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20多萬退休金疑被11歲外孫女充值網遊 索回2萬
2020年08月07日13:33

  原標題:七旬外婆二十多萬退休金疑被11歲外孫女充值網遊,索回2萬

  8月5日,廣東惠州市民鍾女士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反映稱,新冠疫情期間,11歲的侄女小君(化名)上網課期間玩遊戲,將家人21.9萬元積蓄充值到兩款網絡遊戲中。這些錢本來是要給小君的外公治療尿毒症用。申請退款期間,小君的外公病亡。

  鍾女士稱,小君使用了外婆的身份證在遊戲中進行實名認證。外婆今年76歲,根本不玩電腦遊戲。家人跟涉事的遊戲公司上海二三四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2345公司”)多次申訴,對方僅僅退款2萬元。

  6日,涉事遊戲公司2345公司品牌公關部王姓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投訴方無法提供完整、充足的材料,以證明前述款項由未成年人充值,故無法滿足其退款要求。

  最高人民法院5月19日發佈的《關於依法妥善審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二)》:“限製民事行為能力人未經其監護人同意,參與網絡付費遊戲或者網絡直播平台‘打賞’等方式支出與其年齡、智力不相適應的款項,監護人請求網絡服務提供者返還該款項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小君外婆的部分轉賬記錄 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江蘇省一位法律界人士告訴澎湃新聞,當事人提供的支付寶轉賬記錄,不足以證明遊戲充值由未成年人完成。但按正常的生活法則,76歲的老人不會向遊戲充值21.9萬元,法官會根據常識酌情推斷。

  該人士建議,由於該事件中的損失方是小君的外婆,建議以小君的外婆的名義進行起訴,要求涉事遊戲公司全額退款。

  家屬稱老人的退休金、救命錢被女孩充值遊戲,申訴期間老人去世

  鍾女士提供轉賬記錄及涉事遊戲登錄頁面截圖稱,從2月20日到3月9日,小君共轉賬21.9萬元至遊戲賬戶。

  鍾女士表示,因疫情期間上網課需要,1月底,家人為小君購入筆記本電腦。由於父母離異,小君長期與外婆居住。小君的母親在50公裡外的地方工作,平時主要是外婆照看小君。2月20日,小君在2345公司註冊遊戲賬號,並使用該賬號進入“神座”與“熱血戰歌”兩款遊戲。由於註冊遊戲賬號需要實名認證,小君使用了外婆的身份證進行註冊。

  鍾女士告訴澎湃新聞,3月10日,小君的母親察覺出孩子的不對勁,“回家發現孩子精神異常,恍恍惚惚的。”追問之下,小君承認向遊戲里充了錢,並且已無法繼續充值了。小君母親查詢轉賬記錄,發現小君將外婆支付寶內的21.9萬元退休金全部轉入了遊戲賬戶。

  鍾女士稱,小君不知道的是,這21.9萬元本被計劃用來治療外公的尿毒症及併發症。而涉事遊戲賬戶中的現金以“點券”形式展現,而不顯示現金充值記錄。這或許使得小君在掃瞄二維碼支付時失去警惕。

  鍾女士稱,由於小君的外婆對手機功能尚不熟悉,小君的外公住院期間的生活用品常由小君幫忙購買,因此小君知道外婆手機支付寶的密碼。5月份,在家人與2345公司溝通申訴的過程中,小君的外公因病離世。

  涉事遊戲公司:經核查,前述註冊充值消費行為均符合法律法規

  鍾女士稱,3月10日,小君的母親聯繫2345公司客服人員,客服人員告知需交由法務處理。

  鍾女士提供的短信截圖顯示,4月22日與2345公司陳姓法務取得聯繫。

  鍾女士與“2345客服中心”的聊天記錄顯示,4月17日,鍾女士詢問對方法務的回覆時間;至5月9日,“2345客服中心”未予明確回覆。

  就此事8月5日,陳姓法務人員回覆澎湃新聞稱,對上述事件“沒有印象”,並稱自己屬於法務部門,不瞭解具體業務。

  同日,2345公司品牌公關部王姓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由於投訴方無法提供有效證據,證明該款由未成年人充值,因此無法退還全款。

  6日,前述工作人員再次回覆澎湃新聞稱,經核查,小君所註冊遊戲賬號的註冊、充值、消費行為均符合法律法規和平台協議的規定。該工作人員稱,此前廣東惠州網警等均參與協調,但目前提供的信息無法證明是未成年人進行的充值。

  鍾女士表示,由於該事件涉及民事糾紛,惠州網警建議雙方協調解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