,操心。沒有這個性格,我也當不了製片人。”

在劇組多年的拍戲經驗為她的製片人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前幾年在劇組不停拍戲,甚至一年要拍上兩三部,幾乎就住在劇組,因此場工、統籌、製片主任好不好,她心裡都清楚,現場遇上任何問題她的腦子裡已經有瞭解決的辦法。聊起做製片人的經曆,張萌給出了個“一萬小時理論”,就是當做一件事情達到一萬小時的時候你就已經是專業人士了,對於張萌來說,“愛操心”的個性更是加速了她的製片人之路。

張萌

以前單純做演員的時候,張萌自尊心很強,從沒主動和誰要求過什麼。當了製片人後,臉皮變厚了,做演員不好意思為自己張嘴,但製片人可以為別人張開嘴,“我做製片人對項目特別有信心,都會跟演員說,這個作品肯定可以幫到你。”製片人的身份,也讓張萌換個角度看世界,會覺得做演員應該更加努力,更加拚。原來她會覺得一個人特別想要這個角色,會顯得有點急功近利,但現在她覺得如果一個人特別想要某樣東西的時候,他一定會比別人更加努力地去做好。所以,身為製片人的張萌會更願意去爭取。

“做演員拍戲拍累了就做製片人,製片人操碎了心就再去演演戲”,張萌把這兩個身份看做“互換休息”。她的生活能量也來源於此,換個場所繼續工作。張萌說,她對工作有著無限的熱情和能量,做夢都是工作。

如今的張萌看上去活力十足、鬥志昂揚,她說,雖然也會對自己沒有那麼滿意,希望自己更瘦一點,皮膚更緊致一點,但如果在20年前,給18歲的自己看現在的樣子,一定會說,這是女妖精吧,怎麼能這麼年輕!未來,張萌希望自己能足夠強大,經得起更多風雨,她相信,什麼事情不是有多少把握才去做,只要用心去做,沒準就處處有驚喜。

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